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2章 我喜欢听话的女人

    第1672章  我喜欢听话的女人

    一个小时后。

    一切恢复了平静。

    房间里。

    安思雨拥着被子坐在床上,她没有穿衣服,两只手臂和肩膀都裸露在空气中,此刻,她原本白嫩的手臂上伤痕累累,全都是皮带抽出来的红痕,旧伤叠着新伤,看上去十分恐怖。

    她坐着不敢动。

    只要稍稍动一下,全身就火辣辣的疼。

    床边。

    男人慢条斯理地穿好衣服,打好领带,他重新戴上眼镜,又恢复了温文尔雅的样子。

    安思雨巴不得他赶紧走,嘴上却说,“这么晚了,今天不留下吗?”

    “有事!”

    “都快八点了,还有什么事儿啊。”

    “约会。”

    安思雨心里一跳,立马坐直了身体,“约会?”

    看她这个反应,男人十分满意,他扶着眼睛,俯身捏捏她的脸,笑着说,“怎么,吃醋了?”

    安思雨低头不语。

    男人眼底的冷光又冒了出来,他捏住安思雨的下巴,迫使她抬头,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思雨,我喜欢听话的女人。”

    “……”

    安思雨垂头丧气,“我又没说什么……”

    男人满意地松开手,他起身扣好袖扣就准备离开。

    “等等。”

    “还有事?”

    “亲爱的,正月二十那天,你能不能抽一天时间陪我?”

    “为什么?”

    安思雨小声说,“那天是我生日。”

    男人想了想,拒绝了,“不行。”

    “亲爱的……”

    “那天晚上我有事。”见她不满,男人笑了笑,“没骗你,真有事。那天晚上有个慈善晚会要参加,我必须出席。”

    安思雨目光一闪。

    她当然知道他那天腾不出时间,也知道他那天要去参加什么什么晚宴,这个慈善晚宴是二十年前萧家成立慈善基金会的时候办的晚宴,当时邀请了全国的慈善人士参加,然后筹集善款捐到全国各地。

    因为林绾绾是圈子里的巨星,再加上萧家还有一个在娱乐圈影响力非常强大的姬野火,当年这场晚宴可以说星光璀璨,比走红毯的阵容还强大。

    再后来。

    基金会每年都会举办一场晚宴,一是为了筹集善款,二是为了公开感谢那些慈善家。

    二十年发展下来,这个慈善晚会已经发展成商圈和娱乐圈最受关注的项目之一,每年晚会都因为站位,女明星的时尚品味等等引发出大量的关注和讨论。

    因为参加宴会的都是顶级富豪,所以很多人挤破脑袋都想拿到一张邀请函,有人为了给公司宣传,有人为了积累人脉,有人纯粹是为了追星,当然也有人是为了猎艳。

    不管怎么说。

    邀请函一函难求是真的。

    萧家每年都会让家里举足轻重的人来镇场子也是真的。

    安思雨拉住男人的西装下摆晃动两下,撒娇道,“那……你那天晚上能不能带我一起参加宴会啊,你们上流社会出席这种公开场所,不是都要带女伴的吗?”

    “……”

    男人拧眉。

    安思雨举手做发誓状,“我一定乖乖的,不会乱说话,也不会告诉别人咱们的关系的。你也知道,我爸进监狱了,我妈也不知道去哪儿了,我们家就剩我和安暖暖了,我姐恨死我爸了,连带着把我也恨上了,我过日生日她肯定不来,我现在就只剩下你了。”

    见他面无表情,安思雨心里打鼓,她不想放弃,脑袋里灵光一闪,连忙又说,“对了,我姐现在是萧睿的女朋友呢,不知道那天晚宴她会不会参加……如果她也参加的话,我想跟她道个歉。我们姐妹俩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之前的事情也有很多误会。我姐最心软了,只要我诚心诚意地跟她道歉,说不定她就原谅我了。好不好嘛,阿钊哥哥。”

    男人不是别人。

    正是张扬的哥哥张钊!

    当初。

    安思雨被安暖暖从安家的别墅赶出来,那天下着大雨,她被淋成落汤鸡,七百万的违约金没还,她身上总共就几百块钱,她整个人都绝望了。

    幸好。

    她离开别墅的时候,碰到了一个男人,那男人是她以前的邻居,小时候追过她,见她一无所有,问她要不要帮忙。

    她当然需要。

    她知道男人想要什么,可她别无选择,她跟男人回了家,好歹有了遮风挡雨的地方,可好景不长,男人本来就是个花心大萝卜,跟她在一起也是为了羞辱她以前不肯做他女朋友,等新鲜劲过了之后,就一脚把她给踹了。

    她也不是那么好打发的,硬是讹了男人一百万才走。

    一百万够干嘛的?

    什么都干不了。

    后来她想了个办法,她用这一百万买了漂亮性感的大牌衣服,鞋子和包包,每天打扮得光鲜亮丽混迹高档酒吧。

    很快,她就把目标锁定在张钊身上。

    张钊跟那些富二代不同,他是张氏集团的掌权人,如果跟了他,说不定她也能跟安暖暖一样,一跃成为金凤凰。

    她制造机会,勾搭上了张钊。

    本来她以为张钊这样的男人肯定很难勾搭,可出乎意料,她才抛出橄榄枝,张钊就接住了,后来,她跟张钊在一起之后才知道,他这人心理变态。正常情况下,他西装革履,儒雅谦和,怎么看怎么都是个温润的翩翩公子。

    可一旦到了床上,他就像解除封印一样,彻底变成了施暴者。

    她被打得鲜血淋漓。

    可她忍了。

    因为除了在床上的时候,张钊对她还是很不错的,给她租了这套豪宅,还把车子给她开,每个月还会给她十万块的生活费,偶尔心情好了,还会像今天一样,额外再给她一笔钱。

    她不想离开张钊,离开张钊她又会被打回原形,跟着他好歹不缺钱花。而张钊……他变态的特殊嗜好隐藏得很好,为了不被更多的人发现,他也不想频繁换女人,再加上安思雨很会讨好男人,所以两人一拍即合,好了好几个月。

    听到安思雨的话,张钊眉头瞬间扬起,他想起大年初一去萧家赔礼道歉的时候,遇到了萧睿,当时萧睿身边确实有个长相绝美的女人。

    那女人是安思雨的姐姐?

    张钊目光闪烁,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突然改了主意。

    “行!晚宴带你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