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2章 真贱

    第1682章  真贱

    三天后。

    张钊接到安思雨的电话,再一次来到两人之前的爱巢,他让安思雨直接把车钥匙快递到他公司,安思雨不肯,说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他说,让他一定要亲自过来一趟,张钊念在两人有几个月露水情缘的份上,到底还是来了。

    一进门,他眉头就死死皱起。

    他看着一身家居服懒洋洋躺在沙发上,根本就没有要离开意思的安思雨,冷声询问,“安思雨,你什么意思?”

    “如你所见。”安思雨躺在沙发上,侧首对他嫣然一笑,“我不打算搬了。”

    “……”

    张钊扶着眼镜缓缓笑起来,“赖上我了?”

    他虽然在笑,眼底却丝毫没有笑意,他一步步逼近安思雨,安思雨敏锐地察觉到危险的气息,她扶着沙发坐起来,直接从沙发坐垫下抽出一张纸,递给已经来到面前的张钊。

    “你又想耍什么花样!”

    “我没耍花样,你看看就知道了。”

    “……”

    张钊看她一眼,将信将疑地拿过纸张看了一眼,看到上面写的东西,他脸色微微一变,“怀孕?”

    “对,昨天去检查的,已经一个半月了。”

    “谁的?”

    “当然是你的。”安思雨仿佛受到了侮辱,委屈地说,“跟你在一起之后,我就只有你一个男人,不是你的还能是谁的。”

    张钊抿唇,明显不信,“我每次都有做措施。”

    “之前有一次套用完了,完事之后你让我去买药,按时间推算,应该就是那次怀上的。”

    “你没买药?”

    “买了!”安思雨不满地说,“我逛街的时候顺道从外面一个小诊所买的,估计是买到假药了。”

    张钊脸色很冷,“就那一次意外,你说是我的就是我的?”

    “你要不信我们可以去医院检查。”安思雨愤愤不平地说,“我就知道你不相信我,所以昨天产检的时候我特意去问了医生,医生说了,到十一周的时候可以去医院做绒毛穿刺,你要不信到时候我们大可以去做亲子鉴定。”

    “……”

    张钊很烦躁。

    今天是他给安思雨三天的最后期限,安思雨昨天去医院检查。

    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吗?

    他觉得自己被她算计了。

    似乎看出他的不爽,安思雨解释说,“你别这么看着我,我又不是神仙,没本事算到今天的情况。前几天我刷牙的时候偶尔感觉会恶心干呕,我又没怀过孕,还以为是胃不好,昨天情况严重点,闻到食物的味道就开始吐酸水,我这才去医院检查,医生说已经七周了。”

    七周!

    接近五十天!

    大姨妈晚这么久,她敢说自己不知情?

    她说的话张钊一个字都不信。

    没错。

    安思雨的确早就知道自己怀孕了。

    怀孕的事儿也的确是她算计的,那天她算好了自己的排卵期,然后把家里的避孕套剪碎扔进了垃圾桶,做完这些,她打电话给张钊说想他了,言语间都是挑逗,张钊果然来了,虽然没避孕套,可情到浓时,谁还管得了这些。

    事后安思雨也没吃药。

    索性她平时表现得乖巧听话,张钊也没盯着她,有心算计无心,当然十分顺利。大姨妈推迟之后,她就用试纸测过了,只是当时时间还太短,她怕事情有变故,就没告诉张钊。

    原本她现在也没打算告诉他。

    想等过了三个月,一切都稳定了之后再说,可计划赶不上变化,张钊要跟她分手,还要把她从房子里赶出去,她当然不能走。

    她要走了,回来再跟张钊说怀了他的孩子,张钊肯定想都不想,就说她在讹他。

    所以。

    这三天她压根没收拾行李,她取了张钊给她的支票,拿着钱好吃好喝地在房间里待了两天,昨天吃完午饭,她直接去医院弄了个产检报告。

    毕竟。

    产检报告可比试纸有信服力多了。

    看!

    把产检报告放到他面前,他不就如她所愿地傻眼了吗。

    安思雨伸手温柔地抚摸着小腹。

    这个孩子来的可真是时候。

    她侧首,见身侧的张钊目光几经变幻,最后还是阴沉了下来,然后她听到他说,“打掉。”

    “什么?”

    “这个孩子不能要!”

    安思雨倒是没有意外,她太了解张钊了,这人一贯会分析利弊,想用一个孩子绑架他,压根没这个可能。

    只是……

    她也有自己的打算。

    她用力咬了下腮帮子,眼泪说来就来,她抚摸着小腹,“亲爱的,这是我第一个孩子,也是你第一个孩子,你怎么能这么狠心……我们把她留下来好不好?”

    “绝无可能!”

    因为父亲的那些荒唐事,张钊最厌恶的就是私生子。

    他目光从她小腹上挪开,冷冷地说,“我的孩子,只能从我明媒正娶的妻子肚子里出生,你的身份,做不了我妻子。”

    “亲爱的……”

    “这件事没有商量的余地!”张钊抿唇,“我可以额外给你一笔钱,打胎的费用和营养费我会补给你。”

    “我不要钱……”

    “够了!”张钊做事喜欢提前规划,他最讨厌计划之外的事情出现,“别表现得多清高的样子,你想好了,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我当然没这么清高。”安思雨目光在房子里一转,笑眯眯地把话说完,“我不要钱,我要这套房子。”

    “什么?”

    “你没听错,我要现在住的这套房子,只要你把这套房子的产权转到我名下,我马上就去医院堕胎。”

    哈!

    她还真敢说!

    这套房子虽然是简单的三室两厅,只有一百零一十多平,可位置却在云城三环以内的位置,隔壁就是富人区香溢紫郡,小区楼下步行五分钟就是云城最好的三所公立小学之一,是非常紧俏的学区房,当初他买这套房子,就是看中了这套房子的升值空间和价值。

    这么说吧,同小区的房价已经被炒到十二三万一平,并且每年暑假之后的开学季都会再涨一波。

    他不缺钱。

    但也没败家到上千万的房子随手就送的地步。

    说白了。

    安思雨她不值这个价!

    “二十万,一分都不可能再多!”

    安思雨讥笑,“你孩子的命在你眼里可真贱!”

    张钊大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