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7章 宝宝心里苦

    第1687章  宝宝心里苦

    张钊带着安思雨出席晚宴,整个云城的人都知道,这种情况下,他还能说服赵家的独生女,并且求婚成功。

    张钊确实是个人物。

    安暖暖默默竖起大拇指。

    “人家认识才多久,一转眼竟然要订婚了。”萧睿捏捏她的脸,“你呢,打算什么时候给我个名分?”

    “……”

    这话说的。

    好像她是提上裤子就不认账的渣男一样。

    安暖暖小声说,“这不是已经公开了吗?”

    “那能一样吗!”

    “差不多吧……”

    萧睿直接气乐了,“女朋友和老婆差十万八千里好吧。”

    “也对哦。”安暖暖拍掉他的手,轻哼一声,“女朋友不受法律保护,随时都能更换,老婆就不一样了……你这么急着结婚,是怕自己意志不坚定,随时把我换了?”

    “安暖暖,讲点道理!我明明是怕你随时把我换了。”

    “那不会。”安暖暖跟萧睿在一起之后,脸皮也跟着练厚了点,她轻佻地抬起萧睿的下颌,玩笑说,“摸也摸了,抱也抱了,该被占的便宜全都被我占光了,这时候我要把你换了,岂不是很渣?那可不行,你清清白白一男的,我肯定要对你负责的嘛。”

    萧睿配合她演出,“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负责呢。”

    “唔……再等等。”

    “哦!”

    安暖暖安抚地在他脸上亲一口,“别生气嘛,我就是想再享受两年的恋爱时光嘛,反正恋爱也好,结婚也好,肯定都是跟你嘛。”

    “……”

    这话成功地取悦到萧睿,他大度地说,“行!那就再谈两年,你想对我负责的时候,欢迎随时明示暗示我。”

    安暖暖勾住他的脖子,靠在他胸前,“萧睿,你真好。”

    萧睿顺势搂住她,“有什么办法,遇到你我算是栽了。”

    “嘿嘿!”

    难得的休息日,两人相拥在阳台上,享受着暖洋洋的阳光,原本是很温馨和谐的一幕,可……渐渐地,某人搂着她的手渐渐不规矩起来。

    安暖暖扭着腰避开他的手,“干嘛啊?”

    “某人要晚两年才对我负责,宝宝心里苦。”他卡住她的腰不让她乱动,在她耳边低笑道,“所以来讨点甜头。”

    “……”

    两个小时后。

    在安暖暖沙哑的声音抗议,以及她肚子饿得咕咕响,双重抗议下,萧睿才勉强放过她,安暖暖腰酸腿软,动都不想动一下,萧睿却红光满面,精神头非常好,还抱着她去浴室洗漱。

    清洗之后,安暖暖趴在床上完全不想动弹,她抓着床单小声嘀咕,“见鬼了,明明出力气的人是他,为什么每次累惨的人是我啊……”

    “什么?”

    萧睿也刚洗漱过,他穿着一件黑色浴袍,松松垮垮地系着腰带,露出大片结实有力的古铜色胸膛,他刚洗了头,额头碎发还在往下滴水,他拿着一条毛巾,擦拭着头发,动作慵懒随意,又带着几分难以言喻的性感。

    她发现自从同居之后,萧睿在她面前越来越随便了。

    安暖暖到底不如他的脸皮厚,她脸一红,别开眼睛,小声说,“没什么。”

    萧睿也没放在心上,把头发擦到半干,坐到床边拿手机订外卖,一边跟她说,“给你个建议。”

    “嗯?”

    “以后每天早上跟我晨跑吧。”

    “不要!”安暖暖在床上打了个滚,抱着枕头说,“大冬天的,有那时间还不如在温暖的被窝里多睡一会儿。”

    萧睿循循善诱,“多锻炼对身体好。”

    “我觉得我身体挺好的。”

    萧睿无奈地放下手机,直视她的眼睛,“你体力不行。”

    “我体力怎么不行了,我……”在他意味深长的眼神下,安暖暖瞬间反应过来他指的是哪方面的体力不行,她老脸又是一红,抓过抱枕就对着他丢过来,“流氓!”

    有生以来。

    萧睿还是第一次被人喊流氓,他眉头一挑,这称呼……还挺新奇的。

    本来还想代入角色逗她两句,见她连耳根子都红了,萧睿怕她恼羞成怒,果断地转移话题,他把手机放到她面前,“看看要吃什么。”

    安暖暖瞥了眼外面的阳光,有些心动,“要不我们出去吃吧。”

    “你能走吗?”

    “能!”

    萧睿眼神逐渐深邃,他轻笑一声,“行啊,走,去换衣服。”

    两人去衣帽间换衣服。

    衣帽间柜门是茶色的玻璃做成的,透明的,可以看到里面的衣服,原本衣帽间只有黑白灰三种颜色的衣服,安暖暖搬过来之后,她的衣服也挂在里面,她皮肤白,什么颜色穿在身上都能hold住,所以她什么颜色的衣服都有几件。

    两人的衣服挂在一起,有种异样的和谐。

    萧睿每次看到衣帽间,心情都非常不错。

    中午温度还行,两人在衣帽间换上了情侣装,灰色的高领毛衣搭配黑色的羊毛大衣,站在一起一看就知道是情侣。

    萧睿对两人的装扮也非常满意,他伸出胳膊,安暖暖自动自发地抱住他的手臂,“走吧。”

    “走!”

    去玄关换了鞋,萧睿换了双皮鞋,安暖暖则蹬了双黑色的及膝靴,靴子紧紧贴着小腿,衬得一双腿笔直修长。

    两人乘电梯下楼。

    今天没有风,刚出电梯间,阳光就暖洋洋地洒在身上,安暖暖靠在萧睿胳膊上,惬意地眯起眼睛,“好舒服啊,这种天太适合晒太阳了。”

    两人十指相扣走在青石路上,安暖暖感叹,“感觉好久没有这么悠闲自在过了。”

    确实。

    过年虽然放了几天假,但假期都用来走亲戚了。

    他年初五就复工了,他复工之后,安暖暖干脆也开始工作了,过年期间积压的工作多,年后刚开工的时候难免太忙。

    正月二十的晚宴过了之后,他应付媒体,安暖暖这边狂接订单,也就是这两天才有了点空闲时间。

    这样难得的放松时光,对两人来说都很珍贵。

    萧睿突然想起,他和安暖暖在一起之后,还从来没有一起去旅行过,他低头看她一眼,默默地把这件事放在了心里。

    两人相伴着走出小区,全然没发现,身后有一双怨毒的眼睛一直盯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