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7章 拳头有点痒

    第1707章  拳头有点痒

    “爸妈让你回家。”

    “……”

    心肝呆住,“爸妈也知道了?”

    “你说呢?”

    心肝磨牙,“谁嘴巴这么碎啊。”

    “你觉得呢?”

    “……”

    舅舅和宋叔叔都不是嘴碎的人,那就剩下……她看向萧睿身后的小星星,小星星没好气儿,“你那是什么眼神,不是我。”

    “别猜了,不是星星。”萧睿冷笑,“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更何况还是在云城,你那点破事还想瞒住我?”

    她没想瞒着。

    就是想等不那么狼狈的时候再回去。

    “谢言是吧,呵!他可真行!”

    “……”

    心肝立马从他的话里听出秋后算账的意思,她立马从床上跳下去,脚下踉跄了一下,萧睿眼疾手快地扶住她,心肝立马抓住他的手臂,“不许找他的麻烦。”

    “呵呵!”

    “萧睿!”

    “我们萧家的人,不是这么好欺负的。”

    “……”

    心肝又气又急,“谢言没欺负我,是我自己的问题。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就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是我自己妄想能改变他……花钱花精力是我自己愿意做的,分手也是我提的,跟他没关系!萧睿我告诉你,你敢去找他的麻烦,我马上就跟你翻脸。”

    萧睿冷笑,“为了个前男友跟我翻脸?”

    “反正你不能找他。”心肝急得眼睛都红了,“你不能不讲道理啊。”

    “萧心肝!”

    心肝紧紧抓着他,生怕他下一秒就冲出去找谢言,“谈恋爱谈不拢分手不是很正常吗,分手了还去找人家的麻烦,我们萧家的人就这么输不起啊。再说了,我帮他不是对他余情未了,我那是可怜他,好歹是我喜欢过的人,少颗肾以后多惨?”

    “……”

    “我保证就帮他这一次,以后他爱给别人捐什么都行,我绝对不会再管了。”心肝努力说服他,“虽然分手了,但也不能往人家身上泼脏水。分手是因为我们对一些问题有分歧,算是性格不合,但他本身的人品没有问题,他也没有玩弄我的感情。你设身处地地想一想,如果换成你,你和暖暖分手了,家里人去找她的麻烦你能接受吗?”

    “什么破比喻!”萧睿反应很激烈,“我和暖暖不会分手!”

    “对对对,是我比喻不恰当。你们俩肯定能长长久久白头到老。总之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不许你插手!”

    “……”

    萧睿面色缓和了一些,语气却依旧生硬,“你回家跟老爸说去吧。”

    “老爸那边我才不担心,有老妈镇着呢。”

    “收拾东西,回家!”

    “哦!”

    心肝松口气,她去卫生间换了衣服,她万分庆幸那些红疹没长在脸上,换上了一件高领毛衣就遮得严严实实了。

    几人退房离开。

    晚上六点。

    天已经漆黑下来,心肝坐在车子里,想着等会儿回家还要面临老爸的灵魂拷问,心乱如麻。车子刚驶出酒店的地下停车场,车身猛然一顿。

    是萧睿猛然踩了刹车。

    心肝茫然,“怎么了?”

    萧睿直勾勾地盯着外面的某一处,不说话。心肝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一眼就看到了酒店门口站着的谢言。

    酒店的门头很亮眼,他穿着一身黑色的羊绒大衣,站在酒店门口的一棵树影下,他双手插在口袋,仰头看着高耸的酒店大楼,看不清表情,但身上散发着落寞的气息。

    “……”

    心肝的心脏像被扎了几针,密密匝匝地疼起来。

    分手之后。

    为了不让人担心,她一次都没有哭过,努力装出没心没肺的样子,好像完全不受分手的影响一样,几天下来,她差点自己都信了。

    可此时。

    仅仅是看他一眼,她的伪装就有崩裂的迹象。

    眼底不受控制地冒出一层水雾,心肝别开眼睛,轻轻调整呼吸,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是平静的,“怎么停了,走啊。”

    “拳头有点痒。”

    “……”

    心肝瞬间抓住萧睿的手臂,“你答应我不找麻烦的。”

    “我是答应了,但他要自己送上门我就不一定能管住自己了。”顿了顿,他说,“他来了!”

    “……”

    心肝抬头。

    果然看到谢言发现他们的车子,正往这边走来,看着他越来越近的眉眼,心肝眼眶泛红,抓住萧睿的手臂更用力了。

    片刻后。

    谢言在驾驶座停下。

    心肝呼吸一紧。

    下一秒,萧睿降下驾驶座的玻璃,他盯着谢言,目光很冷,“有事吗?”

    “萧先生,心肝在车里吗?”

    “在!”不等谢言开口,萧睿就冷哼一声,“不过她不想见你。”

    “……”

    谢言苦笑起来,“我想跟她谈谈,可以吗?”

    “不必了,分手了还有什么好谈的。”

    “我有些话想跟她说。”

    “她不想听!”萧睿直接拒绝,毫不客气地说,“你想说什么,我大概能猜到。道谢就不用了,心肝说了,帮你是她自己的选择,她是成年人了,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道歉就更不必了,既然已经分手了,就不要再来打扰她的生活了。”

    “……”

    分手了。

    连见一面竟然都成了奢侈。

    谢言心里像破了个大洞,凉飕飕的风灌进去,他整个人已经冻到没有知觉,他知道,如果今天错过了心肝,下一次见面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虽然在同一个城市,可有时候,一旦错过就是一辈子,他语气近乎卑微,“我就想知道她现在好不好……”

    “托你的福,很不好!”

    “……”

    到底是接受过良好的教育,萧睿可以动拳头,但太难听的话他确实说不出来,他抿唇说,“我爸妈还在家里等我们回去吃晚饭,如果你没有别的事了,请让开!”

    说着。

    萧睿不给他反应的机会,直接发动引擎,他猛打方向盘,迅速驾车离开,他怕再跟谢言说话,他忍不住揍人。

    车子驶入马路。

    透过后视镜,心肝看到谢言猛然上前两步,似乎是想追上来,可不知道为什么,他脚下一个踉跄,竟然差点摔倒。

    心肝眼圈瞬间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