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7章 慈善晚宴

    第1677章  慈善晚宴

    “……”

    这青梅竹马跟她想象的青梅竹马不太一样。

    心肝顿时打消刚才的念头。

    谢言握紧她的手,诚挚地说,“遇到的太早或者太晚都不好,在最合适的时间碰上合适的人,我们现在这样就挺好。”

    “……”

    心肝听得骨头都酥了。

    擦!

    都说直男不会撩妹。

    事实证明,直男撩起妹来,压根没别人什么事儿了。

    浪漫不过两秒。

    谢言很快吸吸鼻子,在她发顶闻了闻,“什么味道?”

    “啊?”

    “一股酒味,你喝酒了?”

    “……”

    心肝干笑。

    回想一下,她自己都对昨天晚上的行为十分无语,她目光闪躲,“咳,昨天晚上自己在家喝了点。”

    谢言盯着她空荡荡的手,“你昨天晚上给我打电话说给我送东西,东西呢?”

    “……”

    她本来今天来医院是打算跟他摊牌,顺便分个手的,谁分手还给对方送礼物啊,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昨天晚上她没有一时冲动把给他买的那些东西全扔掉。

    心肝再一次深刻反省。

    这次是她不对。

    她应该更相信谢言,对他更有信心点的。

    她一定深刻吸取教训,以后再也不让这种事情发生了。

    ……

    四天后。

    正月二十。

    慈善晚会在云城的一家七星级酒店举行,场地早就布置妥当,晚上五点,媒体记者就已经架起长枪短炮,在红毯两边等待了。

    晚上六点,正式开始走红毯,现场星光璀璨。

    走这种红毯都是有讲究的,开幕第一个走的人,以及最后压轴的人都必须是重量级的人物。

    安思雨和张钊一起来的,两人一大早就去做了造型,现在在豪车里安静地等待着。云城富豪扎堆,张钊的身家也算一流,但张家毕竟是暴发户,而云城最不缺的就是底蕴深厚的家族。

    因此。

    两人既排不到第一,也排不到最后。

    主办方提前安排好了出场迅速,他们的位置还算不错,在倒数第十个,还要在车里等一会儿,冬天五点半天就彻底黑了,天彻底黑下来之后,温度更低了。

    安思雨为了美,特意穿了一身黑色丝绒鱼尾裙,虽然车里开了暖气,她还是冻得瑟瑟发抖。

    她搓着手跟张钊抱怨,“什么时候才能到我们啊?”

    “大概八点。”

    “……”

    也就是说,她还要这样冷飕飕地在车里坐一个多小时。

    等吧!

    毕竟她为了今天的晚宴已经准备了好长时间,本来她很想穿抹胸裙的,但她胳膊上的伤根本遮不住,最后退而求其次换了一身长袖的丝绒长裙。

    尽管如此,她脖子的位置也涂上了厚厚的粉底,就生怕不小心把伤痕露出来。

    安思雨把暖气开得更足,还拿了一件毛茸茸的毯子裹在身上,她叹口气,假装无意地说,“酒店里暖气肯定开得足,如果我们能第一个进去,这会儿身上肯定暖暖的了。”

    “……”

    他倒是想第一个入场,奈何身份不允许。

    张钊扶着眼镜,深邃的眼睛意味不明。

    身上暖和了点,安思雨脑子转得也快了,她抱住张钊的手臂,柔声跟他说,“亲爱的,你放心,我今天一定好好表现,今天我姐要不来就算了,她来了我一定求她原谅。等我姐原谅我,你和萧总就成了连襟,这样的话,以后别人看到我们也会给几分面子,我们入场顺序就不会这么尴尬了。”

    “……”

    张钊看她一眼,薄凉的唇掀了掀,没说话。

    他今天带她来晚宴,就是想看看她有没有利用价值。之前安思雨是个很好的床伴,也很会讨男人欢心,但也仅此而已。

    可她竟然还是萧睿女朋友的妹妹。

    他心里也清楚,如果安暖暖真把安思雨这个妹妹当回事儿,就不会让她穷困潦倒到做男人的床伴,可到底是抱着一丝丝侥幸的心理。

    毕竟,能借机跟萧家攀上关系,好处太诱人了。

    所以。

    他带她来了。

    他打听到萧睿今天会出席这场晚宴,就是不知道……他是一个人来,还是把他女朋友一起带上了。

    要知道。

    带回家过年是一回事,让对方出现在公开场合,公开安暖暖是他女朋友,又是另一回事。

    如果今天萧睿没带安暖暖……也就意味着,他和安暖暖只是简简单单的谈个恋爱,安思雨这层关系就用不上了。可如果他把安暖暖带来,并在这种场合公布她是他正式女友之后,那安思雨以后的作用就大了。

    他知道安思雨在想什么。

    如果她聪明点,能跟安暖暖重归于好,那他不介意让她转正,有萧睿这层关系,就算让她成为张太太都行。

    就看她能不能抓住这个机会了。

    时间缓缓流逝。

    “到我们了!”

    “嗯!”

    张钊回神,司机驾车来到红毯尽头,有礼仪小姐打开了车门,镜头扫过来,张钊和安思雨脸上立马挂上得体的笑容。

    这种正儿八经的场合,大家带的女伴要么是自己太太,要么是未婚妻,要么就是女朋友了,因此,看到张钊带了女伴,记者也是小小地激动了一把。

    毕竟张钊之前一直卖的都是黄金单身汉的人设。

    天气很冷。

    走完长长的红毯之后,安思雨几乎冻僵,到酒店之后,暖暖的热气扑过来,她僵硬的四肢才重新活了过来。

    礼仪小姐安排两人入座。

    两人的位置被安排在显眼的前排,安思雨看着排在她后面的明星,背脊挺得更直了。

    她之前混娱乐圈的时候,这些一线的男星女星对她来说都是可望不可及的存在,而现在……这些人都在她后面呢。

    安思雨的虚荣心得到前所未有的满足。

    这还只是豪门女友的待遇。

    等她成了张太太,这些人就只能仰望她了。

    然而。

    安思雨并没有得意多长时间。

    二十分钟后。

    在主持人高亢的声音下,她扭头看向入场的方向,当看到安暖暖穿着一身黑色的高定羽毛裙,肩膀上披着一条看着就名贵的披肩的时候,当她看到她小鸟依人地站在萧睿身边,接受众人众星捧月目光的时候……

    安思雨的脸色扭曲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