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0章 给你出气

    第1700章  给你出气

    心肝一直绷着。

    下了电梯,来到一楼的缴费大厅,大厅里没暖气,冷风一吹,她冻得鼻子通红,掀开帘子走出住院部,发现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了雨夹雪,心肝瞬间绷不住了,她抱着手臂,踩着一片刚落下的雪花哇哇大哭,“呜呜……连你们也欺负我!”

    周围的人纷纷侧首。

    反正也没人认识她,心肝也不要形象了,眼睛通红怒目而视,“看什么看,没见过失恋的啊!”

    “……”

    众人小声议论,不用听也知道在吐槽她。

    心肝冻得发抖。

    她站在住院部大厅的屋檐下,看着纷纷扬扬的雨点和雪花,忍着冷在门口等了一会儿,可等了半天,也没等到谢言出来追她。

    他真的不想挽回了。

    大概……

    他真的觉得分手了反而是种解脱吧。

    突然。

    肩膀上一暖。

    心肝反射性地扭头,在看到宋连城的瞬间,她鼻子一酸,眼泪立马忍不住了,“宋叔叔……”

    宋连城把外套给她裹好,看她狼狈的样子微微叹气,“刚才看到有点像你,还好过来看看——这么冷的天,怎么穿成这样就出来了,走,先去叔叔办公室坐一会儿。”

    心肝哽咽,“好!”

    ……

    院长办公室很大,刚进办公室,心肝就哇哇大哭起来,宋连城怕她生病,赶紧把空调调高几度,他关上办公室的大门,让手底下的人去给心肝买件羽绒服,这才折回来安慰哭泣的心肝。

    “好了好了,别哭了,你舅舅还在医院呢,让他看到还以为我欺负你了。”

    “呜呜呜!”

    宋连城有些自责,“早知道这样,我就不给你打那通电话了。”

    “……”

    闻言,心肝哭得更伤心了,她抱着膝盖抽泣,“谢言欺负人!”

    “我知道!”宋连城绷着脸,厉声说,“这个谢言太不知道好歹了,你去找他也是关心他,他竟然把你气成这样,你放心,叔叔肯定替你出气。”

    “……”心肝哭声戛然而止,她从膝盖里抬头红着眼看宋连城,“你,你要怎么给我出气?”

    “开除!必须开除!”

    “……”

    心肝瞪眼,“他不是你最喜欢的学生吗?”

    “你还是我最喜欢的侄女呢。”宋连城不苟言笑,“学生和侄女,当然是侄女更重要,你是我看着长大的,谢言把你欺负成这样,我肯定得让他长个记性。”

    “……”

    分手归分手,心肝也不想让谢言丢工作啊。

    她咬着唇抽抽嗒嗒地说,“谢言工作认真,你怎么开除他啊。”

    宋连城大手一挥,“想找他个错处还不容易?你放心,叔叔肯定好好给你出气,不但要开除他,还要在他履历上狠狠记下一笔,让他以后都别想从事医生这个职业!”

    “不行!”

    宋连城目光一闪,“嗯?”

    “反正不行。”心肝咬着唇说,“恋爱谈不成就断人前程,哪有这个道理……”

    “就知道你不忍心。”

    “……”

    心肝再傻这会儿也反应过来了,她瞪了眼宋连城,“宋叔叔,你好过分,怎么能开这种玩笑。”

    “我可没开玩笑。”宋连城搬着椅子坐到她面前,递给她两张抽纸,“你们萧家的人,个顶个的护犊子,别的不说,让你舅舅知道谢言欺负你,他肯定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让他吃苦头。”

    想起舅舅那身出神入化的医术,心肝默了。

    她赶紧擦掉眼泪,“那你别告诉舅舅……”

    宋连城挑眉,“他这么欺负你,你就这么算了?”

    “……”心肝委屈,“恋爱谈不成分手不是很正常吗,分个手就砸对方饭碗,我哪有这么霸道。”

    “那你哭成那样!”

    心肝更委屈了,“分手了还不能哭一哭吗!”

    “真分了?”

    “分了!”

    “因为他要捐肾?”

    心肝沉默。

    宋连城也沉默了。

    他对谢言这个学生确实挺喜欢的,谢言做配型的时候他就知道,只是考虑到他做了配型也不一定能配型成功,就没理会。谁知道现实就是这么狗血,刘子军的亲妹妹刘心怡没配上,他给配上了。他告诉心肝这件事,也是为了让心肝阻止他。

    显然。

    心肝也失败了。

    见她窝在一团默默流泪,宋连城有些心疼,他揉揉心肝的头发,劝道,“你和谢言,一个是叔叔最喜欢的侄女,一个是叔叔最喜欢的学生,之前看你们俩谈恋爱叔叔还挺开心的。但谢言一直就是这样的人……唉,算了,你们分手是谢言的损失。你条件这么好,以后想找什么样的都能找到,他就不一样了,除了你,大概没人受得了他的性格……哦,捐了肾之后他就是个少个器官的人了,以后就更难找对象了。”

    “……”

    心肝听着心酸。

    她脑袋里立马浮现出谢言年纪大之后,身体佝偻孤独终老的样子。

    她咬着嘴唇不说话。

    沉默半晌,她才试探着开口,“不能阻止他吗?”

    “他自己的身体,他有权利做选择,就算再亲近的人,也只能劝。”

    所以……

    如果他心意已决,谁都阻止不了他,心肝不死心,“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宋连城摇摇头,“除非再找到匹配的肾源。”

    “……”

    合适的肾源哪有好找。

    如果好找,也用不着谢言去捐肾了。

    她又问,“刘子军还能坚持多久?”

    “就这几天了。”

    心肝脑袋里突然冒出个想法,她吸口气问宋连城,“我舅舅去看过了吗,如果我舅舅帮忙,能不能多争取几天的时间?”

    “你舅舅那一手针灸神乎其神,大概是可行的。但就算拖延几天,也改变不了什么,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已。”

    “那就先拖几天。”心肝立马掏出手机给龙御天打电话,跟龙御天说明了情况,龙御天没有看过病人,略微沉吟之后给了个保守的数字,“我大概能帮你拖一个礼拜的样子。”

    “谢谢舅舅,一个礼拜就够了。”

    挂断电话,心肝直接就往外冲,宋连城连忙喊她,“你去哪儿,我让人给你买羽绒服了,等衣服到了你穿上再走。”

    “来不及了,我必须争分夺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