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4章 真正的惩罚

    第1734章  真正的惩罚

    萧睿的确是在立威。

    他接手萧氏集团之后,大多时间都是在忙工作,工作中他大刀阔斧,手腕强硬。这些年来,有些人私下偷偷吐槽他,说他有今天全都是因为会投胎,有个好爹。

    反正这些人不敢当他的面说,他也就懒得理会。

    可没想到。

    几年下来,倒是给人一种他是个菩萨的错觉。

    以至于他公开在酒会说的话,都没人当回事儿了。有一就有二,他今天再不发作,以后这些人还不知道闹出什么事儿来。

    萧睿冷着脸走出帝宫,方伟疾步跟在他身后,“照那些人的说法,照片极有可能就是林希泄露给王恒的,他们两个是怎么认识的现在还不知道,不过有一个共同点,两个人都住在香溢紫郡,他们很有可能是通过某个契机认识的。”

    “继续查。”

    “好!”

    方伟点点头,见萧睿已经坐进了车里,他也打开车门钻进了驾驶座,他偷偷从后视镜看了萧睿一眼,小声说,“林希那边……需要做点什么吗?听说林希最近要参演一部古偶剧,担任的还是女主角,要不要跟导演还有投资方说点什么。”

    “不必!”

    “呃?”

    萧睿眼神阴郁,嘴角挑出一抹残忍的笑容,“简单的封杀,未免太便宜她了!”

    “那……”

    “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惩罚吗?”

    “……”

    “那就是让她使劲蹦跶,等她蹦到最高点,再一巴掌把她从天上拍进土里,然后一脚踩死!”

    “……”

    方伟从萧睿的声音里听出了森冷刺骨的寒气,他跟了萧睿这么多年,第一次见他真正的对哪个人彻底动怒。

    他默默地在心里替林希祷告了一番。

    林希无辜吗?

    并不!

    结合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萧睿所有的“偶遇”和“巧合”都是她故意设计好的,现在想想,当初在香溢紫郡地下停车场,他差点撞到她那一次也很蹊跷……他开车一向不急不缓,当天虽然已经晚上十点多,但他的车开着车灯。

    远远的就该看到。

    林希却偏偏不小心凑了上来。

    她分明是故意的。

    故意制造偶遇,偏偏又和暖暖有几分相似,导致他看到那张脸就没办法把她往坏了想,萧睿冷不丁地开口,“上次的调查,林希跟那些人走得比较近?”

    方伟马上听出他的言外之意,“总裁,您的意思是说,她可能是什么人故意安排到您身边,故意讨好您,或者是报复您?”

    “不排除这个可能。”

    方伟快速地在脑子里把那份资料过了一遍,“没有!资料上显示林希刚回国不久,日常就是呆在家,很少出门,也就是最近才开始接触娱乐圈,估计是太闲了,准备找个工作,就去李健导演那里试镜,打算进军娱乐圈。”

    试镜!

    娱乐圈!

    一瞬间,萧睿脑袋里快速闪过什么,速度快得让他来不及抓住,他问方伟,“资料上,她在Y国学的是什么专业?”

    “设计!”

    萧睿眯起眼,“学设计的,回国之后放弃专业,跑去试镜,还成功了?”

    方伟心想。

    经过前天酒会那一茬,就算林希没有演技,投资商们为了讨好总裁,也会指定让她做女主角,有没有演技有什么重要,她那张脸还是很好看的,这年头娱乐圈的花瓶还少吗!

    虽然方伟没把想法说出来,但萧睿还是从他眼神中捕捉到他的想法,他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

    他屈指在车窗上轻轻叩了两下,“继续查,我要她的具体资料!”

    “……”

    也就是说。

    总裁怀疑之前那份资料不齐全,或者是动过手脚的,如果林希是带着目的刻意接近总裁,倒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方伟心下一凛,当即道,“我马上安排,一定把她的老底全都掀起来,但是需要点时间。”

    “那你还在等什么。”

    “啊?”

    “立马让人去查。”

    “哦,好!”

    方伟不敢再废话,赶紧踩了刹车把车停在路边,掏出手机就迅速安排了下去。

    ……

    另一边。

    一家酒吧里。

    萧心肝特意“打扮”了一番,她穿了一件黑色的打底衫,外面套了件黑色小袄,搭配了一条黑色宽松的运动长裤,脚下踩着一双适合走路的黑色运动鞋。

    全黑的打扮。

    加上她冷酷的侧脸,生人勿近的气场,步步走来,像个找人寻仇的黑寡妇。

    心肝也确实是来寻仇的。

    摇曳的灯光下,震耳欲聋的音乐中,她穿过人群,目光精准地在舞池上搜索了一番,最后,她确定了目标,挤进舞池,一把薅住一个男人凌乱的黄毛,把人硬生生从舞池里拖了下来。

    男人惨叫一声,骂骂咧咧,他的声音被震耳的音响声遮盖,一扭头,在看到心肝脸的瞬间,黄毛瞪大了眼睛,活像是见了鬼,他顿时闭上嘴巴,噤声了。

    黄毛不是别人。

    正是那天带人把谢言揍了一顿的人。

    心肝让萧睿去调查黄毛,萧睿的办事效率挺高,今天晚上就把黄毛的信息发给她了,心肝才不是能吃亏的人,尤其是想到谢言现在还伤痕累累地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她萧心肝的男人这些人都敢动。

    简直不把她放在眼里。

    得知黄毛跟人在酒吧鬼混,她当即就换了衣服赶了过来。

    黄毛被人这样对待,他手底下的几个小弟看到了,立马追了上来。心肝直接把人带出了酒吧,扯进了一个没什么人的阴暗巷子。

    小弟们叫嚣着冲了过来,“放开我们老大!”

    “你们别说话!”小弟不认识心肝,黄毛认识啊,他怎么也想不到心肝竟然会找上门来,他这样的层次根本接触不到心肝,唯一的可能就是他打人的事情曝光了。

    该死的。

    不是说萧心肝和谢言分手了吗。

    那她找上门干嘛啊。

    而且一上来就动手,显然打算帮谢言找场子的。

    黄毛被心肝揪着头发也不敢挣扎,陪着笑说,“萧小姐,您怎么来了……”

    “呦!认识我!”心肝甩开他,她笑着活动了一下手腕,“既然知道我是谁,那应该知道我是为什么来的。”

    她扫了眼不远处的几个小弟,抬着下巴面色冷厉,“前些天,就是你们几个动手打了我男人?!”

    她男人?!

    没分手?!

    黄毛整个人都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