第1737章 你男人强着呢

    第1737章  你男人强着呢

    一分钟后。

    小巷子里传出阵阵惨叫声,只是小巷子的位置实在是太偏僻,根本就没有人经过,半个小时之后,心肝双手插在口袋,施施然地从小巷子里走出来。

    大概是有点累,她抹了把汗,然后从口袋中掏出手机打了120,告诉120具体的位置之后,她直接去了停车场,驾车回了香溢紫郡。

    同一时间。

    包间里男男女女的家人们迅速迁出了云城。

    圈里的消息根本瞒不住人。

    也是萧睿有意放出风声。

    很快,圈内的人都知道了萧心肝和萧睿姐弟俩今天的壮举,姐弟俩打人的事情迅速在圈内传开,两人同时表现出强悍强势的一面,于是,圈里的人都知道了,萧家根本就没有善茬,以前姐弟俩不声不响那是低调,一旦有人触碰到他们的底线,他们的手段绝对让人不寒而栗。

    自此。

    再也没人敢对姐弟俩阳奉阴违。

    当然。

    这些都是后话。

    回到家。

    心肝连家门都没开,就直接去了萧睿那。

    “心肝?”看到她,安暖暖倒抽了一口凉气,她快步走过来,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你怎么了?”

    “啊?”

    安暖暖紧张地四处打量她,“哪儿受伤了,脸上怎么都是血。”

    “不是我的血,真不是我的。我跟别人打架了,好久没动手打架了,力道有些不好掌握,下手重了点,肯定是别人的血溅身上了。”

    心肝掏出手机照了照,果然看到脸上有星星点点的血迹,想到这是张扬的血,她心里一阵恶心,立马去洗手间开了水龙头把脸洗干净。安暖暖不放心地跟上去,见那果然不是她的血才松口气,“怎么动手打架了,还见了血。”

    “教训了几个不长眼的混混。”

    混混?

    还是几个!

    安暖暖瞬间炸了,“几个人打你自己?还要不要脸了!”

    心肝擦了把脸,有些汗颜,“不是他们打我,是我单方面的殴打他们。”

    安暖暖帮亲不帮理,立马说,“那也是他们的错,你脾气这么好,要不是他们招惹你,你怎么会对他们动手!”

    心肝简直太喜欢这样的安暖暖了,她叉腰狂笑,“你这样说好像也没错,哈哈,对呀,我又不是蛮不讲理的人,是他们先招惹我的,所以挨揍也是他们活该。”

    “你有没有哪里受伤?”

    “没有没有,就是有些费手。”她甩甩手,“该好好把功夫捡起来了,教训几个小混混而已,把我累得够呛。”

    安暖暖看着她有些红肿的关节,默默地找出护手霜替她抹上,又给她找了一双一次性手套套上,给她做了一个简单的手膜。

    听到动静的萧睿从房间走出来,看一眼就大概猜到了情况,心肝也没隐瞒,把张扬指使黄毛的事儿告诉了萧睿。

    萧睿听得脸色冷沉。

    又是张家。

    怎么。

    以为张氏集团和赵氏集团联姻了,张家就有足够的资本和底气跟他们叫嚣了?

    “我已经把张扬揍得只剩一口气了,这会儿估计人已经被送到医院做手术去了,之前我们家跟张家的恩怨只是口头上的,现在我把张扬打了,这件事肯定是不能善了了。”

    萧睿也没想善了!

    上次他已经警告过张钊,张钊却没把他的警告放在心上,不但让张扬回了云城,还让他闹出了事情。

    他张扬对谢言动手是几个意思!

    打他们萧家的脸?!

    “萧睿……”

    “我知道了,这事儿你不用操心了。”

    心肝非常心安理得地让萧睿给她收拾残局,“那这事儿就交给你了哈,张扬让人把你未来姐夫打成重伤,你可不能轻易放过他们。”

    未来姐夫?

    这架势是决定原谅谢言了?亏她之前还说只是暂时考虑,什么暂时考虑,分明就是最后的挣扎,内心里恐怕早就原谅谢言,就等着谢言来跟她服软了。

    没出息!

    萧睿看到她就觉得眼疼,他摆摆手,“滚滚滚,一身血腥味,赶紧滚回去洗洗。”

    打人也是很累的,闻言,心肝挥挥手直接回对面了。

    心肝走后。

    安暖暖有些忧虑的坐到萧睿旁边,跟萧睿在一起之后,云城的这些豪门她也跟着了解一些,知道张家这两年在张钊的带领下,每年的盈利都在以亿为单位的上涨。而且最近张氏集团和赵氏集团要联姻的事情弄得满城风雨,几乎每个财经新闻上都有,安暖暖想不了解都难。

    她跟萧睿聊过张钊,萧睿对张钊的评价并不高,安暖暖有些担心张钊会对萧睿使阴招,她问萧睿,“张扬的事你打算怎么处理。”

    “担心我?”

    安暖暖直接给了他一个白眼。

    这不是废话吗!

    “放心吧!”萧睿笑着把她拥入怀中,“一个张氏而已,掀不起什么风浪。”

    “可他背后还有一个赵家。”

    “他们两家联姻也不足为惧,更何况……结婚还能离,别说他们连订婚仪式还没有举行,联姻的最终目标是强强联合,共同盈利,而不是为了扶贫。”

    安暖暖一愣,“你的意思是说……”

    萧睿把玩着她鬓角的一缕头发,唇角带笑,眼底却如长刀出鞘,满是凌厉的冷冽,“张钊敢让张扬回云城,不就是仗着要跟赵家联姻,觉得自己有能力让萧家忌惮了吗,那……让他们这个婚订不成不就行了。”

    “呃?”

    萧睿用力在她头上揉了一把,“宝儿。”

    安暖暖拍开他的手,没好气,“干嘛?”

    “我舅舅身边有几个功夫很不错的人,我跟舅舅借两个过来跟着你好不好?”

    安暖暖立马绷直了身体,感觉到她的僵硬,萧睿拍拍她的背柔声安抚,“别紧张,就是防患于未然。上次带你在酒会公开亮相之后我就有这想法了,怕你反感,觉得身边有人不自在,就没跟你提。但你现在是我女朋友,我担心有些人奈何不了我,会对你不利。”

    “那你呢,你身边有人保护吗?”

    萧睿没想到她第一反应是关心他,他心里一热,搂着她重重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放心吧,你男人强着呢,除了你,没人能近我的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