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6章 还仔细对比过了啊

    第1716章  还仔细对比过了啊

    “很像?”

    “嗯!”

    安暖暖惊奇,“有多像?”

    “大概四五分。”接触到她危险的眼神,萧睿求生欲立马上线,他故意虎着脸,“仔细看还是有区别的,你比她漂亮多了。”

    安暖暖语气凉凉的,“还仔细对比过了啊。”

    “……”

    萧睿义正言辞,“开玩笑,谁能比上我家宝,我家宝儿是全世界第一美。”

    安暖暖本来就是故意逗他没有生气,听他这样贫嘴,也不跟他计较了,她现在对那个素未蒙面的女人有些好奇。

    萧睿跟她这么熟悉都说对方跟她有四五分相似,甚至怀疑对方是安大庆的私生女,可见,对方和她长得有多相像了。

    她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

    难道安大庆真的在外面有别的私生女?

    她问萧睿,“那女生大概多少岁?”

    “不知道。”

    “呃?”

    萧睿求生欲很强,“不敢仔细看。”

    “……”

    安暖暖顿时哭笑不得,她白他一眼,“我有没有跟你秋后算账的意思,就是想知道人家大概多少岁,推算一下对方有没有可能跟我有血缘关系。”

    萧睿这才谨慎地开口,“看上去跟你年龄相仿。”

    长得像,连年龄也相仿?

    安暖暖想了想,觉得对方不太可能跟她有关系,毕竟当初妈妈怀她的时候,安大庆还徘徊在妈妈和刘雪莉之间。一边在妈妈面前扮演好丈夫,一边还要在刘雪莉面前装可怜,这种情况下,他应该没时间找第三个女人才对。

    或许只是单纯的巧合吧。

    安暖暖很快把这个事情抛掷脑后。

    ……

    晚上十一点。

    云城的一家酒吧包间里。

    “分手了?”

    “对!”

    张扬皱眉,“我今天回来,怎么没听圈子里的人提起过?”

    小弟围在张扬身边,肯定地说,“现在圈里的人还不知道呢,准确地说,圈里压根没人知道萧心肝谈了男朋友,前段时间萧睿带她女朋友去参加慈善晚宴,所有人都知道萧睿有了女朋友,一个个都去巴结他女朋友了,哪有功夫操心别的。”

    “……”

    听小弟提起萧睿,张扬咬紧牙,小弟一直关注他的表情变化,见状赶紧转移了话题,“哥,你去北方的时候不是让我盯着点萧心肝吗,她学过功夫,警惕心也比较强,我就没敢时时刻刻跟着,但为了了解她和谢言的状况,我就让人盯着医院的动静。别说,还真让我发现情况了。”

    张扬坐直身体,“说!”

    医院里的护士很八卦,再加上谢言配型的事情大家都知道,所以这事儿在医院里根本就不是秘密,小弟把他打听到的情况一五一十跟张扬说了。

    见张扬阴着脸不说话,他有些感慨地说,“那个谢言也真是不知好歹,换成常人,碰上萧心肝这么个宝贝疙瘩,谁不抓得紧紧的生怕她跑了啊。他倒好,为了个多少年没见过的亲戚去捐肾……听说分手是萧心肝提出来的。”

    “……”

    “要我说,萧心肝也是个恋爱脑,都跟人家分手了,还跋山涉水地跑到谢言老家找了两个村的人给谢言亲戚做配型。听说当时谢言和他表哥都要被推到手术室了,幸好萧心肝回来的及时,再晚一会儿人被推进手术室开始做手术,她把人带回来也没用了,这个谢言倒是挺走运的。”

    “……”

    小弟说得忘我,没注意张扬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我还听说萧心肝为了让那些人给谢言表哥捐肾,花了大价钱……她对谢言还挺情深意重的。”

    “砰——”

    张扬抓起酒瓶子,狠狠砸在地上,瓶子瞬间炸开,里面的红酒流了一地,浸透了白色的地毯,血一样鲜红。

    一群小弟被吓了一跳,瞬间噤声不敢乱说话了。

    包间里气氛霎时间冷凝下来。

    张扬坐在沙发上,愤怒得脸色通红,胸口起伏,半晌,他大骂一声,“萧心肝他娘的就是犯贱!”

    “……”

    这话张扬敢骂,小弟们却不敢,一个个低着头不敢应和,生怕说错话不小心传到萧家人的耳朵里去。

    张扬骂完还不解气。

    娘的。

    这算什么。

    他舔着脸追她,什么办法都用尽了,萧心肝却看都不看他一眼,那个谢言什么都没做,为了个亲戚还要去捐肾,她却为了谢言做到这个份上。

    她萧心肝这么做是什么意思?

    他张扬比不上谢言一根头发丝?

    草!

    张扬越想越怒。

    他倒了杯洋酒,狠狠灌了一口。

    见状,小弟们以为他对萧心肝余情未了,连忙小心翼翼地劝他,“哥,你别生气了,反正他们已经分手了。”

    “是啊是啊,听说分手后谢言还挺后悔的,还试图挽回萧心肝,但萧心肝根本就不搭理他,好像还把他所有的联系方式都拉黑了,所以谢言才找不到他。”

    “对了,我还听说萧心肝已经从时代城公寓搬出去了,现在回锦园跟她爸妈一起住呢,锦园那地方哥应该知道,没有业主的允许,任凭谢言有三头六臂也进不去。看萧心肝这态度,显然是下定决心跟谢言分手了。”

    “没错。哥你犯不着跟谢言生气,他就是一凤凰男,萧心肝看清他的真面目之后自然就把他踹了。没有萧心肝,谢言算什么东西?你跟萧心肝在一个圈子生活,近水楼台嘛。而且经过这个事儿,萧心肝也应该知道门当户对的重要性了,以后再找对象肯定找你们这一个圈子的。”

    “……”

    张扬眯着眼不说话。

    众人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心里难免有些惴惴不安。

    “哥?”

    “嗯!”张扬回过神来,他给众人一人倒了杯酒,众人受宠若惊,张扬端起酒杯,“这段时间我不在云城,辛苦你们了,我敬你们一杯。”

    喝了酒。

    张扬又跟几个小弟说,“萧心肝那边你们就不用管了,不过谢言那边你们还是帮我多注意一下。”

    “哥,您是要?”

    想起之前谢言对他的态度,张扬冷笑一声,萧心肝他是不敢对她怎么样,但没了萧心肝撑腰的谢言……不给他个教训,他吞不下这口恶气!

    他扫了眼几个小弟,“这种事还要我教你们?”

    小弟们对视一眼。

    “哥,我们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