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4章 把她弄丢了

    第1704章  把她弄丢了

    接下来的两天,谢言每天下班之后就去时代城蹲守,可依旧碰不到心肝。

    第三天的时候。

    谢言遇到了心肝的邻居,邻居知道他是心肝的男朋友,见到他就说,“天这么冷,你还是别等了,你女朋友已经好多天没有回来过了。”

    “……”

    谢言一愣,“谢谢啊,我知道。”

    邻居见他还在楼下站着不肯离开,摇摇头自顾自上楼去了。

    谢言茫然地站在楼下。

    他掏出手机,打开微信,摩擦着上面心肝的头像,笑容苦涩,他没有删聊天记录的习惯,分手的这两天,他把和心肝所有的聊天记录都看了一遍,越看他越觉得对不起心肝。

    她说得对。

    微信上每次的聊天都是心肝发起的,她很有耐心,会认真地把字敲出来发给他,跟他分享她一天碰到的趣事,有时候还会给他发一些美食的图片。相比之下,他的回复就显得敷衍很多,几乎每次都是语音条。

    而且每条语音都不超过十秒。

    她竟然从来没有抱怨过他,也从来没有在言语中表达过不满。

    多好的姑娘。

    他却把她弄丢了……

    ……

    两天后。

    刘子军做了换肾手术,手术很成功,他和谢家豪再在医院住几天,确定没有什么不良反应之后就可以出院了。

    下班后谢言提着东西去看两人。

    他先去了刘子军的病房,这时候刘子军刚从手术室推出来不久,麻药还没过去,处于半昏睡状态,刚到病房门口,就听到刘建国和谢桂兰激动到老泪纵横的声音。

    “阿弥陀佛,老天保佑,子军终于做了手术,手术还这么成功。”谢桂兰哽咽说,“我们俩终于能放心了。”

    刘建国也一改往日的坏脾气,由衷地说,“是啊,这一关子军总算是熬过去了。”

    生死攸关的事情解决了,谢桂兰又开始忧心别的,“一颗肾到底比不上两颗,子军本来就没上多少学,以后要再干不了体力活可怎么办啊。咱们老家男孩子结婚本来就难,现在子军换肾的事儿两个村的人都知道了,大家知道他生了大病,他以后就更难找媳妇儿了。”

    闻言,刘建国想起了刘子军的新婚妻子,他咬牙说,“等回了老家再说,老郑家的人拿了咱们家的彩礼,酒席也办了,他闺女就必须跟咱儿子过日子。她要不跟咱儿子过日子,就必须把彩礼还回来,要不还彩礼,我就去告他们骗婚!”

    “实在不行我天天去他们家闹,非闹的他们闺女也嫁不出去!”

    谢桂兰发愁,“这样的话子军的名声恐怕更差了。”

    “那有什么办法,那些彩礼是咱们一辈子的积蓄,总不能打水漂了。”说着,刘建国又埋怨起心肝来,“萧家的那个姑娘也是的,我们带子军来云城,本来就是悄悄地来的,就是不想让子军的病情传出去。她倒好,她这么一闹,十里八村的人都知道子军的病情了。照我说,直接让谢言捐肾多好,省得有这么多麻烦事。”

    “也不能这么说……那姑娘也是为谢言好。”

    “谢言也是蠢货,那姑娘有钱长得漂亮,对他还死心塌地,他一点也不知道抓住机会,还跟人家姑娘闹分手……他脑袋里装的都是什么,我真是对他无语了。你等着看吧,以后有他后悔的时候。”

    “……”

    门外的谢言脚步一顿,他揉揉眉心,苦笑一声。

    哪用等以后。

    他现在已经后悔了。

    正欲推门进去,夫妻俩接下来的话却让他愣在原地。

    “不管怎么说,她还愿意给我们子军出医药费就行。”

    “没错。”刘建国也松口气的样子,“之前听谢言说他和那姑娘分手了,我吓了一跳,生怕她迁怒咱们,一气之下不给子军出医药费了。还好,前两天我特意把账单发给她,她也给我报销了。今天早上我又联系她了,顺便提了一嘴今天子军要做手术的事儿,她让我明天直接把手术账单发给她就行。”

    “那就好。”

    “砰——”

    谢言呼吸急促地推开病房的房门,病房里的刘建国和谢桂兰吓了一跳,刚要怒斥出声,却看到来人是谢言。

    夫妻俩对视一眼,顿时有些惴惴不安。

    刚才他们的对话谢言听到没有?

    当初萧家那姑娘可特意交代过的,不许把她给子军出医药费的事情告诉谢言的,面面相觑之后,谢桂兰尴尬地上前一步,开口道,“言言啊……”

    “你们刚才说的是真的?”

    谢桂兰心里咯噔一下,她装傻,“言言,你说的是什么啊,姑姑怎么听不懂呢。”

    “医药费!”

    “……”

    谢言双目通红,他死死盯着谢桂兰,艰难地开口,“表哥的医药费,是心肝出的?”

    “……”

    “你们不是告诉我,表哥的医药费是你们卖了老家的田地和房子拿到的钱吗!”

    谢言一向好脾气,可此时,他是真的愤怒了,心肝要想给表哥出医药费,肯定会通过他,可他丝毫不知情,这说明什么?

    是他们私底下找的心肝!

    想到他们俩胡搅蛮缠跟心肝要钱,谢言上前两步,他红着眼质问两人,“萧心肝跟你们是什么关系,凭什么给你们儿子出医药费!就因为她是我女朋友,就活该被你们剥削吗!”

    “言言,你冷静点……”

    冷静?

    他们让他怎么冷静!

    在他和心肝这段感情中,他在情感上已经有所亏欠,现在他和心肝已经分手了,他们俩竟然还去找心肝拿钱!

    这算什么!

    谢言闭上眼,“还钱!”

    “什么?”

    “我让你们写欠条,以后把这笔钱还给她!”

    “……”

    刘建国顿时不乐意了,“那不可能!这钱是萧心肝心甘情愿掏的,我们为什么要还?更何况,这点钱对她来说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对我和你姑姑来说却是天文数字,你让我们拿什么还。”

    刘建国梗着脖子说,“萧心肝肯掏医药费,是想替你偿还恩情,就算要还钱,也该由你来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