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9章 别被她骗了

    第1679章  别被她骗了

    “……”

    安暖暖脚步一顿,笑容瞬间僵硬。

    萧睿也看到了安思雨,以及安思雨身边的张钊,看着两人手挽手,姿势亲密,他眉头紧皱。

    还真是物以类聚。

    这两个讨人厌的东西,竟然走到一起了。

    “那是谁?”

    “张钊!”萧睿补充,“张氏集团现任掌权人。”

    安暖暖微惊,“张氏?”

    “嗯,不用怀疑,就是你想的那个做食品起家的张氏。”

    “……”

    作为国内的国民品牌,张氏还是非常有名的,安暖暖以前就经常吃他家的泡面和矿泉水,她轻哼一声,“那安思雨算傍上大款了。”

    看来前几天她在地下停车场看到的真是安思雨。

    自从她把安思雨从家里的别墅赶出去之后,她以为安思雨肯定会过得穷困潦倒,毕竟她还欠了好几百万的违约金呢。

    想不到。

    她还有绝处逢生的本事。

    安暖暖有些佩服,更多的却是不齿。

    她看到安思雨就生理性厌恶,安思雨看到她应该也一样,可她发现,安思雨脸上扬着大大的笑容,竟然往她这边走来了。

    “她不会是来跟我们打招呼吧?”

    萧睿挑眉,“很明显。”

    “……”

    几秒后,安思雨和张钊在两人身边站定,今天萧睿和安暖暖是全场的焦点,因此,几人的碰面寒暄也变得全场瞩目。

    “姐!好久不见。”

    “……”

    亲亲热热的称呼,就好像她们之间从来没有任何芥蒂,安暖暖听得浑身恶寒,她自认自己做不到安思雨这样厚脸皮。

    “姐,你是不是还生我的气啊。”安思雨满脸无辜,她松开张钊,亲密地挽住安暖暖的胳膊,拖长声线跟她撒娇,“姐,以前的事情都是我不好,你别生气了嘛。一笔写不出两个安字,咱们是亲姐妹,亲姐妹哪有隔夜仇啊。”

    “……”

    安暖暖胳膊上瞬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她正想甩开安思雨的手,安思雨仿佛猜到她会这么做,飞快地按住她的手,在她耳边用只有她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安暖暖,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今天什么场合,你心里该清楚。而且我现在是张钊的女朋友,你当场给我甩脸子,就是不给我男朋友面子。”

    “今天记者这么多,萧睿带你来参加晚宴,明显就是在记者面前公开你们的关系,不出意外,明天你和萧睿是男女朋友的事儿全世界都会知道。从刚才你踏入宴会的那一刻开始,你代表的就不只是你自己,还是萧睿公开承认的女朋友。现在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你确定不给我面子,让这么多人看八卦?顺便再质疑一下萧睿的眼光?”

    “……”

    见她不说话,安思雨松口气,她声音也跟着缓和了下来,“你不想!我也不想!豪门最重视的就是面子,不管私底下我们俩关系多恶劣,在这种公开场合,我也不想跟你撕破脸。既然我们目标一致,那就彼此忍着恶心演下去吧。”

    “……”

    不得不说。

    安思雨一番话,确实击中了她的软肋。

    没有萧睿,她不可能有机会参加今天的晚宴,所以,从入场的那一刻起,她代表的就只有萧睿女朋友,不是自己。

    她不想让别人因为她看萧睿的笑话。

    不撕破脸,也不意味着一定要这么亲密。

    安暖暖伸手,毋庸置疑地推开她的手,冷冷道,“咱俩不熟。”

    “……”

    安思雨脸皮厚,闻言笑容变都没有变一下,她从容不迫地松手,笑眯眯的说,“姐,你这话就不对了,这个世界上,恐怕再也没有人比咱们俩更熟悉了。爸爸进了监狱,算起来,我是你仅存的血脉相连的亲人了。你这样说话,人家听着好伤心的呢。”

    “……”

    安暖暖又是一阵恶寒。

    萧睿搂住安暖暖,好看的嘴里说出来的话却十分刻薄,“垃圾最适合待的地方就是垃圾桶,身为垃圾,还出来恶心人,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

    安思雨笑容顿时一僵,“姐夫……”

    “不敢当,毕竟我未来岳母就生了我女朋友一个。”

    “……”

    未来岳母!

    他的意思是要跟安暖暖结婚?

    安思雨咬住腮帮子。

    她到现在也想不明白,她不比安暖暖差,为什么萧睿对她们姐妹俩能区别对待到这个地步!可她不能发脾气,她没忘她今天来的目的,她委屈又难堪地说,“姐夫,我以前不懂事,确实有很多地方惹我姐生气过。这几个月,我一直在深刻反省自己。我们毕竟是亲姐妹,打断骨头还连着筋。我爸在监狱里,不出意外这辈子都出不来了,现在我姐就剩我一个亲人了,我姐都不跟我计较了,你怎么还抓着以前的事儿不放啊。”

    安思雨吸吸鼻子,“我跟我姐也有温情和谐的时候,万一我姐以后想跟我重归旧好,你这么做,不是伤害我们的姐妹情嘛,你不怕到时候我姐埋怨你啊。”

    “呵,别想了,没这种可能。”安暖暖跟萧睿十指相扣,鄙夷地看着安思雨,“谁说这世界上,只有血脉相连的才是亲人?恰恰相反,所有的亲密关系里,只有血脉亲人不是自己选择的。另外,我有朋友,有爱人,在我眼里,你连我好朋友赵欣意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跟萧睿比?千万别了!把你和萧睿放在同一个位置上比较,都是对他的羞辱。”

    “你……”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主意,想借我和萧睿的关系在某人家里站稳脚跟,呵,长得丑,想得倒挺美。”

    安暖暖不知道张钊的真面目,还以为安思雨蒙蔽了他,她忍不住提醒道,“张先生,我跟安思雨不熟,好心提醒一句,我这个妹妹以前是演员,虽然在影视圈混了两年没什么水花,可她生活中演技一流,你可别被她骗了。”

    张钊笑容温和,“多谢提醒。”

    安思雨想骗张钊?

    她在张钊面前还嫩着,萧睿比安暖暖想得更深,今天这场戏,恐怕是他们俩一起唱的,想踩着暖暖借萧家的势,也得看看他同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