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8章 让安暖暖跪舔她

    第1688章  让安暖暖跪舔她

    “安暖暖!!”

    安思雨也没想到自己运气这么好。

    搬到香溢紫郡才第三天竟然就偶遇了萧睿和安暖暖。

    她刚做完手术,身体有些畏寒,前两天天气不好就没有出来,今天好不容易碰到个大太阳,就去外面吃了一顿大餐,然后回到小区打算熟悉熟悉环境。

    谁知道远远就看到萧睿和安暖暖手牵手向她走来。

    两人一身情侣装,贴得很近在说话,两人一个仰头一个低头,好像全世界只有对方能入眼,她就站在距离两人不到二十米的地方,他们竟然没有发现她。

    安思雨慌忙躲到了旁边的绿植后。

    然后,她眼睁睁地看着两人说说笑笑地从身边经过。

    安暖暖脸上的笑容刺痛了她。

    不知道是不是日子过得太好,安暖暖面色红润,精神比以前好,眼睛也比以前更亮,看上去比她记忆中的时候更美了。

    安思雨握紧拳头。

    “凭什么!明明是亲姐妹,明明小时候你才是被踩进尘埃里的那一个,凭什么情况反转,你成了高高在上的凤凰,我却成了被碾落成泥的糟花!”

    “这不公平!”

    安思雨心里的恨潮水一样涌上来。

    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她最恨的人不是张钊,而是刘雪莉和安暖暖,刘雪莉是她亲妈,可她明知道她还有七百万的债务在身,爸爸保险箱的那些钱她却没拿来给她还债,全都给了安暖暖!

    到底谁才是她亲生女儿!

    安暖暖就更不用说了,要不是她,爸爸不会被判刑,爸爸不被判刑的话,以爸爸对她的疼爱,肯定会帮她换掉七百万的违约金,还有家里那些财产……爸爸也是打算留给她的。

    都是因为安暖暖!

    她把家里的财产全都抢走就算了,竟然还不顾姐妹亲情,连个栖身之所都不给她,要不是安暖暖把她从别墅里赶出来,她也不会碰到渣男被玩弄感情,也不会碰到张钊,更不会被张钊打到流产,还失去了子宫。

    所有不好的厄运,全都是安暖暖带来的。

    所以!

    安暖暖绝对不能比她过的好!

    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安思雨咬咬牙跟了上去,她不敢离太近,怕被两人发现,就不远不近地坠在两人身后。

    她看着萧睿一改她印象中的冰冷无情,眉眼带笑的跟安暖暖低头说话,看到他神色温柔地把她的手握在手中摩擦取暖,看到他在车子经过的时候,细心周到的把她拉到行人道的里侧。

    原来他不是天生冷漠。

    他对喜欢的人也是体贴周到的。

    那……

    如果她成了他喜欢的人,他是不是也会这样宠着她,爱着她?

    这念头一出,安思雨心脏就怦砰乱跳起来,像是一颗种子在心里发了芽,并且迅速长成了参天大树,这念头像树根一样盘根错节地在心里扎了根,再也拔不出来了。

    内心的一个声音告诉她,“安思雨,你可以的,安暖暖都行,你为什么不行?她虽然比你漂亮,可你比她更会讨男人欢心,连张钊那样老谋深算的,不也一样被你算计了一个亿吗!”

    对!

    她可以的。

    张钊算什么,张钊那样的身份,不也一样要巴结萧睿!如果她能和萧睿在一起,她就是萧氏集团的总裁夫人!

    整个云城……不,全世界都没有人敢再看不起她。

    前些天那些在晚宴上嘲笑她的贵妇人,会舔着脸来跟她道歉求和,还有张钊,张钊也不敢再对付她,甚至还要来讨好她。

    尤其是安暖暖。

    想到她伤心绝望的样子,安思雨就热血沸腾。

    退一万步来说。

    就算她勾搭不上萧睿,她也要在萧睿和安暖暖之间制造裂痕,只要安暖暖失去萧睿这个靠山,她就什么都不是!

    ……

    安思雨跟着两人进了餐厅,萧睿和安暖暖现在是公众人物,两人去二楼要了个包间,安思雨现在有张钊给她的一个亿,也不缺钱,套了服务员的话,知道两人订了哪个包间之后,安思雨直接在两人的隔壁开了个包间。

    包间有最低消费,她虽然已经吃过午饭,却还是点了满满一桌子的饭菜,菜上齐之后,安思雨打发了服务员,并且叮嘱服务员不要进包间。然后她就整个人贴在包间的墙上,偷听隔壁的动静。

    可餐厅装修不知道用了什么材料,她耳朵都贴在墙上了,却什么动静都听不到。

    “该死!”

    她只好放弃偷听。

    安思雨坐在门边,悄悄把包间的房门打开一条小缝,这样一来,只要隔壁有人进出,她都能一眼看到。

    她没有吃饭,在脑子里脑补了一大堆她得势之后,安暖暖跪舔她的画面和剧情,那场景,她只要想想,就激动得浑身战栗。

    不知道过了多久。

    隔壁有了动静。

    安思雨立马趴在门边,透过那条小小的缝隙,她看到萧睿和安暖暖牵手离开,她没敢乱动,等了大约三十秒,确定两人不会再折返之后,她赶紧打开房门追上去。

    付了钱,安思雨迅速跑出餐厅。

    还好。

    没有跟丢。

    她跟来的时候一样,不远不近的跟在两人身后,她看到两人走进小区,看到两人进了标着6的那栋楼,她没有感应钥匙,进不去楼栋里,所以没办法确定两人所在的楼层。

    安思雨咬牙站在原地,有些不甘。

    突然。

    她眼睛一转,掏出手机拨通了中介的电话,“小张,你们中介那边不是有香溢紫郡所有出租的房源吗,我想问问6栋有没有房屋出租!对,我突然想起我的幸运数字是6。没事,之前那套房子的房租不用退,姐不缺这两个钱。你帮我看看6栋的房源,我对楼层什么的都不挑……什么?这一栋只对外出售,不出租?”

    得到确切的答案之后,安思雨咬着牙又问了这栋房子的房价,得知最小的户型也有两百多平,一套房子总价高达近七千万之后,她只能不甘地放弃购买。

    但她还是另外在中介那里另外租了一套房。

    她选了4栋。

    4栋在6栋的正后方,一楼客厅的阳台正对着6栋的入户电梯。

    天时地利人和。

    她就不信找不到萧睿和安暖暖进出的频率和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