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9章 怀疑她动的手?

    第1719章  怀疑她动的手?

    赵欣意是暖暖的好朋友。

    同时,她也是康华医院的产科护士,她跟谢言在一起的时候,跟赵欣意也偶尔见面,两个人都是活泼爱交朋友的性格,一拍即合就成了好友。

    她追谢言的那段时间,赵欣意经常给她谢言的排班表,后来她和谢言在一起之后,还特意请赵欣意吃了顿饭。

    可此时。

    心肝的眼睛根本没办法从她的朋友圈上挪开。

    赵欣意的朋友圈就几个字——下班,组团探病谢医生,配图是一束百合花。

    谢医生?

    哪个谢医生?

    谢言?

    不应该吧?

    她和谢言在一起几个月,他一次病都没生过,身体素质挺好的样子……应该不是他吧?

    可……

    赵欣意是产科的护士,平时接触的也都是产科的医生,她和谢言认识这么久,也没听说产科还有别的医生姓谢。

    心肝顿时心乱如麻。

    她又看了眼赵欣意发朋友圈的时间。

    昨天下午。

    难道真的是谢言生病了?

    心肝烦躁地揉头发,她暗骂自己没出息,看到“谢医生”三个字就乱了心,一边咬牙骂自己,“萧心肝啊萧心肝,你能不能有点志气!别说不是谢言生病,就算是他生病,跟你有什么关系,别忘了,你们俩已经分手了!分手了!”

    话是这样说,心肝一整个上午都提不起精神。

    她整个上午都在胡思乱想。

    昨天她借口去超市买东西,特意跟保安打听,结果保安告诉她,前天谢言在锦园大门口等了整整一天,天黑之后才离开。

    前天多冷啊。

    难道是前天冻感冒了?

    这样说的话,那……他生病算不算是因为她?

    “萧心肝!萧心肝!”

    “啊……啊!”

    心肝陡然回神,就看到自家老爸正眯着眼危险地看着她,“干嘛?”

    “你看看自己在干嘛!”

    心肝刚才从暖房剪了玫瑰回来修剪,她一低头,就看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把修剪好的花枝全都插进了自家老爹的咖啡杯。

    “……”

    心肝摸着鼻子讪笑,“人家不是故意的嘛……”

    “你还有理了?”

    心肝缩着脖子不吭声了。

    恰在此时。

    不远处的座机响起,心肝受不了自家老爹的眼神攻击,赶紧屁颠屁颠地跑过去接电话,电话是门口的保安打来的,说是有个叫周晓菁的女孩子拜访她,问她要不要把人放进来。

    周晓菁?

    她怎么来了!

    心肝让保安放行,“她是我朋友,赶紧让她进来。”

    挂断电话,心肝让阿姨去门口接人,她赶紧跑楼上换衣服,她和周晓菁虽然早就认识,但以前没有深交,相比之下,周晓菁跟谢言的关系更好一些。

    她是谢言的朋友,可不能让她看出自己失恋的颓丧。

    里子没了,面子还是要的。

    心肝迅速跑楼上换了套漂亮的衣服,又画了个简单的妆容才下来,她下楼的时候周晓菁正在楼下陪萧凌夜和林绾绾说话。林绾绾和萧凌夜不知道周晓菁和谢言是朋友,还以为她们俩不知道什么时候好上了。

    两人以为周晓菁是来安慰失恋的心肝的,见心肝下楼,萧凌夜和林绾绾找了个理由就离开了,把空间留给两个年轻人。

    阿姨送上咖啡和水果。

    “谢谢。”周晓菁捧着热咖啡,神色有些焦虑,不等心肝询问,她就已经开门见山地说了起来,“谢言住院了。”

    “……”

    真是他生病了……

    她手一顿,垂下眼睛,轻轻哦了一声。

    周晓菁看在眼里,心底微微叹气。虽然心肝妆容得体,看上去气色还不错,但她还是眼尖地发现她瘦了一圈的小脸,她摩擦着茶杯,声音轻柔,“你和谢言分手的事情我听说了。按理说我今天不该跑这一趟的,但谢言伤得太严重了。”

    “伤?”心肝愣愣地抬头,“他不是生病吗?”

    周晓菁也精明,立马抓住了重点,“你怎么知道他生病?”

    “哦……就不小心刷到共同朋友的朋友圈。”

    周晓菁也不揭穿她,叹气说,“他不是生病,是受伤。”

    “呃?”

    “前天谢言轮休,桑岩说他一大早就出门了,不知道去了哪里。桑岩晚上下班回小区,听到有人尖叫,就过去看看,结果……”

    心肝一颗心瞬间提到嗓子眼,紧张地等着周晓菁的话,就听到周晓菁说,“结果就看到谢言被几个人堵在墙角围殴。”

    “……”

    心肝手掌骤然收紧,“他怎么样?”

    “受伤挺严重,内脏有些出血,右胳膊脱臼,肋骨断了两根,身上不知道挨了多少棍,桑岩把他送到医院的时候身上几乎没有能看的地方,医生说庆幸没有伤到要害,也幸好桑岩听到动静及时赶到,要不然以那些人下手的狠劲儿,能不能保住命都难说。”

    “……”

    心肝听着控制不住的心疼,心疼之后腾腾的怒气止不住的上涌。

    该死的!

    她萧心肝分手了都舍不得伤害的人,谁敢这么欺负他!

    心肝坐不住了。

    她“蹭”地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把手里的咖啡杯重重放在茶几上,她挽起袖子,一副要去找人干架的样子,“谁干的!到底是谁干的?!”

    周晓菁深深地看着她。

    “到底是谁?”

    周晓菁看了一圈,发现客厅只有她和心肝两个人之后,非常委婉地说,“谢言是前天晚上被人打的。”

    “……”

    怒火中烧的心肝一时间没听懂她的意思,直到接触到她的狐疑的眼神……像是一盆冷水浇下来,她瞬间冷静下来。

    前天晚上被打。

    前天他休假,在锦园大门口等了她整整一天,晚上他才离开。

    也就是说,从她家离开之后,他就立马出事了。

    心肝也瞬间明白了周晓菁今天来的意图,她吸口气,只觉得心底发凉,“你怀疑……不,谢言他怀疑是我找人打他?”

    “不不不!”周晓菁连忙解释,“我们都没有怀疑过你,桑岩当天晚上就报警了,警察去找谢言做笔录的时候,他却语焉不详,不让警方立案,像是在维护谁,所以我和桑岩才会往你这边想。”

    “……”

    “但我们不是怀疑你,你对谢言怎么样我和桑岩都看在眼里,只是萧家人出了名的护短。所以……”

    所以他们怀疑是她家人找人动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