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0章 人情,她替他还了

    第1690章  人情,她替他还了

    “等等!”

    夫妻俩一愣,回头就看到心肝又抱着花从门后走出来,“你……”

    心肝面无表情地走过来,“你们要搞臭谁?”

    “……”

    夫妻俩见她面色不善,有些紧张,转念一想,她就是一个漂亮小姑娘,能把他们夫妻俩怎么样?这样一想,刘建国又有了底气,他冷哼说,“当然是谢言!我们要找媒体曝光他!他从小没爹没妈,我和他姑姑两个人把他抚养成人,出钱供他上学,好嘛。现在有出息了,还傍上大款了,就嫌弃我们这些穷亲戚丢他的人,想跟我们划清界限了。”

    刘建国越说越怒,“他不帮忙我们也没办法,但是我们不好过,他也别想好过。等媒体把他的行为曝光,我看他还能不能继续在医院当他的医生。”

    “……”

    心肝捏着拳头。

    如果可以。

    她真想把这夫妻俩原地暴揍一顿。

    刚才她在大门里已经听清楚了,他们夫妻哪是想让谢言帮忙挂号,分明就是想让谢言出刘子军所有的医药费。

    别人不知道,她却一清二楚。

    年前,谢言已经把仅有的五万块钱积蓄借给他们给儿子娶媳妇了,现在他还没有发工资,身上所有的钱加起来估计不超过一千块。

    刘子军尿毒症要做换肾手术,手术费加上肾源,再加上后期杂七杂八的费用,怎么着也要一百多万,这么多钱,谢言上哪儿弄去?

    心肝气不过,上前就跟两人理论,“你们俩真是刷新我的三观,世界上怎么会有你们这种不要脸的人。草!老娘用尽毕生的涵养才忍住不爆粗口。你们夫妻俩忙活了一辈子都凑不够医药费,谢言才工作几年,你们凭什么觉得他能拿出这笔钱?是!他在大城市当医生,你们觉得他工资高。但是他就不需要吃饭,不需要社交,不需要花钱?刘子军是他表哥,不是他儿子,你们做父母的挑不动这个担子,凭什么把责任推到谢言身上!”

    从这夫妻俩的态度也知道他们不可能真心对待谢言,偏偏谢言在她面前还一直感激他们俩,心肝心疼的眼睛都红了,她粗暴地把怀里的花砸到刘建国脸上,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们是养了他两年,但那两年你们是怎么对他的,你们自己心里清楚。”

    “……”

    刘建国眼底闪过一丝心虚,却梗着脖子说,“我们怎么养的!好歹没缺他吃缺他喝,要不是我们夫妻俩,他说不定早饿死了,也不可能考上大学,更不可能有现在的一切。”

    “哈!说得好像你们把他养大养成年了一样!谢言总共在你们家就生活了两年,他九岁回到自己家,一个半大的小孩子自己生活……你们作为血脉至亲,也真是看得下去。还有,别往自己脸上贴金。谢言考上大学跟你们有什么关系,你们一没给他出学费,二没辅导他学业!他有今天靠的是自己的努力和天赋。”

    刘建国说不过她,只咬死了一点,“反正不管怎么说,他就是欠我们老刘家的!我们家现在碰到困难,他就该义无反顾地帮忙!”

    “……”

    心肝真想揍得他满地找牙。

    老妈在娱乐圈待了二十年,她太清楚那些营销号和媒体对普通群众的影响了,尤其是谢言这种情况,她几乎可以想象媒体报道的时候会用什么样的关键词,“凤凰男”“攀附权贵”“忘恩负义”“嫌弃亲戚”,把这些关键词连在一起,就成了触动每个人神经的劲爆新闻。

    二叔手底下有两百多家媒体,公众号无数,就算谢桂兰夫妻真找了媒体,他们也能扭转乾坤。

    但!

    她一点也不想让谢言被媒体打扰。

    只要想到谢言被人议论,被人谩骂,她就无法忍受。心肝狠吸一口气,之前她答应谢言不管这件事,让他自己处理,这次她要食言了。

    不就是欠他们两年的人情吗!

    她替他还了!

    “你们的目的不就是要钱给刘子军治病吗,行,这个钱我出了!”

    “……”

    夫妻俩大喜,他们来找心肝的目的就是希望她能当这个冤大头,现在她愿意出钱,那儿子就有救了!谢桂兰激动得浑身发抖,“你说真的?”

    “真的,但我有条件!”

    “你说你说,只要我们能办到的,一定办!”

    心肝冷冷地看着两人,“第一,你们给我写个白纸黑字的协议,刘子军治疗结束之后,你们不能再以任何理由跟谢言要钱,当然,借钱也不行!”

    心肝本来想让他们回到老家之后再也不跟谢言联系,就当没有谢言这个侄子,但谢言是个心软且善良的人,她不知道他对谢桂兰还有没有感情,所以话到嘴边又改成了不许跟谢言要钱。见夫妻俩神色犹豫,心肝讥笑,“哈!口口声声要救你们儿子,现在机会摆在你们面前了,又开始犹豫起来了?怎么,舍不得谢言这棵摇钱树是吧!”

    谢桂兰没说话。

    刘建国却不满地嚷嚷起来,“舍不得又怎么样,子军是我们唯一的儿子,他还没结婚,而且现在还生了重病,以后好了肯定也不能让他干重活,我们两口子当然要减轻他的负担。再说了,我们养了谢言两年,等我们老了他照顾我们也是理所当然的。”

    “……”

    他真是说得出口!

    给自己儿子减轻负担,就能理所当然地赖上谢言?

    心肝吸气压下怒火,面无表情地说,“不要讨价还价,我劝你想好了再说。”

    “……”

    刘建国不说话了。

    贪婪的人就是这样。

    饿到快死的人只想要个馒头,可当别人真给了他一个馒头,他缓过那个劲儿之后,就开始奢想饭菜,最后说不定还想吃个满汉全席。

    心肝才不会助长他的贪念。

    “给你一分钟时间考虑!”

    谢桂兰生怕心肝反悔,赶紧跟刘建国说,“你还犹豫什么,快答应啊,先救儿子!”

    “……”

    对!

    现在儿子是最重要的。

    刘建国咬咬牙,点头同意了下来,“我答应!”

    “第二!”

    心肝沉默两秒,“我们之间的交易……不许告诉谢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