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9章 找上门

    第1689章  找上门

    谢桂兰夫妻找上门是心肝没想到的。

    这天。

    她出去买了点花回来装饰房间,开车把车子停到停车位,刚走到公寓楼下,远远地就看到有个熟悉的身影在公寓楼下徘徊。

    她觉得有点眼熟,就仔细看了一眼,然后发现来人正是谢桂兰夫妻。

    心肝对夫妻俩印象很差,见状不由得眉头打结。她正想着要不要避开两人,谢桂兰夫妻俩已经看到她,两人神色一喜,连忙大步向她走来。

    “……”

    这是冲她来的?

    心肝左右看看,见身边没人,终于确定了这个猜测。

    转眼间,谢桂兰夫妻俩就已经来到了跟前。

    “萧小姐……”一上来,谢桂兰就紧紧抓住心肝的手,像是生怕她跑了一样,她有些激动,“小姑娘,我可算找到你了。”

    心肝有些反感,但想到她是谢言的姑姑,到底没甩开她的手,她神色淡淡的,“有事儿?”

    “……”

    夫妻俩对视一眼,欲言又止。心肝顿时没了耐心,她抬起脚作势要走,谢桂兰连忙拉住她,“有事有事,姑娘,我们确实有事求你。”

    心肝停下脚步。

    谢桂兰连忙说,“姑娘……我们家的情况你应该也了解一些了,我儿子生病需要做手术,我们打听过了,康华医院有这方面的专家,可是……专家号太难挂了,我跟我老公挂了好多天一直都挂不上。我儿子的病情一直在恶化,实在是拖不下去了,所以……所以我们两口子就想着的来找你帮忙。你叔叔是康华医院的院长,小姑娘……你能不能帮个忙通融一下,让我儿子先办住院啊。”

    心肝觉得好笑,“我凭什么帮你们?”

    谢桂兰一愣,小声说,“你不是我们家言言的女朋友吗……”

    呦!

    来云城几天,竟然把她和谢言的关系打听清楚了。

    还打听到她住时代城这边的公寓,甚至知道她住的具体楼栋,看来这夫妻俩没少费功夫。最近几天她和谢言也经常见面通话,谢言不让她管这件事,她也就真的没管,不过她很好奇夫妻俩怎么会找到她跟前来。

    他们不是应该去找谢言帮忙吗!

    挂个号对谢言来说不是什么难事儿,以谢言的性格,他肯定会帮忙的,所以他们怎么会找到她这里来?

    中间肯定有隐情。

    这夫妻俩没说实话。

    求人帮忙,连实话都不说,她看上去那么像煞笔?

    心肝抱着花后退了两步,凉凉地说,“我是谢言的女朋友,也没有义务帮你们,我对你们的情况很同情,但抱歉,我帮不上忙。”

    “……”

    谢桂兰还想再说什么,一旁的刘建国已经忍无可忍了,他一把拽过谢桂兰,用眼神让她闭嘴,然后瞪着心肝,粗声粗气地说,“什么帮不上忙,我看你根本就是不想帮忙。”

    “是啊,我就是不想帮忙,你能咋滴?”

    “……”

    刘建国大怒,指着心肝的鼻子大骂,“你这小姑娘心肠怎么这么歹毒,我儿子病情恶化现在还躺在床上,每天被病痛折磨,正常人都该有些同情心吧。让我儿子住院接受治疗,这对你来说就是一句话的事,你为什么不能帮忙!”

    “……”

    心肝乐了。

    这是什么我弱我有理的不要脸言论。

    她直接怼回去,“你这人也是有意思,你儿子生病跟我有什么关系,是我让他躺在床上被病痛折磨的?我是有能力给你们办住院,但我帮你们是情分,不帮你们是本分,你们这个态度还想让我帮忙,想什么呢。”

    “你是谢言的女朋友。”

    “是啊!”心肝笑着说,“我要不是他女朋友,才不会在这里听你们废话这么久。”

    “你!”

    刘建国吸口气压下怒火,他语气软化一些,“我态度好你就会帮忙?”

    “当然……”

    夫妻俩一喜,正准备说点软话,就听到心肝悠悠地补充了后半句,“……不会!”

    “……”

    两人脸色顿时十分难看,谢桂兰抿唇说,“小姑娘,你这不是逗人玩吗!我们好歹是谢言的长辈,你怎么能这样跟我们说话。”

    刘建国更是怒道,“你要不帮这个忙,就算你跟谢言谈恋爱,我们老刘家和老谢家也不会承认你们的。”

    心肝更想笑了。

    她和谢言谈恋爱,需要他们承认什么。

    这两口子也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见两人始终没有坦白的意思,心肝也不等了,抱着花拿着感应钥匙,打开了楼层的大门,夫妻俩脸色一变,立马就要跟上来。

    “你站住!”

    心肝脚步一顿,回头警告性地看着两人,“再敢跟过来,我就报警告你们骚扰!”

    “你敢!”

    “不信大可以试试!”

    “……”

    心肝冷着脸的时候,气场还是很强大的,夫妻俩被她冷凝的眉眼震慑到,竟然真的不敢再上前一步。

    下一秒。

    心肝拉开大门走了进去。

    “咔——”

    大门关上,夫妻俩想跟上去也没有机会了。

    眼睁睁地看着心肝消失在视线中,刘建国终于忍无可忍的怒骂起来,他一身的怒火无处发泄,只好对准了谢桂兰,“你看看!你自己看看!这就是你亲侄子和亲侄子的女朋友!当初谢言孤苦伶仃,我们家把他带回家养,养了两年,结果呢,人家现在是大城市里的医生,有出息了,翻脸就不认人了。”

    “……”

    “没良心的小崽子,早知道这样当初说什么我也不能同意把他带回家,养他还不如养条土狗,土狗还会看家护院,他呢?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表哥生了重病,竟然一点忙都不帮!这就是你们老谢家的种!”

    “……”

    一番话连谢桂兰一起骂上了,可谢桂兰低着头不敢反驳,她咬着嘴唇,“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现在最重要的是赶紧让子军接受治疗,子军的病不能拖了,我们得赶紧想办法啊。实在不行……我们还是走正常流程办住院吧……”

    “你以为我不着急,那是我儿子,但是办住院……你有钱吗,人家医院跟你讲人情吗,到时候没钱还不是一样被赶出来。”

    “那我们怎么办……”

    刘建国咬咬牙,“走!去找谢言!今天他帮也得帮,不帮也得帮!他要不帮,老子就去找媒体曝光他忘恩负义,非把他搞臭不可!”

    “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