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3章 对她说谎

    第1673章  对她说谎

    另一边。

    心肝开车回了时代城。

    她刚到家没有几分钟,商场就把她买的东西送过来了,心肝还是在大年初一那天在宋连城家跟谢言见过面,看到东西到了,她有些迫不及待,拎着东西就去开车,打算把东西给谢言送去。

    托赵欣意的福,她有谢言的工作表,知道他这会儿已经下班了,心肝直接开车去了他宿舍所在的小区。

    她的车子刚到谢言小区门口,远远地就看到谢言从小区里走出来。

    “哎?”

    她降下车窗,刚要喊他,却发现他不是一个人,谢言身边还站着一个年轻女孩,女孩容貌娇俏,穿着一件黑色羽绒服,天气太冷,她戴着羽绒服上的帽子,毛茸茸的毛领把她的小脸裹在里面,衬得她一张小脸更小了,她蹦蹦跳跳地围在谢言身边。

    路灯下,谢言同样一件黑色羽绒服,他双手插在口袋,目光温和地看着女孩,女孩不知道跟他说了什么,谢言轻笑起来,眉眼里写满了温柔。

    “……”

    心肝的声音硬生生掐在喉咙里。

    路灯昏黄。

    两人边说边笑,再加上都穿着黑色的羽绒服,看上去像是热恋中的情侣一样。

    这画面越看越刺眼。

    心肝嘴角的笑容逐渐僵硬。

    她把车停在路边。

    前方。

    谢言和女孩压根没发现她的存在,说说笑笑地走出小区大门,下一秒,女孩亲密地挽住谢言的手臂,而谢言……竟然什么都没说,任由她挽着。

    “……”

    心肝的心瞬间凉了半截。

    “呼!”

    她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她告诉自己,“要相信谢言,说不定这女孩是他的亲戚,说不定里面有误会。”

    可这话连她自己都说服不了。

    跟谢言在一起几个月,她已经知道他家的具体情况,当年他父母双亡,他那些亲戚生怕他赖着自己家,能躲就躲,除了他姑姑,他跟其他亲戚已经断了往来。

    他跟他姑姑家的关系也比较尴尬,平时联络都很少。

    这种时候,突然冒出个年轻女孩,而且跟她举止还这么亲密,她没办法说服自己,女孩也许跟她他有血缘关系。

    心肝咬紧嘴唇。

    见两人离开小区继续往前走,她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开着车默默地跟在两人身后。

    十分钟后。

    两人在一家宾馆门口停了下来,心肝握紧方向盘,然后,两人在她的注视下,走进了宾馆。

    “……”

    瞬间。

    心肝像被抽干了力气,她肩膀耷拉下来,靠在椅背上。

    她回头。

    车子的后座上是她给谢言买的东西,好多好多东西,塞满了整个后座,她原本想给他一个惊喜,没想到,谢言直接给了她一个惊吓。

    不!

    她不信!

    谢言不是这样的人!

    这中间一定有什么误会!

    心肝吸气,她把车子停在宾馆楼下,坐在车里静静地等待着。

    车子熄火,暖气关闭,车子里气温骤降,心肝觉得冷,她不敢移开眼睛,紧紧地盯着宾馆的大门,生怕错过谢言的身影。

    五分钟!

    十分钟!

    半个小时过去……谢言依旧没有从宾馆出来。

    她穿得少,四肢机会都被冻僵,后座上明明有很多她买给谢言的衣服,她都忘了拿来取暖。

    一个小时后!

    谢言依旧没出来。

    心肝眼底的光芒逐渐消失。

    “呵!”

    她苦笑一声,眼睛渐渐红了。

    想到这几个月的相处,她不死心,哆哆嗦嗦地拿起副驾驶上的包,从里面掏出手机,拨通了谢言的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

    “心肝?”

    “嗯,是我。”心肝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跟往常一样,她软声说,“今天正月十六了,我从家里搬回时代城了。我给你带了东西,你现在在哪儿呢,我把东西给你送过去。”

    “改天吧。”

    “嗯?”

    “我现在在医院。”

    “……”

    他对她说谎!

    心肝再也没办法欺骗自己,她捏紧手机,“今天工作很忙吗?”

    “嗯,有点忙。”他的声音听起来跟往常也没有区别,他说,“最近天气不稳定,好多人得了流感,你就别往医院跑了。等我忙完这两天再去看你。”

    “……好!”

    心肝挂断电话。

    她抬头,眼眶微微泛红,她最后看一眼宾馆的大门,没有再等下去,驾车离开。

    她茫然地在道路上行驶,却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

    她这才突然发现,除了谢言,她在郊区一个朋友都没有,甚至,她对这里压根也不熟悉,想找个地方喝酒,竟然都找不到。

    最后。

    她还是开车回了时代城。

    房间里空荡荡的。

    一如她现在空荡荡的内心。

    她茫然地走到酒柜旁边,从酒柜里拿出她珍藏的各种酒,打开,也没用酒杯,就着瓶子就喝了起来。

    几瓶果酒下肚,头脑还是清醒的。

    闭上眼。

    脑袋里全都是谢言跟女孩亲密的画面。

    “骗我!你骗我!”鼻子一酸,眼睛瞬间就朦胧了,心肝哽咽,“在我面前表现得这么纯情,结果一转眼就跟别人开房去了。还一副不会说谎不会调情的纯情样子,全都是骗人的!”

    像吃了一盆黄连,她心里全都是苦的。

    她从酒柜里拿出高度白酒,大口大口地喝起来。

    喝吧喝吧!

    醉了就好了。

    等明天醒来,就会发现今天的一切都只是一场噩梦。

    ……

    次日。

    心肝头晕脑胀地醒过来。

    她扶着脑袋从床上坐起来,脑袋疼得要爆炸,她踩着拖鞋,踉踉跄跄地从床上下来。

    “擦……”

    宿醉的感觉好难受。

    洗了把脸,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虽然折腾了一夜,但她这张脸还是怎么看怎么好看,无论哪个角度都这么完美。

    心肝又想起昨天晚上谢言身边那个娇俏可爱的女孩。

    她挺挺胸脯,恨恨地说,“我哪点比不上那女孩了?谢言眼睛是不是瞎了!”

    一夜过去。

    她所有的负面情绪全都消失不见,又成了那个热情洋溢生机勃勃的小太阳,她画了个精致的妆容,出门。

    自怨自怜可不是她的作风。

    她要去跟谢言摊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