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1章 正式结束

    第1681章  正式结束

    车门把车里和车外隔成两个空间。

    只剩两人和张钊的司机,张钊彻底撕下伪装,他脸色铁青,一把扼住安思雨的喉咙,安思雨吓得动都不敢动一下,她掐了把大腿,好看的眼睛里立马浮现出一层水雾,看上去楚楚可怜。

    张钊却没有怜香惜玉,他收紧手,安思雨一张脸顿时涨得通红。

    “唔……”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张钊眼神阴冷,“今天带你来,是我做的最错误的决定!”

    “……”

    喉咙生疼。

    呼吸不顺,安思雨憋得两行眼泪落下来,她用力拽住张钊的手,艰难地开口,“放,放手……你是要,杀了……我吗……”

    杀她?

    他怕脏了自己的手!

    见她的脸色已经涨成了猪肝色,张钊粗鲁地甩开她,他吸口气,整理好略微褶皱的西装,吩咐司机,“走!”

    司机默默开车。

    二十分钟后,车子停在安思雨所在的小区门口,张钊冷着脸,“滚下去!”

    “……”

    安思雨已经缓过劲来。

    她知道张钊动了怒,她现在离不开张钊,所以只能讨好他,她怯生生地看着他,“你不跟我一起回去吗?”

    都这样了。

    还想让他跟她一起回去?

    是她脑子不好使,还是觉得他脑子不好使。

    张钊讥讽地看着她。

    “滚下去,回去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干净。”

    “……”

    安思雨大吃一惊,“你……”

    “你没听错,从这一刻开始,我们的关系正式结束。”

    “为什么!”

    “为什么?”张钊冷冷地看着她,“还用问吗?”

    “……”

    要地位相当,安思雨肯定一巴掌拍过去。

    该死的。

    不就是被萧睿冷嘲热讽了几句吗!

    这点心理承受能力都没有,亏他能坐到今天的位置。再说了,当时她提议去抱安暖暖大腿的时候,他不是也默认了吗。

    现在事情出意外了,他马上把责任推到她身上,当时干嘛去了?

    再说了。

    事情弄成这样能怪她吗。

    她在宴会上有多努力他没看到吗?

    可这些话她只能在心里默默吐槽,她现在离不开张钊,只能跟他示弱,她抓住他的袖子,泪眼婆娑,“亲爱的,我知道错了……我们两个在一起已经好几个月了,而且我们在一起之后各方面都很和谐,我不想离开你。”

    张钊不吃她这一套,冷笑着睨她,“你是不想离开我,还是不想离开我给你创造的条件,你心里清楚。”

    安思雨露出伤心欲绝的神色,“你怎么能这样说我,我对你怎么样你心里不明白吗。别的不说,今天我让你带我来参加晚宴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我了解你,知道你有大抱负,不甘心屈人之下,所以哪怕我跟安暖暖关系不好,我还是舔着脸去跟她和好,我为了什么?都是为了给你和萧家搭个桥梁,扩大你的生意网……”

    “呵!”

    “亲爱的……”

    “省省吧,这招对我没用。”张钊毫不犹豫地扯开她的手,他讥诮地说,“安思雨,你为什么跟我,我心里一清二楚。你为钱,我为欲。说白了,我花钱找乐子,你为钱取悦我,说再难听点,我们是合作关系,我是甲方,你是乙方。”

    他拍拍她的脸,“现在你惹金主爸爸不高兴了,金主爸爸要单方面跟你解除合作,明白?别提感情,咱们这种人都不配,所以,别又当又立,OK?”

    “我……”

    张钊直接从口袋里掏出钱夹,从里面掏出一张支票,他向司机要了笔,飞快地给她签了张二十万的支票,“看在这几个月你表现不错的份上,给你的分手费。”

    “……”

    二十万!

    是打发要饭的,还是当她没见过钱。

    安思雨没接。

    张钊随手把支票扔到她身上,“女人!别贪得无厌得寸进尺,要不然就惹人厌了。”

    “……”

    他眼底的警告太明显,安思雨想当没看到都不行。

    她看着张钊眼底的冷静,知道今天说什么都没用了,想起张钊对付人的手段,安思雨不敢再说什么,她把支票握在手里,含泪问他,“真没可能了吗?”

    “没有!”

    安思雨咬唇,“那能不能通融几天,我要找新的住处,还要搬家,这都需要时间。”

    “几天?”

    “一个礼拜。”

    “不,三天!”张钊说,“最多三天,三天内必须从房子里搬出去。”

    “……”

    男人狠心起来真没女人什么事儿了。

    安思雨捏紧拳头,点头答应下来,“好!”

    张钊面色微微一松。

    他最喜欢安思雨的就是这点,识时务。

    实际上,这几个月,张钊还是挺喜欢她的,这女人有分寸,该粘人的时候粘人,他工作的时候她会自动自发地离他远远的,从来不问他的感情生活,就算他去相亲去约会,她也不会折腾不会闹。没事儿从来不给他打电话发信息,但只要他给她发消息,她基本都是秒回。

    说真的。

    他还没厌恶她。

    但是没办法,她今天惹了萧睿不快,萧睿已经警告过他了,他必须跟安思雨分开,而且要以最快的速度把消息传到萧睿耳朵里。

    算是他对萧睿的示弱。

    他语气也跟着软和起来,“房子里的东西你随便处理,带走也行,扔那儿也行,搬好家把车钥匙给我就行了。”

    “嗯!”

    安思雨表面乖巧,心里却很不屑。

    和张钊在一起这段时间,只有那套房子和车子比较值钱,现在他把房子和车子收回去,剩下的都是一些蝇头小利罢了。

    她问张钊,“楼上还有你的东西,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去收拾一下。”

    “不用。扔了吧。”

    “……”

    安暖暖点头,她没有再磨蹭,推开车门下车,夜风冰冷,她刚下去就打了个寒颤,“那我先回去了。”

    张钊看她冻得瑟瑟发抖,没有丝毫怜惜,也没有送她回去的意思,淡淡点头,就让司机发动引擎,驾车离开。

    身后。

    安思雨看着他的车子消失在视线中,冷冷的笑了起来,她低头看着手里的支票,“这么点东西就想把我打发了,做什么春秋大梦!三天……你给我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