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3章 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第1693章  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你这话说得新鲜。”

    心肝没发现谢言的异常,眨眨眼说,“我又没有特殊癖好,你要是女的,那我也不能找你啊。”

    “……”

    心肝理论知识一大堆,但实际经验为零,她看着谢言额头的细汗,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心里还有一丢丢郁闷,“我真这么重啊?”

    “不是……我热。”

    “热?”心肝惊悚了,她掏出手机看了下温度,“这会儿气温只有两度!”

    “……”

    看他脑门子上的汗越来越密集,心肝挣扎着从他怀里滑下来,两人贴得太近,她往下滑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一些异样。

    再看看谢言通红的耳根子,心肝陡然明白了什么。

    她身体瞬间僵硬。

    别看她平时看上去挺豪放的,打嘴炮也一个顶俩,但真要真枪实战,她就没那个胆儿了,心肝盯着他,脸上也有些灼热。

    还好谢言今天穿的是一款长款羽绒服,从外面看……什么也看不出来。

    两人面面相觑。

    “那个……”心肝轻咳一声,完全不敢碰他,“你没事吧?”

    “没事。”

    “能走吗?”

    谢言脸上充血,神色十分不自然,“还是缓缓吧。”

    “……”年少好奇的时候,心肝看过不少言情小说,带颜色的她也看过,小说里描写的男人碰到这种情况好像都挺难受的,心肝看了眼不远处的小区,非常热心地给他提供帮助,“你要不要跟我回家?”

    谢言目光陡然深邃下来。

    “啊……你别误会。小说里这种情况好像要冲个冷水澡?我的意思是你要不要跟我回家,我浴室可以借你用一下。”

    谢言嘴角一抽,“这种天冲冷水澡?会冻死的。”

    “那……”心肝呐呐地说,“小说上都是这么写的啊。”

    “小说?”

    “好吧,我承认是小黄文。”

    “……”

    谢言嘴角又是一抽,“少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顿了顿他又说,“不用冲冷水澡,缓一会儿就好。”

    “哦。”

    这个一会儿有点久。

    心肝在原地站了十几分钟,冻得四肢都僵硬了,他竟然还没缓过来,这种事又不能催他,心肝只好搓着手,在原地跺脚取暖。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谢言终于动了,他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走吧。”

    “好了?”

    谢言神色不自然,“嗯。”

    心肝下意识地看了眼手机,“还挺长。”

    “什么?”

    她脱口而出,“我说你时间还挺长。”

    “……”

    “……”

    空气仿佛被冻结,也跟着僵硬起来。

    等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惹人误会的话,心肝羞愤得恨不得把地面撕个口子钻进去,她红着脸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

    “哦!”

    心肝刚想松口气,就对上他意味深长的眼神,“哪个意思?”

    “……”

    她没想到谢言会追问,哑口无言,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种事解释起来只会越描越黑吧?心肝眼一闭,干脆破罐子破摔,“别怀疑,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谢言默了。

    心肝故作淡定地转移话题,“好冷,走?”

    谢言深深看她一眼,“嗯,走吧。”

    心肝还是很冷,但这次她不敢往谢言怀里钻了,同样,谢言也不敢再跟她近距离接触了,他犹豫了一下,上前抓住她的手,把她冰凉的手包在手中,然后放到羽绒服的口袋里。

    两人沉默地走着,虽然彼此没说话,却有一股子暧昧的气息在身边围绕。

    五分钟后。

    两人抵达心肝所在的公寓楼楼下。

    谢言停住脚步。

    往常谢言都是把她送到这里就回去的,今天心肝突然不想让他这么早走,她扯扯他的袖子,“才八点不到,去楼上喝杯水?”

    她搬到这里之后,除了搬家采买那次,谢言一次都没有去楼上待过。谢言觉得心肝一个女孩子独居,他一个大男人去了不太方便。

    但这会儿拒绝的话竟然说不出口,情感上,他也想多跟她待在一起,他犹豫了两秒,点点头,“走吧。”

    “走走走!”心肝生怕他反悔似的,勾着他的胳膊就往里走,她拿感应钥匙打开了大门,跟谢言一起乘电梯上楼。

    心肝住到公寓之后,为了安全,换了个能扫人脸的锁,她在门口把谢言的脸也录入进去,这才打开大门。

    房门打开,看到客厅的瞬间,心肝又“砰”的一声把房门关上了。

    谢言一脸懵逼地看着她。

    心肝面不改色地扯谎,“我突然想起我家好像没热水了,你渴吗?渴的话咱们去小区门口的咖啡店喝咖啡去行不?”

    “……”

    谢言定定地看着她,心肝跟他对视。

    一秒。

    两秒。

    五秒钟之后……心肝眼神闪躲地败下阵来。

    “好嘛……”心肝重新打开大门,低着头小声说,“但你进去了不许笑话我。”

    “嗯!”

    “……”

    心肝咬咬牙,用力推开大门。

    入户大门旁边是玄关柜,入眼就是客厅,于是,谢言一眼就看到了玄关处散了满地的高跟鞋。一转眼,他又看到了沙发上随意扔着的几件衣服,以及茶几上放的乱七八糟的水果皮和吃剩下的零食。

    谢言挑眉。

    心肝脱掉靴子,手忙脚乱地把玄关处的鞋子整理了一下,她心里有点急,越着急鞋子就越是跟她作对,半天也没弄好。

    心肝想哭。

    她在谢言面前一向很注意自己的形象,这会儿好了,几个月的形象全没了。

    鞋子半天没整理好,心肝干脆破罐子破摔,随手把鞋子丢在一边不管了。

    算了。

    这才是真实的她。

    谢言要笑话就让他笑话好了。

    心里这样想,一时间心肝却不敢看谢言的表情。

    下一秒。

    她感觉身侧的谢言动了。

    他弯下腰,三下两下地帮她把鞋子归纳整齐,然后打开鞋柜,动作自然地把鞋子放了进去。

    “你不用管,放那儿就行了。”心肝少见的有些难为情,她试图给自己挽回一些颜面,小声解释说,“这两天我就打算约家政过来打扫的,结果给忙忘了……”

    身边的谢言突然低笑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