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2章 是你女朋友

    第1702章  是你女朋友

    “心肝!”

    宋连城悬着的心终于松了下来,他大步走过来扶住心肝,“没事吧?”

    “……”

    心肝跑了一路,这会儿上气不接下气,她紧紧抓着宋连城的手臂,断断续续地说,“我,我找到其他肾源了。”

    宋连城大喜,“真的?”

    “真的!”心肝喘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现在人就在外面。”

    宋连城果断地扭头跟孙医生说,“手术暂停。”

    孙医生也松口气。

    做为同事,他也不想让谢言捐肾,现在找到能替换的肾源简直再好不过了,孙医生让谢言推床上下来,刘建国却拦着不让。

    他觉得这些人肯定是在骗他。

    之前找肾源找这么久都没找到,这才几天,突然就找到了?

    怎么可能!

    他不信。

    “就算找到了肾源,别人也不一定愿意捐肾……”

    “别人不愿意我能来阻止你们?”心肝已经缓过劲来,她慢悠悠地走到刘建国身边,低声威胁他,“我劝你最好还是听医生的话,否则你儿子的医药费我不会再出一分钱!”

    “……”

    刘建国瞬间蔫儿了。

    医药费对他来说是天文数字,他出不起,现在心肝是他的金主,他也得罪不起。

    他妥协般地开口,“肾源呢?”

    “等会儿就过来。”

    ……

    十分钟后。

    嘈杂的声音传来,几十个人结伴来到手术室门口,看到众人,谢桂兰瞪大了眼睛,“村长?二堂侄,三堂侄,侄女儿……你们怎么来了。还有二堂哥,四堂弟……”

    “我们来给子军捐肾。”

    谢桂兰和刘建国面面相觑。

    村长大手一挥,“听说有血缘关系的亲人配型成功率高一些,所以我们刘家村跟子军有血缘关系的男娃女娃叔叔伯伯都过来了,怕我们刘家村的人配不上,萧姑娘还把谢家村跟桂兰有血缘关系的都带来了。我们这些人身体都是健康的,只要有人能给子军配上型,我们都愿意给他捐肾。”

    “……”

    谢桂兰有些晕。

    他们两口子在两个村的人缘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刘建国没管这些人是怎么来的,他抓住了另一个重点,他问村长,“所以说,你们还都没有做过配型?”

    “我们这不是来做了吗!”

    “可我儿子现在就要做手术了,做配型又要等两天,子军已经耽搁不起了。”

    “两天,拖得起!”心肝看向刘建国,“两天,我保证你儿子好好的,如果这两天你儿子身体出了任何问题,我负责。”

    “开玩笑,要我儿子身体真出了问题,你拿什么负责?”

    “拿我萧氏集团千金的身份负责!”

    “……”

    刘建国和谢桂兰犹豫不决。

    刘心怡见事情有转机,连忙劝她父母,“爸妈!你们还在犹豫什么,赶紧答应下来啊!这么多血脉相连的人给我哥配型,肯定有人能配得上的。我哥的情况是有些严重,但他在医院里住着,有情况医生肯定能给他稳住。”

    “……妈!言哥是你亲侄子。你只想着我哥是咱们家的独苗,有没有想过言哥也是你们老谢家的独苗。他要是因为给我哥捐肾身体出了问题,以后你九泉之下有什么脸面见我舅舅和姥爷姥姥?”

    “……”

    “要有人能配上型,我哥和言哥都能好好的,这不是两全其美嘛,要实在是配不上,我言哥都答应给我哥捐肾了,他又不会反悔,只是晚两天做手术而已。”

    谢桂兰动摇了。

    如果有肾源,她也想让谢言好好的。

    病床上的刘子军也开了口,“爸妈,我同意再等两天。”

    闻言,谢桂兰推了刘建国一把,“当家的,你赶紧拿个主意啊。”

    “……”

    他有的选吗!

    不听心肝的,他连手术费都凑不齐。

    刘建国只能咬牙同意下来。

    ……

    刘子军被重新推回病房。

    谢言从推床上坐起来,他摘掉头上无菌帽,眼神复杂地看向人群里的心肝,心肝却连一个眼角都没有给他,让宋连城安排这几十个人去做配型,然后转身离开医院。

    谢言下床,刚想去追,谢家村的人却围上来,七嘴八舌地跟他说起了话。

    “谢言啊,好多年不见,你这些年过得好不好?”

    “听说你现在是这家医院的医生,你爸妈要知道你现在工作这么好,九泉下也能闭眼了。”

    “是啊是啊。”

    “……”

    都是曾经资助过他的邻居同村,谢言耐下性子跟众人寒暄,简单的寒暄过后,他再次看向走廊的方向,那里哪还有心肝的影子。

    手术室门口跟菜市场一样热闹。

    宋连城赶紧安排医生护士给大家做检查做配型,谢言已经请了一天假,这个时候也不去上班了,陪着众人做配型。

    等待间。

    同村一个跟谢言还算熟悉的小伙伴忍不住碰碰他的胳膊,“你小子行啊。”

    “嗯?”

    “知道我们为什么过来给刘子军做配型吗?”

    谢言心里隐隐有一些猜测,却没敢开口。

    小伙伴叫谢家豪,跟谢言是小学初中的同学,两人两家挨得近,小时候也很熟悉,他看了眼不远处的谢桂兰夫妻,撇嘴。然后深深秘密地凑近谢言,跟他说,“你姑姑两口子在咱们谢家村口碑名声都差劲得很,他儿子得了尿毒症,刚娶过门的媳妇儿还回了娘家,这段时间村里基本全都在讨论他们家的事儿,有人同情有人看笑话,但肯定没人愿意无私奉献跑来给刘子军做配型捐肾的。”

    “……”

    “是你女朋友!”谢家豪说,“前几天你女朋友突然去了咱们老家,把刘子军的情况跟大家说了,然后跟村里的人说,只要跟刘子军沾亲带故的,愿意来云城做配型,不管配不配得上,她包我们来回机票住宿吃喝,还额外每人给两千块钱。”

    “配得上就更不得了了!配上型,还愿意捐肾的,她愿意出五百万的感谢费。大家还以为她是骗子,结果她当时就拿了现金出来,见到人就开始撒钱,大家这才相信。”

    谢家豪神色激动,“五百万啊!咱们老家经济落后,全家人都去外地打工,去掉开销一辈子也挣不到这么多钱啊。所以现在大家都巴不得配好型给刘子军捐肾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