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2章 分期还给你

    第1722章  分期还给你

    “……”

    黄毛说他的工资还不够他们一瓶酒钱,而且他们虽然流里流气,但身上穿的都是名牌。

    有钱人。

    他的罪过的。

    好像就只有萧家的人。

    所以他就那么猜测了。

    看心肝的反应,显然不是,谢言张张嘴,“对不起!”

    心肝哼了一声,“你这句对不起是跟我家人说的,还是跟我说的?”

    “都有。”

    “……”人家果断认错了,心肝也不好揪着不放,她别开眼睛不看他,“前天晚上到底是什么情况?”

    不等谢言开口她就连忙说,“你可别误会,我没有替你出头的打算。只是你刚从我家离开就被打了,再加上咱们分手的事儿,恐怕是个正常人都会猜测是我家的人动的手,我倒要看看,谁这么大的胆子,敢让我们萧家的人背黑锅。”

    “……”

    知道不是萧家的人,谢言自然没有顾虑了,他想了想,把当时的情况和盘托出,“对方明显是冲着我来的,一开口就叫我谢医生,对我的情况也很了解。领头的那个人穿着一身CHANEL外套,一头黄色短发。”

    心肝颇为意外,“你还认识CHANEL的logo啊。”

    “……”

    本来是不认识的。

    他对这些名牌根本就没有任何概念。

    也是巧了。

    前段时间他和心肝还没有分手的时候,想着他跟心肝在一起之后还没有送过她什么礼物,所以特意去做了功课。

    然后就把那些名牌的logo都记了下来。

    “还有吗?”

    谢言收回思绪,言归正传,他仔细回想了一下当天晚上的情况,突然想起一个关键点,“那个领头的,黄色短发的男人,姓黄。”

    黄色短发!

    姓黄!

    心肝快速在脑海里把认识的人都过滤了一遍,没有找到符合条件的人,她皱着眉头,“我知道了,这件事你不用管了,我会调查清楚的。”

    “谢谢。”

    “谢就不用了。”心肝背着包包起身,“你人际关系简单,应该没得罪过这些乱七八糟的人,按照正常人的思维,你从我家离开就受到攻击,就算是警方调查,也会第一时间去我家询问情况。那些人虽然打的是你,但极有可能是冲着我们家来的,所以……我可不是在帮你。”

    一番话不知道是在说服谢言,还是在说服自己。

    “行了,我走了。”

    “等等!”眼看心肝要走,谢言有些着急地起身,动作间,拉扯到伤口,他吸口气,额头瞬间冒出一层冷汗,心肝吓了一跳,赶紧折回来,“你说话就说话,乱动什么,赶紧躺好……桑岩麻烦我照顾你,你身体要出什么问题,我可没办法跟他交代。”

    这理由……

    她萧心肝做事什么时候需要跟别人交代了。

    谢言有点想笑。

    但他知道,他要真笑了,心肝铁定面子过不去,说不定当场就甩脸走人了,他忍着疼坐起来,心肝面色变化几次,最终还是伸手扶了他一把,手上动作轻柔,嘴里的话却很难听,“这点皮肉伤算什么,做了换肾手术,麻药过了之后,可比现在疼多了。”

    “……”

    “也是奇怪哦,你伤成这样,怎么会是桑岩照顾你呢。你姑姑和姑父呢?你都差点给他们儿子捐肾了,现在你伤成这样,他们于情于理也该来照顾你吧,毕竟论起来,你们是世界上唯一的血脉亲人了,他们怎么没来呢。”

    心肝阴阳怪气地说,“该不会是人家根本没把你这个侄子放在心上吧,也对啊,真心疼你的话,不说来照顾你,最起码也得来看看情况吧。我瞧你病房里空荡荡的,可不像是有人来探过病的样子。”

    “心肝……”

    “干嘛,不让人说啊?”心肝气得不行,“你真是孝顺哦,都这样了还不让我说他们一句不好。”

    心肝替他鼓掌,“你真行,伟大得很啊。”

    “他们不知道。”

    “啥?”

    “我受伤的事情他们不知道,我没告诉他们,也不打算告诉。”刚做完手术,谢言身体还有些虚,说话也有些费劲,他喘了口气才继续说,“我跟他们说清楚了,以后没有瓜葛了。”

    心肝讶然。

    “我说真的。”谢言直视她的眼睛,“我不欠他们了。”

    “……”

    算他脑子还没有完全坏掉。

    心肝放心不少,嘴上却说,“你跟我说这些干嘛,跟我又没有关系。”

    “对不起!”

    “什么?”

    “当时捐肾的时候我没想那么多。”谢言苦笑,“我就想着,肾是我自己的,我可以自己决定,影响不到其他人。”

    心肝闭上眼,“是没影响其他人。”

    “但是影响你了。”

    “……”

    见她一面不容易,谢言生怕她走了,把这些天憋在心里的话全都一股脑倒出来,“对不起,我没考虑到你的感受。”

    心肝眼睛又开始泛酸,她强忍着,冷声说,“都分手了还说这些干嘛。”

    “对不起!”

    “有完没完……”

    “你生气是应该的,是我没考虑到我们的以后。还有,谢谢你。肾源的事儿,还有我表哥医药费的事情。”

    “……”

    他知道刘子军的医药费是她出的了?谁告诉他的!

    看出她的疑惑,谢言说,“谁说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都知道了。”

    所以呢?

    接下来就到打欠条的环节了?

    心肝心塞。

    “医药费的事情……”说了会儿话,他胸口有点疼,谢言捂着胸口,费劲地说,“我算了一下,医药费和肾源,包括乡亲们的车旅住宿费,七七八八的加起来,大概将近七百万。”

    “……”

    果然是跟她算钱的事情。

    心肝忍无可忍。

    她付出的只有金钱吗!

    行!

    分手了他不想欠她是吧。

    她成全他!

    她愤怒地翻出包包里的纸和笔,用力把两样东西放到谢言身上,声音很冷,“要打欠条就快点,别耽误我时间,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

    “谁说我要打欠条。”

    “那你什么意思?”

    “我算这笔账,是想告诉你,这笔钱,我打算分期。”

    “……”

    “我现在月薪税后大概两万,还清大概需要二十九年。”他抬头看她,眼底带着紧张“工资都给你的话,我就没钱了,那……接下来的近三十年,我就要在你家蹭吃蹭住了,你觉得……行吗?”

    “……”

    心肝猛地吸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