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3章 以后不要联系了

    第1703章  以后不要联系了

    谢家豪羡慕得不得了,“你小子走了什么狗屎运,女朋友长得漂亮又是千金小姐,对你还这么好!”

    “……”

    尽管猜到一些,可听谢家豪真真切切地说出来,谢言还是很震撼。

    他知道。

    心肝之所以这么大费周折地回老家找人,就是不想他捐肾,他们已经分手,她完全可以不用管他的死活,可她还是管了。

    还是用这种方式。

    谢言突然有些坐不住了,他找了个借口离开,给心肝打了个电话,电话很快接通,像是知道他要说什么一样,心肝在他开口之前说话,“感谢的话就不用说了,毕竟能不能配上还不好说。”

    “……”谢言沉默半晌,“你……没必要为我做这些。”

    “是没必要,毕竟都分手了。”

    “……”

    “你就当我有钱任性吧。”心肝笑了一下,听起来有些自嘲,“或者当我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没办法,我就是见不得身残志坚的人,这人是前男友也不行。”

    谢言心里堵得厉害。

    “我能做的就是这些,要最后一个都配不上,那就是天意了。”

    “心肝……”

    “你自己在医院等结果吧,我就不过去了。啊……对了,分手就是分手,我这人没有跟前男友做朋友的打算,最好的前任就是把对方当成死人,所以以后我们不要联系了。”

    “……对不起!”

    “还有事吗,没事我挂了。”

    说完。

    心肝真的不再给他说话的机会,直接挂断了电话,谢言试着重新打过去,结果手机里提示无法接通,他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心肝把他的手机号码拉黑了。

    他又去翻微信,试着发了条信息。

    果然。

    微信也被拉黑了。

    这是……真的打算跟他老死不相往来了。

    是啊。

    她就是这样的性格。

    爱的时候全情投入,炙热滚烫,不爱的时候果断抽身,快刀斩乱麻。

    谢言有些茫然,他站在空旷的走廊上,没由来的觉得自己胸口的某一处……好像也跟着空了一块。

    ……

    两天后。

    配型结果出来了,有两个人配型成功,一个是刘家村的,一个是谢家豪,最后医生评估了之后,决定用谢家豪的肾。

    直到这一刻,宋连城的心才彻底放下来。

    他第一时间给心肝打电话,把事情的进展告诉心肝,心肝听到消息之后也松了口气,手术的时间很快就确定了下来。

    谢家豪也很高兴。

    手术前一天,谢言来病房看他,见他满脸喜色,谢言忍不住提醒他,“缺个器官不是小事,你还年轻,说不定以后都做不了体力活。”

    “世界上哪有免费的午餐?”谢家豪挠挠头说,“你也知道我,我从小学习就不好,高中都没读完就去学技术了。前几年我结婚把家里老底都掏空了,我媳妇儿去年生了二胎,我爸妈身体也不好……我要照顾家里,不能再去外地打工了。但老家工资很低,在老家给人打工一个月也就三四千块钱,每个月的日子过得都很紧巴。”

    谢家豪有些不好意思,“你好几年没回去了,不知道我家的情况,我家还是以前的老院子,墙面都开裂了,有了这笔钱,我能把老家的房子翻改翻改。我都想好了,我大闺女马上就要念小学了,昨天晚上我跟我老婆商量好了,打算从县城买套房子给两个孩子读书,买了房子还能剩下好多。剩下的钱我们就存起来,不能干体力活也没事,以后我们跟着孩子搬到县城,碰到合适的地方,可以开个小超市,只要我们夫妻俩一起努力,日子总会越过越好的。”

    “……”

    “你不用替我担心,这种事情对我们来说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你不知道,来配型的人都巴不得自己能配上拿到钱给家里改善条件呢,昨天结果出来的时候,你不知道我多高兴。”

    谢家豪转移了话题,“这两天我在医院都听说了……你女朋友肯定是不想让你捐肾,所以才长途跋涉跑到我们老家去的。你不知道,她刚到谢家村是个什么情况,应该是晕车吧,她一张脸白的跟鬼一样,咱们老家比云城冷,她穿得还很单薄。到村里她甚至没休息,去了村长家说明了情况,就开始召集大家开会。”

    “……”

    “起初她说了好几个小时,唾沫星子都说干了,大家都不相信她。她没办法了,当天晚上就租了车去县城取了一大包的现金,她一个年轻姑娘,人生地不熟的连个休息的地方都没有。村长看她像有钱人家的姑娘,怕她在村里住不适应,让她去县城开个宾馆,她不肯,说是怕耽误时间。最后在村长家借宿了两个晚上。”

    “来的路上,我听村长说,她在我们村的那几天根本就没有休息好,村长儿媳妇说她水土不服,上吐下泻不说,身上还起了好多红疹子。但人家姑娘硬是一声没吭地扛下来了。等集合好村里的人之后,人家姑娘一点也不敢耽搁,争分夺秒地打电话,给我们订车订机票。人姑娘明显没吃过苦,几天下来嗓子都哑了,硬是喝了好几天的胖大海撑着。反正要不是她安排得好,我们也不能这么及时赶过来。”

    “……”

    谢家豪拍拍他的肩膀,“谢言啊,人家姑娘对你掏心掏肺的,你以后可要好好对人家,要不然就是狼心狗肺了。”

    “……”

    怪不得电话里她的声音怪怪的。

    谢言喉头发哽,眼睛像是进了沙子,又疼又涩。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病房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医院的,等他回过神来,人已经来到心肝的住所,电话打不通,他只能在楼下等着,等了好半天,也没等到心肝上楼下楼。

    现在。

    他迫切地想见心肝一面,迫切地想知道她现在的情况。

    喉咙好了没!

    身上红疹褪下去没!

    他站在楼下,从白天等到黄昏,又从黄昏等到夜幕降临,一直等到后半夜,他都没等到心肝,也没有看到她房间里亮灯。

    谢言下意识拿出手机给她发微信。

    可他忘了,微信也被拉黑了。

    谢言茫然地站在楼下,他突然心惊的发现一个问题……他和心肝本来就不是一个圈子的人,当心肝下定决心跟他斩断联系之后,他甚至根本找不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