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0章 容貌相似的女子

    第1710章  容貌相似的女子

    楼下。

    林绾绾和心肝上楼之后,萧凌夜把萧睿叫去书房一趟,有些话他不好当面问心肝,怕心肝伤心,就只能辗转问萧睿和小星星。

    两人把了解到的情况跟萧凌夜说了,萧凌夜听后脸色冷沉。

    “爸,这件事你就别管了,心肝知道会不高兴。”

    “我知道!”

    萧凌夜捏着茶杯,气到呼吸不匀,“要不是顾及心肝,老子今天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冲到医院去了。”

    “心肝有自己的主意,让她自己解决吧。”

    萧凌夜还是气不顺,在心里把那个不知道好歹的谢言骂了一万遍,然后略微嘲讽地跟兄妹俩说,“分了也好,这么伟大的人咱们家配不上。”

    “……”

    兄妹俩沉默。

    萧凌夜有些心烦,摆摆手说,“回房睡吧。”

    “星星上楼吧,我回去。”

    萧凌夜一愣,“你回哪儿?”

    “香溢紫郡。”萧睿掏出手机在萧凌夜面前晃晃,轻笑一声,“我媳妇儿还等我回家呢。”

    “……”

    萧凌夜气的牙痒痒。

    他觉得萧睿在跟他炫耀,可他没有证据。

    跟林绾绾结婚这么多年,他们两个很少很少分床睡,更别提分房了,要不是他闺女……萧凌夜磨牙,都怪那个谢言。

    他摆摆手让萧睿赶紧滚,等萧睿走后,他拉着小星星的手,语重心长地说,“星星,听爸爸的话,以后找对象一定要引以为戒,眼睛要擦亮点,千万不能跟你姐这样,知道吗!”

    “嗯!”小星星认真点头,“老爸你放心,我不会的。”

    萧凌夜刚要欣慰地夸夸她,就听到小丫头坚定地说,“爸,我偷偷告诉您,其实我早就打算好了,这辈子为事业献身,这辈子都不打算找对象了。”

    “……”

    那岂不是要当他和绾绾一辈子的电灯泡?

    这三个熊孩子怎么没有一个让人省心的呢。

    萧凌夜更愁了。

    ……

    另一边。

    “吱——”

    萧睿驾车赶回香溢紫郡,车子行驶到地下停车场,拐弯的时候,突然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的女子窜出来,萧睿脸色微变,慌忙踩下刹车。

    还好车速不快,有惊无险。

    但车前的女子好像被吓坏了,跌坐在地上神色惊恐,萧睿下车查看情况。

    “小姐,你没事吧?”

    女子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半天才抬起头,“没事。”

    她一抬头,萧睿就对上了女子的脸,看到她脸的一瞬间,萧睿少有的愣了愣,女子大约二十多岁的样子,皮肤白皙五官精致,是个少见的美女。

    美女他见过不少,只是这个有点特别……她的五官竟然跟安暖暖有四五分相似。

    “能起来吗?”

    “能!”

    女子手撑在地上,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她似乎有些腿软,扶着萧睿的车头才勉强站起来,她低着头小声道歉,“对不起,我没注意到有车过来。”

    萧睿不是不讲道理的人,闻言淡淡的道,“我也有责任,没注意前面有人,你没事吧?”

    女子把擦破的掌心藏在身后,怯生生地摇头,“没事。”

    “……”

    她这个模样让萧睿想起安暖暖刚进公司那段时间。

    那段时间她因为安大庆对她的态度,还有母亲的医药费,每天都过得很不安,她小心翼翼地工作,好像生怕她哪点做得不好就失去转正的机会。

    或许是因为她跟安暖暖神似的脸,萧睿难得生出几分恻隐之心,他问女子,“真没事?你住哪里,我让人送你回去。”

    “不用,我就住上面,坐电梯就能到家了,你下次开车小心点,我先回去了。”

    “等等!”

    女子扭头,疑惑地看他,萧睿看着她那张和安暖暖四五分相似的脸,没忍住询问起来,“冒昧地问一句,小姐你姓什么?”

    “我姓林!”

    不姓安!

    萧睿点点头,神色也淡了下来,见女孩神色疑惑,他把方伟的名片递过去,“林小姐因为我受伤,如果后续有问题可以打这个电话,我助理会跟你谈赔偿。”

    “不用了……”

    萧睿不喜欢跟陌生人有肢体接触,尤其是女性,他随手把名片放到旁边停着的车头上,没有再说什么,直接驾车离开。

    “……”

    女子愣在原地。

    她半弯着腰,表情无辜又脆弱,十分惹人怜惜。直到萧睿的车子彻底消失在视线中,她才挺直背脊,脸上的怯懦脆弱全都消失不见。她看着车头上的名片,嘴角一挑,十分得意。

    片刻后。

    她走到车头旁拿走名片,看到名片上的电话是方伟之后,她也不生气,笑眯眯的把名片放进随身的名牌包包里。

    合上包,她扭着腰笑眯眯的走了。

    ……

    晚上十一点。

    安暖暖一边窝在沙发上翻看设计图,一边等萧睿,等到她都有些昏昏欲睡了,才听到萧睿开门的声音。

    她抬起头,看到是萧睿马上合上电脑,“回来了?”

    “怎么还没睡!”萧睿走过来,把带着寒气的外套脱掉,这才坐到她旁边,“不是让你先睡吗?”

    “你不回来我哪睡得着。”

    萧睿挑眉,“没我还睡不着了?”

    “……”

    意识到这句话有歧义,安暖暖连忙解释,“我不是……我的意思是,你不跟我把心肝的情况说说,我怎么睡得着,我给心肝发消息她也没回我,我就有点着急……”

    “别解释,我懂!”

    “……”

    对上他旖旎的眼神,安暖暖脸上一热。

    算了。

    随他怎么脑补吧。

    她直奔主题,“心肝怎么样?”

    萧睿把心肝的情况跟她说了一遍,安暖暖知道她回了家,有父母和妹妹陪着,才放心一点,“这么晚了,你怎么不在家里睡一觉,明天再回来。你和心肝是龙凤胎,而且从小一起长大,你对她也比较了解。她失恋了心里肯定很难受,你怎么不留下陪陪她,安慰安慰她。”

    萧睿气乐了,“安暖暖,讲点良心!我大晚上的开车跑回来是为了谁,还不是担心你没有我陪着睡不安稳!你竟然把我往外推,让我去陪别的女人?!”

    “……”

    安暖暖无语,“那是你姐,亲姐!”

    “要不是亲的,我能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她身上,去酒店找她,还送她回家,并且陪她吃晚饭?”

    “……”

    得!

    真是委屈您了啊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