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4章 很快就能回来

    第1684章  很快就能回来

    两天后。

    张氏集团。

    张钊这两天忙得焦头烂额。

    供货商那边不想得罪萧家,不想再跟张氏合作,没有原材料,工厂就没办法做食品加工,耽误一天的时间,张氏就损失一大笔钱。

    今天早上,张钊终于用高于原本供货商的价格,在外地签了新的供货商,敲定合约之后,他立刻就马不停蹄地赶回了公司。

    “张总,要不要去休息室休息一下?”

    张钊拿掉眼镜,揉了揉眼睑,他问秘书,“那两个这两天这么老实?”

    那两个当然是老张总的私生子。

    秘书摇头,“当然不会,听说私下见了不少董事,在董事面前煽风点火,说您怎么怎么得罪了萧家,想利用这个机会,让董事会重新选总裁呢。”

    “联系了哪几个董事?”

    “张董,刘董和李董。”秘书小心地看了他一眼,“还有赵董。”

    张钊讥笑,“大家怎么说。”

    “都在观望。”秘书说,“大家都不傻,这几年在您的领导下,张氏集团的生意蒸蒸日上,公司的那些董事每年分红分到合不拢嘴,他们疯了才会因为别人三言两语就更换总裁。再说了,那两位就是跳梁小丑,只会背后搞小动作,真让他们挑大梁,他们也没这个本事。”

    “到底是太碍眼了。”

    “您的意思是……”

    张钊重新戴上眼镜,镜片里寒光闪烁,“这两年我不收拾他们,一是没时间,二是他们还算老实,现在搞小动作,以后还不知道要干什么,留在公司终究是祸害。借这个机会,寻个错处,直接开除。”

    秘书点头,“明白了!”

    张钊揉揉太阳穴,他已经两天两夜都没合眼了,这会儿疲惫得厉害,他起身走向休息室,“我去睡一觉,有事过来叫我。”

    “好。”

    ……

    在休息室洗了个澡,刚躺下就接到张扬的电话,看到来电显示,张钊眸光温软了些,他刚按下接通键,张扬焦急关切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哥,你怎么样?”

    “什么叫我怎么样,我能怎么样。”

    “我听朋友说,你在云城的处境很不好,他们还说慈善晚宴上萧睿当众打你的脸……他娘的,要不是有个有钱有势的老子,他算什么玩意儿。”

    “……”

    说这话的时候,张扬完全没想自己是怎么仗着家里的关系,在云城作威作福,恃强凌弱的。

    “小扬!”

    “……”

    张扬被呵斥的沉默了两秒,但他很快就忍不住了,隔着手机都能听到他咬牙切齿的声音,“萧睿他到底想怎么样,你已经把我发配到北方来了,他怎么还不满意。得罪萧心肝的人是我,有本事他冲我来,去找你的麻烦算什么!”

    张钊靠在床头,“这次不管你的事。”

    张扬不信。

    他前脚刚走,萧睿后脚就开始对付他哥,怎么可能跟他没关系,他哥肯定只是为了宽他的心,所以才这么说。

    “哥……”

    “好了!”张钊打断他,“这些天在北边适不适应?”

    “不适应!”张扬抱怨说,“白天冻死,夜里炕死。鬼知道这里的暖气为什么要开这么高,我在这里头一个晚上,夜里炕到流鼻血,吓我一跳,赶紧穿上衣服开车去医院,娘的,刚从房间里走出来,给我冻得……鼻血直接凝固了。空气也干燥得要命,洗完澡第二天秋裤上全都是皮屑。白天不裹得严严实实压根不能出门,零下二十多度,一出门那小风跟刀子似的往脸上划,疼得要命……哥,这里的环境太变态了,我想回家。”

    “……”

    张钊听得心疼。

    他捏紧手机,想起萧睿一家子,眼底更加阴郁,语气却十分严厉,“让你过去是让你历练,又不是让你享福去的。”

    “我也想历练给哥当左膀右臂,但我不是这块料啊,你让我去打架揍人,我二话不说,你让我做生意……我不行啊。我到这边之后一直水土不服,好几天了一直上吐下泻的,这几天一直在住院。”

    张钊一听心顿时软了,“身体有没有好一点?”

    “今天好点了,过两天应该就能出院了。”张扬叹气,“哥,我真的好想回家啊,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家啊。”

    “快了!”

    张扬本来只是随口抱怨,心里没有抱希望,听到张钊这么回答,他顿时惊喜万分,连声音都拔高了八度,“真的?哥你别骗我。”

    “没骗你。”张钊低笑一声,“你忘了,前几个月我就一直在相亲,去年十一月的时候就跟赵氏集团的千金赵雅确定了关系,只是当时感情不稳定,一直没告诉你。赵家是云城的名门,跟咱们家暴发户不同,他们往上数三代都在云城扎根,底蕴深厚。最重要的是……赵雅是独生女,虽然学历高,但她父母把她保护得很好,没怎么接触过社会。她对我印象很好,我们俩已经确定了恋爱关系,不出意外,近期就会订婚。”

    “我这个当哥哥的订婚,你这个做弟弟的怎么着都要回来庆贺,谁也挑不出这个理来。”

    “……”

    张扬热情被浇灭了大半。

    他还以为回来就不用走了呢。

    张扬知道那个赵雅,有些不满地说,“那个赵雅学历确实高,家世也挺好,但是她长相太一般了……哥,她配不上你。”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赵氏集团,赵氏集团是国内百强企业,赵雅她爸妈就她一个女儿,以后资产肯定是要交给她的。女人,只要哄住她的心,她会愿意给你付出一切。对她,我有这个信心。等我们两家联姻,届时就算是萧家想啃我们这块骨肉,也要掂量掂量会不会磕坏牙齿!而且……你和萧心肝的事情毕竟是私事,谁家会为了这么点小事伤筋动骨?小扬,你要知道,当我们足够强大的时候,就有话语权了。”

    “……”

    张扬听得热血沸腾。

    “哥,那你赶紧把赵雅攥在手心里。”

    “放心吧,老老实实在北边待着,别搞事,顺利的话你很快就能回来。”

    “嗯!”

    挂断电话,张钊就笑不出来了。

    他微信上收到一个视频,准确的说,是他致安思雨流产,把她打到奄奄一息的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