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8章 围殴

    第1718章  围殴

    谢言第一反应是打劫。

    但他身上根本就没有值钱的东西,他开口想要说话,“你们……”

    “闭嘴!”

    有人在他膝盖窝里踹了一脚,腿一软,下一秒他就被迫成了单膝下跪的屈辱姿势,眼前一片漆黑,谢言疼得抽气,刚要喊人,就被人隔着麻袋堵住了嘴。

    “……”

    动手就打人。

    不要钱。

    这些人显然是冲着他来的。

    谢言奋力挣扎。

    “老实点!”

    身上一阵拳打脚踢,有人骂了句脏话,接着说,“别被人看到了,先把人弄角落里去。”

    很快。

    谢言被人连推带抬地弄到小区里一个僻静的角落。

    这边是老式小区,因为学区还不错,所以基本都是当地的老人带着孩子在住,天气太冷,再加上时间也晚了,所以小区里人烟稀少。

    当然。

    监控也是不存在的。

    几人把谢言弄到墙角光线阴暗的地方,不等谢言反应,又是一顿拳打脚踢,谢言疼得闷哼,只能蜷缩着身体抱着脑袋,护住要害位置。

    这是一场单方面的殴打,一直持续了整整半个小时。直到谢言疼得连闷哼的力气都没了,几人才停手。

    “哗啦!”

    麻袋被掀开,眼睛终于看到光。

    谢言艰难地抬起眼皮,看着眼前一二三四五个人……都不认识。

    他嘴角带血,脸色煞白,“你们……是谁?”

    “我们是谁不用你知道。”几个人神色很嚣张,像是完全不怕他记住他们的脸,几个人活动着手腕,居高临下地俯视谢言,“你只需要知道,今天这顿打,是你活该。”

    “……”

    “刚才只是开胃小菜。”领头的一个黄毛咧嘴一笑,从裤腰后抽出一根棍子在手里晃荡,他一脚踩在谢言胸口上,“现在才是正式开始。兄弟们,都别跟谢医生客气了,抄家伙啊。”

    几人纷纷拿出棍子,狞笑着向谢言围了过来。

    连他的姓氏都知道。

    谢言吸气,“等等!”

    黄毛竖起手掌,几人暂停下动作,他冷眼看着谢言,“有话说?”

    “谁让你们来的,我可以出双倍价钱。”

    “钱?”黄毛哈哈大笑,他蹲下,掐住谢言的下巴,“谢医生,不是我们看不起你……好吧,说直白点,我们哥几个就是看不起你。钱这东西你有吗,就算你有,就你那两个工资,也收买不了我们哥几个啊。”

    谢言抬了抬胳膊,胳膊生疼,他瞬间疼出一身冷汗,他放弃挣扎,目光一闪,“你们怎么知道我出不起钱,既然你们知道我姓谢,知道我的职业,就该知道我在康华医院工作,医院的薪水还是很不错的。”

    “嗤!你那点钱还不够哥们几个买瓶酒的……”身后突然有人扯了扯他的胳膊,“哥,你别跟他废话,他在套你的话呢。”

    “……”

    黄毛一愣,这才反应过来。

    他舔舔嘴唇,目光陡然凶狠起来,“臭小子,套我话?”

    没错。

    谢言就是在套话。

    现在他敢肯定,这些人不但是冲着他来的,而且对方一定非常有钱,身体不能动,他大脑却转得飞快。

    他认识的人很多,但这几个人说他的工资还不够他们买瓶酒喝,他认识的人里有钱到这个程度的屈指可数。

    这些人在大脑里一一掠过,他却想不出到底得罪的人是谁。

    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右手动不了,那就用左手,黄毛还掐着他的下巴,眼神很阴冷,似乎在想怎么教训他,他咬牙忍着疼,趁黄毛没有防备,伸出左手的食指和中指,用力戳向他的双眼。

    眼睛是人脸上最脆弱的地方。

    黄毛反射性地闭上眼,但双眼还是一阵剧痛,他惨叫着松开谢言,伸手捂住了眼睛,下一秒,他被人用力推在地上,感觉到有人从他身上跨过去,他反应也快,一把抱住谢言的腿,谢言刚才挨了打,身体反应速度慢了点,被黄毛拖住脚步顿时没办法再逃。眼看着跑不掉,他立马弯腰捡起黄毛扔在地上的棍子,生怕自己左手的力度不够,他用力一棍敲在对方脑袋上。黄毛疼得“嗷”了一声,瞬间松了手。

    可与此同时。

    他已经被几个人围堵起来,再也没有退路可逃。

    黄毛挣扎着从地上起来,他揉着眼,眼底血红一片,抢过旁边一个小弟的棍子,他一把抢在谢言身上,谢言抬手去挡,棍子应声落地,胳膊实实在在地挨了一棍子。

    谢言脸色煞白。

    “跑!你给老子继续跑啊。”

    “……”

    “兄弟们给我打!狠狠地打,留条小命就行!”

    “打!”

    这次几人没有再留情,拿着棍子就往谢言身上招呼,谢言被堵在墙角围殴,他抱着脑袋,身上每一个细胞都在疯狂叫嚣着,神志渐渐涣散,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谁!”

    殴打顿时一停。

    借着路灯微弱的光芒,桑岩看到角落里的谢言,他倒抽一口冷气,迅速拿出手机报警。

    “老大,怎么办?”

    桑岩距离有点远,他们要去追他,势必要闹出动静,到时候恐怕就不好收场了,黄毛咬咬牙,当机立断,“走!”

    “……”

    几人迅速离开。

    确定几人离开之后,桑岩立马大步跑来,他扶起谢言,刚扶住他的胳膊,谢言就闷哼一声,桑岩脸色一变,立马捏着他的胳膊给他检查了一下,发现是脱臼,他赶紧先把谢言的胳膊接上。见谢言浑身是伤,身上还沾了不少血迹,他当机立断,“立马去医院!”

    ……

    两天后。

    心肝手里拿着朵刚从暖房里剪回来的玫瑰,百无聊赖地揪花瓣。

    好烦。

    好无聊。

    干什么都提不起精神。

    唉!

    在揪秃了第五朵花之后,心肝拿起手机——开机。

    她是下定决心要分手了。

    所以为了防止谢言用陌生号码联系她,她干脆关机,她打开微信,下意识地找谢言的头像,可下一秒就反应过来,她已经把谢言给删了。

    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

    心肝叹口气点开朋友圈往下翻。

    本来是随手一翻,可在看到赵欣意朋友圈的时候,她手指生生顿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