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3章 以身抵债

    第1723章  以身抵债

    他他他……

    他什么意思!

    是她想的那样吗!

    心肝惊到后退两步,她指着谢言,“你,你你……”

    “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谢言紧张到屏住呼吸,他认真地承认错误,“如果没有你这些钱,我现在估计已经给我表哥换肾了。换肾之后后遗症我都知道,所以……你这笔钱相当于买断了我的健康。”

    “……”

    谢言有些语无伦次,“以后我的身体就是你的了。”

    “哈?”

    意识到这话有歧义,谢言连忙解释,“我的意思是说,以前我的身体是自己的,所以做任何决定都是我自己的事情。但以后不会了,我的健康权交给你,以后我会好好爱护他,再也不会做伤害身体的事情了。”

    “……”

    “所以,你愿意让我以身抵债吗?”

    ……

    离开病房的时候,心肝还有点懵。

    她恍恍惚惚地走到停车场,直到坐到车子里,整个人才回过神来,她捂着脸,崩溃的大喊,“萧心肝!你这个没出息的,竟然被谢言三言两语影响到,你能不能有点志气,能不能!凭什么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凭什么你们之间的关系一直被他主导啊!”

    可……

    心里突然有些雀跃怎么办!

    心肝想到刚才自己刚才给他的答复——“我考虑考虑!”

    考虑!

    她考虑什么啊。

    她应该硬气点,直接拒绝他啊!

    她萧心肝又不是没人要,干嘛要吃这个回头草啊。

    她都坚定分手的决心了,结果竟然又犹豫了。

    他会不会觉得她特别好哄,以后再发生什么事儿,他说两句甜言蜜语就又能把她哄回来了。

    啊啊啊!

    老天爷!

    她竟然不知不觉地开始幻想“以后”了!

    可……

    他说以后健康权给她了。

    好心动啊!

    怎么办怎么办,她是不是没救了。

    心肝决定再抢救一下。

    她才不要轻易答应谢言和好的要求,除非……除非她看到他的诚意和改变不可。

    对!

    她要好好考验他。

    要不然以后再发生类似的事情,她找谁哭去!

    “萧心肝,你真的栽了。”意识到自己已经开始想象怎么考验他之后,心肝流下两条宽面条眼泪,她捂着脸小声说,“没出息就没出息吧……谁让是自己喜欢的人呢。我萧心肝以后不管跟谁在一起都能过得开心幸福,他谢言就不一定了,除了我,谁受得了他那性格啊。所以……就当,就当可怜他了。”

    心肝非常迅速地说服了自己。

    过了心里这道坎之后,她立马不别扭了,想起谢言那张脸,她心里的邪火一波一波地往上窜。

    擦!

    谁敢伤她的男人,她不把对方揪出来就不姓萧!

    心肝迅速给萧睿打了通电话。

    “喂?”

    “哥!”

    “……”每次她喊他哥,总没好事,萧睿静默了两秒,“说吧,什么事?”

    “前天晚上谢言从锦园回宿舍的时候被人打了。”

    “老爸干的?”

    “……”

    看!

    正常人都会这么怀疑。

    也不能怪谢言会误会吧。

    “不是老爸。”

    “你怀疑我?”

    “不不不,我怎么可能怀疑你们呢,你们答应过我不找他麻烦就肯定不找,咳……是这样,谢言以为是咱家里人做的,所以警察找他问话的时候,他不肯让警方立案。而且打他的人挑的时间太巧合了,刚从咱们家离开就被打了,这不是让咱们家的人背黑锅吗,我就想啊,这些人会不会是冲着咱们家来的。”

    办公室里。

    萧睿接过方伟递过来的文件,他摆摆手示意方伟离开,听到心肝的话,他放松身体靠在办公椅上,笑了,“萧心肝,你真行。”

    “呃?”

    萧睿多了解萧心肝啊,直接说,“什么叫警察找他问话,他不肯让警方立案?萧心肝,出息了啊,替人说话都会这么婉转了。”

    “……”

    “还‘会不会是冲着咱们家来的’,想让我调查这件事就直说!”

    心肝脸一红,“那你查不查?”

    “不查!”

    “萧睿!”

    “就算是冲着我们家来的又怎么样,不敢找我们家的麻烦,就去找谢言开刀,这样的缩头乌龟晾他也不敢找上门来。”萧睿冷笑一声,“说起来我还要感谢对方,做了我跟老爸一直想做的事儿。”

    “萧睿!!”

    “别吼,听得到。”萧睿端起咖啡抿了一口,“你刚才去找谢言了?”

    心肝瞬间气焰全消,低低地“嗯”了一声,然后她就听到萧睿毫不客气的嘲笑声,心肝觉得丢脸,辩解说,“我那是为了给你和老爸洗白。”

    “一个不相干的人,误会就误会了,有什么好洗的。”

    “谁说不相干了……”

    萧睿坐直身体,脸色绷紧,“萧心肝,别跟我说你俩又和好了。”

    “没有!”

    他刚要松口气,就听到心肝说,“我还在考虑呢。”

    “……”

    行!

    她真行!

    也不知道前几天谁因为失恋,看上去半死不活的样子,伤疤还没好呢,就开始忘了疼了,萧睿对她这种飞蛾扑火的送死精神表示敬佩。

    他有些窝火,“挂了!”

    “你别生气啊,我又不是那种恋爱脑,别人说两句好听的就原谅了,主要是谢言……他态度很诚恳,而且也认识到之前的事情是他错了,他跟我说以后会改的。”

    “……”

    呵!

    态度诚恳点认个错,说以后会改,她就心软了。

    还说自己不是恋爱脑?

    “哥……”

    “放!”

    “……”心肝忽略他不爽的态度,直接把问题丢给他,“你关系网比较强大,帮我查个人,染着一头黄毛,不是正经人,大概率是混社会的,家庭条件不错,穿着CHANEL外套,姓黄。”

    “嗤!萧心肝你自己管闲事就行,别带上我。”

    “哥……”

    萧睿气她不争气,直接掐断了电话。

    挂上电话,也没有看文件的心思了,本来不想管这一茬,但想到那死丫头厚着脸皮,死乞白赖地喊他哥,萧睿合上文件,打内线叫来了方伟。

    “总裁?”

    他报了谢言小区的地址,跟方伟说,“去查去那个小区必经之路的所有监控,找一个穿CHANEL外套的黄发男,三天之内我要对方的资料。”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