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4章 心虚

    第1674章  心虚

    她想明白了。

    如果是误会,谢言必须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

    如果他真的背叛了他们的感情,那她就一脚把他踹了,难受一阵子总比难受一辈子强,就算是分手,她也要分得明明白白。

    她涂好口红,连头发丝都打扮了一番,确定形象没有问题之后,她踩上一双高筒靴,气势汹汹地出门去了。

    ……

    心肝到底还是心软,选在谢言午休的时间去的医院。

    谢言的生活不容易。

    就算是分手,她也不能去他医院闹,更不能害他丢了工作。

    知道今天谢言在住院部上班,十二点的时候,心肝准时出现在产科的住院部,跟护士问了谢言的位置,知道他还在办公室之后,她踩着高跟鞋就去了办公室。

    住院部的共通点,都有一个长长的走廊。

    远远的。

    心肝就看到谢言办公室门口围了一堆的人,人群嘈杂,伴随着尖叫和怒骂声,她一愣,一把抓住一个脸熟的护士询问,“出什么事了?”

    护士认识心肝,连忙说,“是谢医生,有人找他麻烦,我们已经通知领导过来处理了。”

    “……”

    不会是医闹吧?

    最近几年医闹关系比较紧张。

    脑袋还没反应过来,心肝已经大步冲了过去。

    办公室房门大开。

    她冲进人群,一眼在办公室里看到了昨天跟谢言在一起的女孩。

    谢言……

    他竟然把女孩带到了医院!

    他们还没分手呢,他怎么能这么干!

    心肝气的发抖。

    ……

    办公室里乱成一锅粥。

    一对中年夫妻一左一右的攥住女孩的手腕,怒斥道,“你跑,你还跑啊,你倒是会挑地方,往云城跑,幸好我们查到你买票的记录找到这里来。”

    女孩要哭了,“妈,你放开我。”

    “放开你让你继续跑?门都没有。”

    夫妻俩一起用力,要把女孩从办公室拖出去,女孩重心拼命往后,她回头,跟谢言求救,“言哥,你救救我,救救我啊。”

    谢言抿唇,他一把扼住中年女人的手,叹气,“姑姑,别闹了。”

    中年女人不是旁人,正是谢言的姑姑谢桂兰,中年男人则是谢言的姑父刘建国。被夫妻俩拉扯着的是他们的二胎女儿刘心怡。

    谢言推开谢桂兰的手,把刘心怡护在身后,“姑姑,心仪是你亲生女儿。”

    “我知道她是我亲生女儿,你以为我愿意这么做吗。”谢桂兰眼眶通红,捂着脸一屁股坐到地上,她拍着大腿痛哭起来,“老天爷。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爹妈去得早,好不容易嫁了人,老公也是个不知道疼人的,我唯一的心愿就是把两个孩子抚养长大,看着他们俩结婚成家了,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女人哭声震天,“可老天爷怎么就不能看着我好啊,好不容易我儿子有合适的对象要结婚了,结婚之前婚检竟然查出了尿毒症。现在人家女方悔婚不算,儿子的命都不一定能保住,我这辈子是造了什么孽啊,怎么全天下不好的事儿全都落我身上了。”

    “……”

    谢言看得心中不忍,弯腰去扶谢桂兰,“姑,你别这样,表哥的事情我们可以再想办法。”

    “想什么办法,所有的办法我和你姑父都想过了。我们也去医院了解过了,你哥这个情况只能换肾,要不然就只能等死了。你哥是老刘家的独苗,他不能死。”

    谢桂兰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把抓住谢言的手,泪眼婆娑,“言言,不是我和你姑父狠心,我们就这一儿一女,但凡有一丁点的可能,我们也不想让心仪去配型。可……她是子军的亲妹妹,她不给子军换肾,你让我们上哪儿找肾源!”

    “我也知道这事儿对心仪不公平,我们没办法了啊,只要她一颗肾,子军就能活过来,她少一颗肾不会死,可子军再找不到肾源就没命了,我和你姑父只是想让两个孩子都活着,我们真的没法子了啊。”

    “你说谎!”刘心怡红着眼睛从谢言身后站出来,低吼道,“什么想让两个孩子都活着,你们是筹不到换肾的钱,所以才打我的肾的主意。”

    “……”

    刘建国被揭穿也不反驳,眼一瞪,怒道,“你也知道我们筹不到钱,筹不到钱没办法给你哥换肾,他就只能等死。你是你哥的亲妹妹,你就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死?”

    “所以你们就牺牲我的健康,让我换肾给他!”

    “少个肾死不了人。”

    刘心怡终于崩溃的大哭起来,“是!少个肾是死不了人,但是我的健康呢?最近你们不是查了很多资料吗,我就不相信资料上没有说少个肾的危害!还有……什么叫我眼睁睁地看着他死?今天要是你跟我妈需要我这颗肾,我二话不说就去配型。可凭什么让我给他换肾,我又不欠他的!”

    “你说的什么鬼话,那是你亲哥!”

    “我还是他亲妹妹呢,从小到大,他给我买过一颗糖吗,我被人欺负他给我出过一次头吗,没有!从来没有过!从我出生到现在,他对我比对陌生人还要冷漠。他这样对我,我凭什么挖个肾给他。”

    刘心怡一把擦掉眼泪,“还有你们。就因为我是女孩,不管是吃的用的,你们全都要我让着我哥。他是哥哥我是妹妹,你们怎么不让他让着我?年前我哥要结婚,彩礼钱不够,你们是怎么做的?你们强行让我退学,让媒婆给我说亲,想把我嫁出去要一笔彩礼,凑钱给他结婚。感情你们生了我,就是为了让我为我哥牺牲的,我不跑还等什么,等你们强行把我拖到医院割肾吗!”

    门口众人议论纷纷。

    刘建国大怒,他强行拉住刘心怡,“今天你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

    “我不走,打死我也不走,我是人,我有人权,就算你们是我父母,也不能强迫我做任何事。”

    “姑父……”

    “你闭嘴!”刘建国对着谢言怒吼,“这是我们家的家务事,你一个外人管不着!”

    “……”

    就在此时,心肝慢悠悠地从人群中走出来,她掏出手机冷冷地看着刘建国,“今天你要敢把她带走,我就敢立马打电话报警说你绑架,不信你可以试试看!”

    谢言一愣,立马看向她,心肝立马别开眼睛。

    “……”

    是他看错了吗。

    怎么从她眼睛里看到一丝心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