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1章 确实想揍你

    第1721章  确实想揍你

    一路上。

    心肝想着周晓菁的话,心情都有些低落。

    成年人就不配拥有爱情了吗?

    她以后也会像周晓菁一样,找个合适的人向命运妥协?

    不!

    想到那种情况,心肝顿时一个激灵。

    她才不要过那种生活!

    她可以一辈子不结婚,但要结婚,一定要选一个自己爱的人。

    在她看来,他们这个圈子的人生活条件太好,面临的诱惑太多,这种情况下,感情基础反而更加重要。身边也有不少只讲究门当户对和合适的人,结果呢?这些年,她眼睁睁地看着那些当初觉得“合适”的人一对对地离了婚。

    相反。

    那些有一定感情基础的反而越过越好。

    比如她爸妈,她叔叔婶婶,她堂哥堂嫂,包括萧睿和暖暖……他们每一对都是因为爱情走到一起的。

    心肝豁然开朗。

    她萧心肝才不要将就,碰不到彼此相爱的人,她宁可过一辈子单身贵族的生活!

    ……

    尽管给自己做足了心理准备,可真的再次看到谢言的时候,心肝还是忍不住心里泛酸。

    她根据周晓菁提供的信息找到病房的时候,谢言正在吃午饭,准确地说,是桑岩在照顾他吃午饭。

    一碗小米粥,桑岩把病床的床头摇高,让他靠在病床床头,然后拿了根吸管方便他进食,他穿着蓝白色条纹病服,病服下的情况她看不到,却一眼看到他裸露在空气里的那张脸。

    那张原本俊朗帅气的脸,此时青紫交加,像打翻的颜料一样,斑驳得厉害。

    脸上都这样,身上还能看吗?

    多严重的伤让他连进食都费劲,还需要桑岩照顾他?

    桑岩一边照顾他一边絮絮叨叨,“疼?现在知道疼了!昨天警察过来的时候怎么不喊疼呢,还让警方不要立案……你老实跟我说,那天打你的那些人到底跟你说什么了?”

    “……”

    心肝脚步一顿。

    她也想听听谢言会怎么说。

    但很遗憾。

    他什么都没说。

    于是,桑岩又开始碎碎念,“行行行,你不想说算了的,但有件事我必须提醒你一下,晓菁今天早上来医院看你,她走的时候跟我说要去锦园。”

    谢言豁然抬头。

    “你别这么看我,又不是我让她去的。”桑岩看了眼手表,“这个时间……她该说的应该都说完了吧。”

    谢言脸色微变,他推开粥,“你怎么不拦着她!”

    “我拦?我怎么拦?我有什么立场拦?”桑岩没好气,“我和晓菁已经分手了,她要做什么我连劝的立场都没有。再说了,你跟晓菁也认识好多年了,她看你受伤心里肯定也不痛快。”

    “……”

    “你不是想见心肝吗,说不定她听了晓菁的话会过来看你。”

    “……”谢言摸着脸苦笑,“我不想让她看到我这个样子。”

    “不好意思,不想让看也已经看到了!”

    “……”

    两人蓦然侧首,就看到已经出现在病房门口的萧心肝,她妆容得体,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不知道来了多久。

    这些天,谢言一直想方设法想见她一面,可此刻她出现在他面前,他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心肝是个颜控。

    他现在这张脸……

    谢言下意识地往被子里缩了缩。

    “别藏了,早就看清楚了。”心肝忍着情绪,大步走进来,她走到床沿站定,跟谢言目光对上的时候她说,“我来这趟是想告诉你,打你的人跟我们家没有关系,你也不用为了‘维护’我家里人,不让警立案。”

    桑岩意外极了,“不是你家里人?”

    “当然不是!”心肝没好气地反问,“我家人看着这么不讲理?”

    是!

    萧家的别人桑岩不了解,但龙御天是心肝的舅舅他还是很清楚的,谢言和心肝分手之后,他和谢言在食堂碰到过龙御天几次。

    龙医生看他和谢言的眼神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像在看两个死人。

    他现在回想起来还想打冷战。

    龙医生以前也不爱搭理人,但以前对他们也没有恶意,可现在……桑岩觉得很冤,谢言和心肝分手跟他没关系吧,干嘛连他一起迁怒啊。

    这还不够不讲道理吗!

    但这话他不敢说。

    桑岩知道谢言对心肝没放下,看心肝来了,他非常有眼力见得起身,从心肝身边经过的时候,他把手里的小米粥塞进心肝手里,“你来得正好,我病房还有个病人要看一下情况。谢言两天没吃东西了,我一个大老爷们也不会照顾人,你让他把粥吃完哈,我先撤了。”

    “……”

    心肝端着粥懵逼了。

    他不会照顾人,她就会了?

    再说,她和谢言都分手了,她以什么立场照顾他?

    心肝刚要说什么,桑岩已经一溜烟跑远了,离开病房的时候他还非常贴心地替两人关上房门。

    心肝捧着粥僵硬地站在原地,她和谢言大眼瞪小眼了一阵,看到他满是伤痕的脸,她最终还是败下阵来。

    算了!

    她跟个伤患计较什么。

    心肝拉了个椅子坐到床边,把粥往他面前一推。

    “我不饿。”

    两天不吃东西还说不饿?

    心肝不爽,阴阳怪气地说,“吃铁了?”

    “……”

    察觉到她不痛快,谢言默默地咬住吸管,就着她的手喝了几口粥,心肝看着那清得能照出人影的粥,十分嫌弃,“你就吃这个?”

    “术后饮食要清淡。”

    清得跟水一样。

    确实挺清淡。

    心肝不说话了,只固执地把碗放到他嘴边,谢言无奈,只能再喝一些,直到一碗粥见了底,心肝才把一次性纸杯连带着吸管一起扔进垃圾桶。

    一番折腾下来,谢言领口的扣子开了一颗,心肝一眼看到他脖颈下方的伤痕,她抿紧嘴唇,压住怒火跟谢言说起了正事。

    “你的伤跟我家人没关系。”见他不说话,心肝心里火气更甚,“我说这话不是为了给我家里人辩解。我家人我了解,他们要想教训你,一定会自己动手,这样他们才觉得解气。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我爸和萧睿确实有揍你的想法,但他们没这么干,他们要打你,早在知道我们分手的第一时间就来打了。”

    谢言愕然抬头,“不是他们?”

    “当然不是!”心肝吸气,“你怎么会觉得是他们?或者说,打你的人跟你说了什么,让你以为是他们找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