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1章 全天下最好的女朋友

    第1691章  全天下最好的女朋友

    “……”

    刘建国一愣,“就这样?”

    “就这样!”

    这条件对夫妻俩来说太容易了,确定心肝不是在开玩笑之后,刘建国非常痛快地答应下来,“没问题!那医药费……”

    “急什么,等着!”

    心肝拿着感应钥匙,转身上了楼,留下刘建国夫妻俩面面相觑,等了一会儿见心肝还没下楼,刘建国心里没底,“这死丫头该不会在骗我们吧?”

    谢桂兰心里也没底,“我们现在除了相信她还能有什么办法,再等等吧。”

    刘建国只能憋着气等。

    他在楼下转来转去,时不时看一眼感应门的方向,越等他耐心越不足,跟谢桂兰放狠话说,“这死丫头要敢骗我们,我一定让谢言那臭小子付出代价。”

    “……”

    谢桂兰终于忍不住替谢言说句话,“这跟言言有什么关系。”

    “他女朋友做的事儿,不算他身上算谁身上。”

    “你怎么不讲道理。”

    “那你跟谢言讲道理去,看他会不会给你儿子出医药费!”刘建国不爽地说,“你看看你那个好侄子,油盐不进,让他出钱跟要他命似的,他工资这么高,医院里包吃包住,而且他工作这么多年了,他说他没钱你相信?”

    “……”

    谢桂兰沉默了两秒,“言言说他把钱捐福利院了。”

    “嗤!这种话你也相信?他一个外地人,在云城没买房子没买车,省吃俭用存点钱,不留着给自己未来打算,全都捐给福利院?天底下上哪找这种傻冒!这么拙劣的谎言你竟然也信!”

    “……”

    这回谢桂兰没反驳。

    说实话。

    她内心也是不相信的。

    她总觉得谢言长大有心眼了,怕他们还不起,所以才不肯把钱借给他们的,这些天,她和刘建国没少找他,但谢言态度很坚定,能帮的忙他帮,帮不了的他也没办法。

    谢桂兰觉得他见死不救,心里多少是有些怨气的。

    要不是在谢言那里碰壁,实在是没办法了,他们也不可能找到心肝这里来。

    两人又在楼下等了大约五分钟,心肝才打开大门出来,她手里拿着纸笔,来到两人面前,直接把纸笔递给两人。

    “干嘛?”

    “当然是白纸黑字留证据。”心肝嗤笑,“要不然我出了钱,你们儿子以后的病治好了,你们再缠着谢言跟他要钱借钱,我的钱岂不是白花了。”

    “我答应你了……”

    心肝手一挥,直接打断他,“别跟我扯这些乱七八糟的,直接告诉你,我不相信你的人品,更不相信你说的话,白纸黑字,你要写呢,我就给你出钱,不写交易就取消!”

    “……”

    刘建国只能写。

    心肝对他不放心,“我怎么说你怎么写,一个字都不能差。”

    刘建国觉得十分屈辱,“……你说。”

    心肝刚才在楼上待这么长时间是咨询律师去了,她直接找出模板读,然后让刘建国照着写,等写好之后,她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错别字,让刘建国和谢桂兰分别签上自己的大名,然后掏出口红,让两人用口红当手印,在他们各自的名字上按上手印。

    弄好之后,心肝仔细把协议叠好,收进口袋。

    “协议按照你要求都弄好了,那钱……”

    心肝没废话,走到不远处掏出手机给宋连城打了通电话,让他找人帮忙安排住院的事情。宋连城显然听说了这件事,听她让帮这个忙,他沉默了几秒,“三天前,谢言已经找我帮忙安排住院了,是他姑姑和姑父不同意入院。”

    “他们现在同意了。”

    宋连城一愣,很快就明白了,“你做了什么,或者说,你答应他们什么条件了?”

    “刘子军的医药费我负责。”

    “……”宋连城声音有些沉,“谢言知道这事儿吗?”

    “不知道。”

    宋连城有些头疼,“心肝……”

    “他们答应我,以后不再纠缠谢言。”

    “……”

    “就当我替谢言还他们两年的养育之恩了。”

    “……”

    宋连城知道这些钱对心肝来说不痛不痒,她愿意花钱给谢言买清净也行,宋连城对谢言这个学生还是很心疼的,闻言当即不再说什么,“行,我马上让人安排住院。”

    “好!”怕他说漏嘴,心肝又连忙叮嘱,“宋叔叔,就按正常流程走就行了,这件事谢言不知道,我也不想让他知道。”

    宋连城打趣,“怕他有心理负担?”

    “才不是呢。”心肝皱皱鼻子,“我们俩谈恋爱关系是平等的,我不想让他觉得亏欠我。”

    “行!我打电话吩咐下去,你让刘家的人去办住院就行了。”

    “好!”

    挂断电话,心肝自我感动,觉得自己简直是全天下最好的女朋友。

    她给刘建国转了一笔钱,让他们直接去带刘子军办住院,有人会给他们安排。刘建国看着转账信息,脚步没动,“我们俩查过资料,做手术加后期费用要很多钱,你这些钱不够吧……”

    “是不够!”心肝翻个白眼,“但是呢,我也不是冤大头,我要一次性把钱给你,谁知道你把钱花到什么地方去?你们先拿着这笔钱去办住院,医院每天都有账单出来,等这笔钱用光了,你们再拿每天的账单找我报销。我一分钱不会少你们的,但是同样的,你们也别想占我一分钱便宜!”

    “……”

    刘建国咬牙。

    不是说萧心肝是国内首富萧家的千金,身价高达几百亿吗!新闻上这样有钱的富二代不是都挥金如土吗!

    她怎么这么抠!

    他哪知道心肝生活中很大方,只是不想把钱给他这种人而已。

    刘建国不敢说什么,拿着钱很快就跟谢桂兰一起离开了,当天夫妻俩就给刘子军办好了住院手续。

    这些天谢言很忙。

    忙着找关系,筹钱,他几乎每天都去探望刘子军,还要照顾刘心怡,每天的业余时间几乎都贡献给这一家了。

    所以。

    当刘子军住院之后,他反倒有了自己的空余时间,下班后他去看望已经住院的刘子军,然后从谢桂兰夫妻俩口中得知已经筹到了给刘子军做手术的钱,谢言问他们从哪儿弄的钱,两口子告诉他,他们把老家的房子土地等等能卖的资产都卖了。

    谢言松口气。

    当天晚上他和心肝一起吃了晚饭,心肝看着眉眼明显放松下来的谢言,觉得她这笔钱花得还是很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