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3章 你?算个什么东西

    第1683章  你?算个什么东西

    “你闭嘴!”

    “难道我说错了?”安思雨冷笑一声,“我告诉你,你的孩子命贱,我的孩子命可金贵着呢,不出点血就想让我堕胎,门都没有。”

    索性已经撕破脸,安思雨干脆撕开伪装,露出自己的真面目,“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把房子过户到我名下,要么,给我跟房子价值相等的钱,否则我绝不善罢甘休。”

    “……”

    张钊笑起来,眼神却越发阴冷。

    现在。

    他百分之百的确定,这个孩子的到来是安思雨故意算计他的。

    因为萧睿在晚宴上公开打他的脸,现在圈子里原本跟他熟悉的人恨不得划清界限,公司的生意也受到了一些影响,原本跟他有长期合作关系的供货商要么坐地涨价,要么就是玩消失。

    至此,他才知道萧氏集团的影响力有多大。

    萧睿想对付他,甚至不需要自己动手,只要放出他厌恶他的信号,多的是想巴结他的人过来踩他。

    这两天公司的生意谈得不顺利,股价也跟着掉了几个点,更可恶的是,公司里他爸那两个私生子也来作妖,说他管公司不利,还跑去他爸那里告了他一状。虽然那两个不成气候的私生子被他以雷霆手段摆平了,但到底是浪费了时间,也让他相当不爽。

    他已经不爽好几天了。

    现在,竟然连一向温顺的安思雨都来挑衅他。

    这女人。

    真认不清自己几斤几两了!

    欠教训!

    张钊的拳头又开始痒,他捏捏拳头,步步紧逼,“哦?你跟我说说,你想怎么不善罢甘休!”

    “……”

    安思雨有些紧张,她从沙发上站起来,离他远远的,她好不容易才算计到这个孩子到来,不让她得到足够的好处,她岂不是做了无用功?

    所以,尽管害怕,安思雨嘴上却不肯示弱,“你前段时间不是相亲去了吗,我记得对方也是云城的一流名门吧,你和对方还出去约了好几次会,你年龄也不小了,现在该到谈婚论嫁的时候了吧?”

    “……”

    张钊脚步一顿。

    他眯起眼,眼镜里寒光一闪,“你什么意思?”

    “我记得对方姓赵,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名门,比你们家的条件还好点。你在外的形象一直都是洁身自好,风度翩翩温文尔雅的黄金单身汉,所以赵小姐才愿意跟你交往,如果她知道你跟她交往期间,还包养了个情人,甚至还有了孩子,你觉得对方还会跟你恋爱,甚至结婚吗!”

    张钊摩擦着手指,“你威胁我?”

    “我只是实话实说。”安思雨缓缓后退,直到被逼到墙边避无可避,她生怕张钊动手,语速极快地说,“没错,我现在怀孕只有七周,你动动手孩子就有流产的风险,但是你想想清楚,是跟情人有孩子赵小姐更不能接受,还是有暴力倾向,残忍到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肯放过赵小姐更不能接受点?”

    “暴力倾向?”张钊笑起来,“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有暴力倾向?”

    “我……”

    “你想说验伤?那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你身上的伤是我打的?”张钊捏住她的下巴,一只手放在她的小腹上,感觉到安思雨浑身绷紧,他笑容越发从容,“你胡言乱语,我还能告你诽谤。”

    安思雨脸色煞白的抖了一下,她捂着小腹,“张钊,这是你的孩子。”

    “你刚才不是说了,我孩子命贱,确实贱!”安思雨和张钊是同一类人,就像安思雨了解张钊,张钊也同样了解安思雨,他脑子一转,就知道安思雨打什么主意,“前两天你让我带你去参加晚宴,固然有去求安暖暖原谅的成分,更多的还是让我带你出席晚宴吧。晚宴上是公共场所,这么多双眼睛盯着,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女伴……这样你跑到赵雅面前胡言乱语才有说服力,你早就在打我这套房子的主意!”

    安思雨没否认。

    没错。

    张钊不带她出席公共场所,她要在赵雅面前说什么,赵雅绝对不相信她的话,毕竟想碰瓷豪门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带她出席这么重要的晚宴,说明他们俩关系不匪,到时候她说话,赵小姐自然会多掂量掂量。

    “在一起几个月,我很少夸你,不过现在我不得不夸你一句,安思雨,你确实很聪明。”

    “……”

    安思雨以为张钊妥协,抿唇笑起来。

    但!

    笑容还没有彻底扬起,下一秒,她腹部猛然遭到一阵重击。

    “啊——”

    小腹一阵尖锐的疼痛袭来,安思雨尖叫一声,身上瞬间出了一层冷汗,她痛苦地弯腰,下意识的捂住了小腹。

    下一秒。

    一股热流从腿根流下。

    安思雨脸色煞白,她抬头不敢置信的看着张钊,“你……”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最恨别人威胁我。萧睿威胁我就算了,你?算个什么东西!”

    “张!钊!”

    张钊盯着她的腿,如愿地看到她浅色的裤子染成暗红,他伸手在她身上摸索了一下,果然在她内衣里找到一只录音笔,安思雨脸色更白,伸手就要把录音笔抢回来,张钊一把拍开她的手,把笔重重砸到地上,皮鞋踩在上面用力碾碎,

    “我就知道你这女人不老实。让我猜猜你想干什么……把今天的事情录下来,我要把房子过户给你就算了,要是不肯,等今天脱身之后,你就拿录音继续威胁我。当然,就算我把房子给你了,等你以后把钱败光了,一样会拿着录音继续威胁我!毕竟,我这么有钱的冤大头可不好找。总之,不管事情怎么发展,受益的人都是你。用一个孩子能换这么多利益,你赚翻了!”

    “……”

    安思雨痛苦地蜷缩在地上,怨毒地看着他。

    “想法不错,可惜……被我识破了!”

    “……”

    血越流越多。

    安思雨眼前逐渐发黑,“张钊,你会遭报应,一定会遭报应的。”

    “是吗,那就让报应来得更猛烈点吧。”

    下一秒。

    张钊活动筋骨,狞笑着靠近她,霎时,客厅里全都是安思雨痛苦的尖叫声。

    ……

    两个小时后。

    张钊西装革履地走出房子大门,客厅里,安思雨浑身青紫地倒在地上,她裤子满是鲜血,地板上也满是被拖拽出来的血痕。

    半晌。

    安思雨抬起头,一张脸一片煞白,她盯着房顶吊灯旁一个闪烁的红点,脸色狰狞的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