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8章 帅得神魂颠倒

    第1698章  帅得神魂颠倒

    丁克!

    虽然现代社会开放很多,但国内一向奉行养儿防老,对这种新潮的观点,很多人还是接受不了的。

    所以。

    她说完之后,就闭上眼,等着谢言的判决。

    是她的错。

    跟谢言在一起之后,她一直觉得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他说,可她和谢言聚少离多,每次见面之后她满脑子都是他,根本就想不起这一茬。

    今天也是赶上他姑姑家的事儿,她才想起这么重要的事情还没跟谢言提过。

    心肝很忐忑。

    她从内心里不想和谢言分手,可……也不能拉着别人强行跟她丁克吧。

    一秒。

    两秒。

    五秒钟过去……

    心肝没等到谢言的答复,却突然听到他的一声低笑,紧接着,头上一暖,是他的手落在她的发顶,心肝错愕地抬头,正对上他含笑的眸光。

    “你……”

    “小姑娘,你这随时随地脑补,给人乱安罪名的习惯可不好。”谢言捏捏她的脸,“虽然你想得这么长远我很开心,但……讲点道理,我什么时候说过非要孩子,还非要生个男孩这种话了?”

    “呃?”

    她皮肤太好,谢言只是轻轻捏了一下就红了一片,他一愣,补偿般地又揉了两下,结果越揉越红,谢言手臂僵住,无奈地放下手说,“你忘了你第一次跟我表白的时候,我说的话了?”

    第一次表白的时候?

    心肝努力地回想了一下,具体的话她忘了,但大致的内容还记得。她记得……谢言说他没打算恋爱,也没有结婚的打算?

    心肝眼睛突然一亮。

    “想起来了。”

    “你那不是拒绝我的借口啊?”

    “不是。”谢言重新牵起她的手,“我一直觉得我这个性格不适合恋爱,也不适合结婚生子,如果不是遇到你,我现在和以后都是一个人。”

    “……”

    这样表白谁受得住!

    心肝瞬间就投降了,她立马喜笑颜开的抱住谢言的手臂,眉眼弯弯地歪头看他,“你说真的?”

    “嗯,有没有孩子我都行。”

    “不是这个。”心肝耳根子微微发烫,她轻咳一声,目光闪躲,“要不是碰到我,你会单身一辈子?”

    “应该是。”

    心肝不满了,“什么叫应该?你刚才说的不是挺斩钉截铁的!”

    谢言诚实地说,“我刚才又想了一下,凡事都有例外,比如现在,遇到你我不就改主意了吗。”

    心肝哼了一声,对这个答案很不满意,“也就是说,如果碰到个跟我类似的,说不定你也缴械投降了?什么坚决单身啊,我看你态度就挺不坚决的。”

    “没有类似的。”

    “嗯?”

    谢言被她胡搅蛮缠一通,把姑姑一家的事情放到一边,心情变好很多,他捏捏心肝的鼻子,“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找不出另一个你了。”

    “……”

    “这些年追求我的人不在少数,我只拜倒在你石榴裙下了。”

    心肝心情大好,故意拖长声音问他,“哦?那这是什么原因呢。”

    当然是因为她人美心善热情大方,最重要的是有钱。

    他一直挺庆幸心肝很有钱,就是因为她有钱到一定的程度,才没有嫌弃他是个一无所有的穷光蛋。

    谢言不太擅长甜言蜜语,清清嗓子说,“我这性格相处下来没人能接受得了,而且我这么穷,想过好日子的人肯定不会选我,只有你这么傻,捡了个鱼眼还当珍珠一样宝贝。”

    “……”

    心肝不喜欢他贬低自己,闻言立马反问他,“你觉得我好吗?”

    “好!”仿佛一个好表达不了他的心情,他紧跟着又补充,“全世界最好。”

    “那就对了。”

    心肝哈哈大笑着抬起他的下巴,“能让全世界最好的我这么喜欢,本身就说明你很了不起了。别的不说,就凭你挑女朋友的眼光,你就值得全世界最好的。”

    “……”

    谢言笑起来。

    “对嘛,就要这样笑着才好看嘛。”心肝伸出两根食指,一左一右地落在他嘴角的位置,提着他的嘴角往上扬,“帅得神魂颠倒!”

    谢言心中一动。

    所以……

    她跟他说这些乱七八糟的,就是为了逗他开心?

    心里涌出一股暖流,谢言默默地握住她的手,不想让她担心,轻声说,“我会把情况跟心怡说清楚,她怎么选我都尊重她的决定。你放心,力所能及的忙我能帮,真帮不了我也没办法。”

    “你这样想就对了,这些本来就是你姑姑家的事情,不要因为他们影响了心情。”

    “嗯!”

    ……

    电话里说不清楚,所以两人干脆把刘心怡约出来一起吃了个晚饭,然后把医院里的情况跟刘心怡说了一遍。

    听到谢言说,“姑姑说了,不会强迫你”,她的眼圈突然红了,眼睛里凝聚起一层水光。

    心肝叹口气。

    这孩子对她爸妈还是有感情的,只是被伤了心而已。

    刘心怡没有立马答复。

    谢言和心肝也没催她,分别的时候让她回去好好想清楚,刘心怡对他们俩表示了感谢,然后跟谢言道歉,“哥,这些天麻烦你了,是我害得你在我爸妈面前里外不是人。这件事你别管了,等我想清楚,我会联系我爸妈的,不管做什么决定,我亲自打电话跟他们说,免得他们以为是你在从中作梗。”

    “我没事,主要还是你自己想想清楚。”

    “嗯!”刘心怡进了宾馆,“那我回去好好想想。”

    “好!”

    目送刘心怡的身影消失在宾馆,心肝微微叹口气,“其实小姑娘心地还是很善良的,你姑姑和姑父要好好跟她说,她大概率是会同意配型的。”

    心肝猜得不错。

    第二天她就接到了谢言的电话,说刘心怡已经电话联系过她父母,同意做配型,并且人已经在医院了。

    心肝听了,心情有点复杂,没有发表意见。

    不过刘心怡愿意配型对她来说是好事,她和刘子军是亲兄妹,配型成功的几率还是很高的,等做了换肾手术,刘建国一家子就能赶紧回老家了。

    心肝把这件事丢到一边。

    结果。

    晚上她突然接到宋连城的电话,宋连城告诉她,“刘心怡的肾脏配型失败了。”

    “……”

    宋连城语气凝重,“心肝!”

    “嗯?”

    “你做好心理准备。”

    “什么?”

    “谢言的肾脏和刘子军的配型成功了。”

    心肝脸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