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6章 轮到你了

    第1736章  轮到你了

    “没人指使,真的没人指使……啊!”

    “不见棺材不掉泪。”

    心肝重重踩在他脖子上,黄毛顿时惨叫一声,心肝没有留情,照着他的肋骨狠狠抽下去。

    “啊啊!!”

    “不想交代是吧,我不用你交代了。”心肝阴着脸,“老娘就照着你身边的人查,我就不信查不到蛛丝马迹。现在到算账的时候了。”

    黄毛惊恐地看着她,他挣扎着要爬走,心肝一棍子又重重挥下。

    “啊啊啊!!!”

    “别急着叫啊,这才刚开始。你们施加在谢言身上的伤,我要你们十倍百倍地还回来!”

    “……”

    他亲自动的手,没人比他更清楚谢言的伤了,要真的十倍偿还,今天他绝对没命从这里走出去。眼看着萧心肝狞笑着又要挥下木棍,黄毛一个激灵,他顾不上那么多,赶紧在她棍子落下之前开口,“我说,我说!”

    心肝手一顿。

    “是张扬!”

    “谁?”

    “张扬!真的是张扬!他说谢言之前得罪过他,但是当时你跟谢言没分手,有你护着他不敢动手,听说你们分手了,立马就找到兄弟几个,让我们去教训他的。”

    “……”

    “我说的是真的。”黄毛生怕她不信,忍着疼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我手机里还有跟张扬的聊天记录,还有他给我转的好处费,这些都是有记录可以查的。”

    张扬!

    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

    看来之前的事儿他还没有受到教训。

    “他现在在云城?”

    “在。”黄毛说,“他哥张钊跟赵氏集团的千金赵雅求婚成功之后他就从北方回来了,现在一直在云城帮忙筹备他哥的订婚仪式。张钊怕他在云城惹事,就把他拘在家里,他这段时间一直很低调,除了约我的那天,他基本在家没出来过。”

    订婚。

    这事儿她知道。

    张氏集团和赵氏集团要联姻,这事儿从张钊求婚成功之后,没少上新闻,她想不知道都难。

    怎么。

    以为跟赵氏集团联姻了,张扬就能回云城了?

    给了他警告,他却一次又一次在背后搞小动作,当他们家的驱逐令是放屁?还是当她萧心肝是死的!

    心肝暴怒!

    “把人约出来!”

    “什么?”

    “我让你现在,立刻,马上把张扬那个王八犊子约出来,就约到这儿来见面!”

    “……”

    黄毛要哭了,“萧小姐……”

    “我不是在跟你商量!”

    “……”

    黄毛看她不容置喙的样子,在保全自己和出卖张扬之间很快做了决定,他费劲地给手机解锁,给张扬发了消息过去。

    几分钟后。

    黄毛小心翼翼地开口,“成了……他说他二十分钟后到。”

    心肝一脚把他踹开,黄毛如蒙大赦,忍着肋骨的生疼,屁滚尿流地往外爬。

    “等等!”

    “萧小姐……”

    “去医院照顾谢言直到他康复,另外赔偿他十倍的医药费和误工费。”

    “是是是,我们哥几个这就去医院伺候他。”

    黄毛招招手,几个小弟也赶紧从地上爬起来,跟着他一起逃出小巷子。

    呜呜呜。

    现在的世道太可怕了。

    一个女人武力值竟然都这么强悍,他们这样的身手根本不够看的,以后他们还是洗心革面好好做人吧,混社会太难了。

    ……

    心肝把玩着手里的木棍,靠在墙上悠闲地等待着,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脚步声传来,她立马站直了身体。

    小巷子光线昏暗,又扔了不少垃圾,来人差点被绊倒,她听到对方火大的骂声,“擦!黄有为你他娘的竟然约老子在这种地方见面,你最好确定自己真有重要的事儿,否则看老子怎么教训你!黄有为!黄有为你他娘的人在哪儿呢?”

    正是张扬的声音!

    心肝冷笑一声靠近他。

    巷子里光线不好,黄有为本身个子也不高,张扬看到有个黑乎乎的人影,下意识的以为是黄有为,他边走边骂,“你这王八犊子,明知道老子最近忙的一批,还约老子出来,到底什么事儿电话里不能说,非要跟老子见面谈。”

    “当然是重要的事。”

    “……”

    听到声音不对,张扬反应也快,扭头就要跑,心肝怎么会允许他逃跑,她飞快上前两步,一把揪住他的后领,强行把他拽进了小巷子。

    “果然是干了亏心事,不然怎么见到我就跑。”

    “萧心肝?”

    “是我!”

    “……”

    黄毛约他出来,结果在这里的人竟然是萧心肝,几乎是瞬间,张扬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在心里把黄毛骂了个狗血喷头,嘴里却说,“我能干什么亏心事,我老老实实本本分分,你们让我离开云城我就离开云城,要不是我哥订婚,我还不能回来,我都这样了,你们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心肝一脚踹他后膝上,张扬被他踹的单膝跪地,这个姿势实在是太屈辱,他挣扎着就要站起来,“萧心肝,你别以为我怕了你,别太过分!”

    心肝冷哼一声,迅速握住他两只手臂,用力一拧,就把他双手反剪在身后,张扬顿时动弹不得,被一个女人这样对待,张扬气的脸色涨红。

    “萧心肝!”

    “回了云城,你要老老实实的当个缩头乌龟,说不定我心情好,看到你就把你当个屁给放了,可你偏要整出点幺蛾子来。找人教训谢言,谁借你的胆子,嗯?”

    “……”

    张扬面色微变。

    心肝拍拍他的脸,她的手冰凉冰凉的,连带着张扬也打了个哆嗦,“你想干什么?”

    “都跑到我头上拉屎撒尿了,还问我想干什么!我告诉你,别说我和谢言没分手,就算我们俩真分手了,他也不是你能动的!”

    下一秒。

    心肝眼神一狠,一脚踹在他的后心,紧接着,他一棍子就闷了过去,张扬惨叫一声,他抱着脑袋,“萧心肝,你竟然敢对我动手!”

    心肝提着棍子一步步靠近,像个索命的女修罗,“有什么不敢的!刚才黄毛他们已经受到教训,现在……”

    心肝对他嫣然一笑,张扬却活似见了鬼,下一秒,她冷凝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现在,轮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