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1章 看我不剥了她的皮

    第1671章  看我不剥了她的皮

    心肝想起张扬就觉得反胃。

    她赶紧把张扬从脑海里赶出去,强行把谢言拉出来洗洗脑子,想着谢言,心情果然变好很多,可想到国际会议之后,他再过几个月就要出国,她就又高兴不起来了。

    “唉!”

    “第九次了。”

    “啊?”

    安暖暖无奈地说,“我跟你逛这么一会儿功夫,已经听到你第九次叹气了。”

    心肝理直气壮,“那我不是舍不得我男朋友嘛。”

    不知道想到什么,她又“扑哧”一声笑出来,见安暖暖看过来,她摸摸鼻子,讪讪地说,“想不到啊,我萧心肝也有今天。以前没恋爱的时候我觉得吧,无论什么时候,人与人之间都要给对方足够的私人空间。偷偷告诉你,我以前可鄙视我爸了,跟我妈都老夫老妻这么多年了,还天天粘着她,一副跟我妈分开就活不下去的样子。现在我可算能理解我爸的心情了。”

    安暖暖笑笑没说话。

    “唉!”对心肝再一次叹气,她苦恼地抓头发,“想到接下来要分开两年,我就恨不得每分每秒跟谢言在一起,可他工作忙,我还得拼命克制自己。”

    安暖暖恍然大悟,“你是一个人太无聊,谢医生又太忙,所以才退而求其次地约我出来逛街?”

    “嘿嘿嘿!”

    安暖暖佯装生气,“有异性没人性。”

    心肝拉着她的胳膊一阵赔礼道歉,安暖暖本来就没真生气,两人很快就笑成一团。

    买完东西。

    两人又在商场的餐厅里吃了饭,看天快黑了,快到谢言下班时间了,心肝非常重色轻友的开车跑了。

    安暖暖也是开车来的。

    她拎着给自己还有萧睿买的东西,坐电梯去了地下停车场,刚坐上车系好安全带,有辆车速度很快从她面前开过去。

    她下意识地抬头。

    对方的车窗没关,她看到一个略微熟悉的侧脸。

    安思雨?

    地下室灯光昏暗,对方车速又太快,她没有看清,只看到对方扬长而去的车尾,安暖暖看着那车的鱼叉造型,有些不确定,“看错了吧,安思雨现在就算没到穷困潦倒的份上,也开不起玛莎拉蒂吧。”

    她摇摇头,驾车离开地下停车场,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

    ……

    香溢紫郡正门口。

    安思雨坐在驾驶座,目光怨毒地盯着安暖暖的车开进小区。

    刚才在停车场,安暖暖看到了她,同样,她也看到了安暖暖,出了停车场之后,她故意把车子停在不起眼的地方,等安暖暖从停车场出来,她就尾随着她,没想到她竟然进了香溢紫郡。

    这里是出了名的富人区!

    安暖暖那个贱人凭什么住在这里。

    安思雨眼底喷火。

    她降下车窗,狠吸一口气,冬日的冷空气穿进肺里,她狠狠把心里那团火焰压下去。

    安暖暖!

    她把她害这么惨,自己却抱紧了萧睿的大腿,住进了这样的豪宅。

    凭什么!

    她不甘心!

    她想跟进去看看她住在哪一栋,可她不认识小区里的业主,保安根本不让她进去,安思雨看着安暖暖的车子消失在视线,指甲深深嵌入掌心。

    “安暖暖,只要我安思雨还活着一天,绝不会放过你!”

    她咬咬牙,驾车转弯,把车子驶进香溢紫郡旁边的一个小区,安思雨把从商场买的东西提在手里,上电梯之后,她在一个门口站定。

    她深吸一口气,等阴暗的情绪平静下来之后,揉揉脸,脸上扬起一抹魅惑的笑容,这才解锁进屋。

    客厅里。

    气氛压抑。

    一个长相阴柔戴着眼镜的男人坐在沙发上,听到动静,他阴鸷的眼神立马飘了过来,安思雨心里“咯噔”一下,她心里害怕,脸上却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扭着腰走过去,勾住男人的脖子,慵懒地坐在男人腿上。

    “亲爱的,谁得罪你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安思雨抚上男人的脸,娇声说,“说,看我不剥了她的皮。”

    男人面色微微好转,语气却依旧不善,“你去哪儿了?”

    “给你买衣服啊。”安思雨把买来的东西推到男人怀里,“喏!给你买了羊绒大衣还有羽绒服,还有保暖衣什么的。今年冬天冷死了,你上次来我这儿不是还抱怨,说我这里没有给你准备衣服嘛,我今天特意去商场里给你买的,都是你平时穿的牌子。”

    男人随意扫了眼袋子上的logo,脸色终于恢复了正常,他掐住安思雨的腰,“打电话怎么不接!”

    “……”

    当然是不想接!

    心中这样想,安思雨却表现出一副惊讶的样子,“你给我打电话了?”

    她把手机从香奈儿包包里拿出来,看了一眼之后放到男人面前,“可不能怪我,你看,没电关机了。”

    男人皱眉,冷声说,“下次不许再发生这种事。”

    “知道啦知道啦。下次人家一定乖乖把手机充满电才出门,而且一定会把手机的声音调到最高,保证你给我发消息打电话,我都能第一时间发现。”

    “这还差不多。”

    男人搂住安思雨的腰,一只手在她身上游走,他扫了眼地上的购物袋,发现全都是男装,问安思雨,“怎么没给自己买几件?”

    安思雨媚眼如丝,“人家天天在家,用不着买这么多衣服,再说了,人家还不是想给你省钱嘛。”

    “我缺这点钱?”男人轻哼一声,立马从口袋里掏出钱包拿出一张卡,他眉头一挑,扯开她领口,把卡塞进她内衣里,“里面有十万块,拿去花着玩儿。”

    “亲爱的,你对我真好。”

    安思雨穿着羊绒大衣,男人嫌碍事,伸手剥掉她的外套,安思雨在大衣里穿着黑色的紧身针织衫,下身穿着一条紧身牛仔裤,脚踩一双及膝的长靴。这段时间,她完成了从少女到女人的蜕变,身体的曲线也变得更加柔美。

    男人只看了一眼,呼吸就粗重起来。

    安思雨知道男人想干什么,她身体绷紧了一瞬间,眼底闪过一丝恐惧,却不敢反抗,“亲爱的,我们回房?”

    “回什么房,就在这儿。”

    十分钟后。

    安思雨的惨叫响彻整个客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