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0章 我们家的人看着好说话?

    第1670章  我们家的人看着好说话?

    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

    知道两人很快要分开,心肝有些焦虑,恨不得时时刻刻跟谢言在一起,可谢言除了工作之外,还要啃宋连城给他的那些专业书,时间非常有限,心肝也忙,过年期间家里迎来送往,萧睿就大年初一得了一天空,初二就继续工作了。

    没办法。

    他国外的分公司没有过春节的习俗,有些工作必须他处理。

    小星星年后又跟考古队跑去考古了。

    所以。

    家里又只剩她一个小辈忙活。

    正月初十。

    张扬开着心肝修好的车,带着礼物亲自上门赔礼道歉。

    看到他,心肝没有好脸色,“你不是去北方了,怎么还在这儿?”

    “……”

    张扬眼底阴郁之色一闪而过,他忍气吞声地说,“过完正月十五就走。”

    心肝翻个白眼。

    张扬把礼品放下,一脸后悔地跟萧凌夜和林绾绾赔礼道歉,“叔叔阿姨,年三十那天的事儿都是我的错,是我一时冲动……”

    张扬认错态度良好。

    倒不是他真心悔过,他只是不想去北方。

    这些天他没少为这个事儿求他哥,可他哥就是不肯松口,最后被他缠得没办法了,就跟他说,他说的不算,人家萧家愿意息事宁人这件事才能更改。

    恰好心肝的车修好,他就借这个机会上门道歉,想着萧凌夜和林绾绾也算看着他长大的,再说,年三十那天吃亏的人是他,根本没给心肝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说不定他态度诚恳一点,萧凌夜和林绾绾就松口不跟他计较了。

    可……

    “那天晚上的确是你的错!”萧凌夜面沉如水,厉声道,“不过是不是一时冲动,就不一定了。”

    “萧叔叔……”

    萧凌夜一点面子都不给,冷冷道,“别叫这么熟稔,我们两家不熟。”

    “……”

    张扬折了面子,死死咬住后槽牙。

    他想着女人心软一些,把目光转到林绾绾身上,“阿姨……”

    “我老公说得不错,咱们两家不熟,你不用这样称呼我,叫我萧太太就行。”

    林绾绾和萧凌夜并肩坐在沙发上,甚至没开口让张扬坐,佣人也很有压力见没端东西过来招呼。张家是做食品起家的,跟萧家领域不同,以前两家也没有合作过,她只在一些商业活动或者慈善晚宴上跟张家的人碰过面。

    第一次听到张扬的名字是心肝高中的时候。

    知道张扬在追心肝,她也没什么感觉,毕竟女儿大了,长得也漂亮,有人追很正常,不只张扬,追心肝的男孩子多了去了,她见过张扬一次,知道她不是心肝喜欢的美男子类型,也没把他放在心上。

    直到心肝大学。

    心肝上大学之后,身边那些被拒绝的男孩子基本都没了,只有张扬还不死心,一追就追了好几年。

    她这才正视他。

    她要有心打听谁的消息,都不用让人去调查,参加宴会的时候提个话茬,别人就把张家的信息一股脑倒给她了。

    张家家风不正,张扬性格乖张叛逆,且仗着他们家在云城的地位在圈子里嚣张跋扈,不但如此,他吃喝嫖赌样样俱全,身边的女人就没有跟他超过两个月的。

    就这样,他还想追心肝。

    林绾绾被恶心得够呛。

    她相信心肝的眼光,所以没管过这事儿,可张扬竟然还欺负到心肝头上了。他要真知道错了,初一那天早上就跟张钊一起来道歉了,这会儿才来,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他是迫于家里的压力,不得不来道歉。

    因此,林绾绾完全没给他好脸色,她冷冷地说,“歉也道过了,你可以走了。”

    “阿……萧太太,我真的知道错了。”

    “你知道错是你的事,原不原谅是我们的事。”林绾绾抬起下颌,“你道歉我们就得无条件地原谅你?怎么,我们家的人看着这么好说话?”

    “……”

    张扬被怼得说不出话来。

    “大过年的,别出来影响人的心情。”林绾绾摆摆手,“心肝,送客。”

    “好!”

    眼睛扫到门边的礼品,林绾绾又说,“礼品拿回去,我们家不缺这点东西。”

    “好!”

    心肝在心里默默给她霸气的老妈点赞。

    见张扬还站着,她没好气地赶人,“还站着干嘛,等我们家留你吃午饭啊!滚!”

    “……”

    不但没求到原谅,还被羞辱了一番!

    张扬心里憋屈,他还想说什么,可看到萧凌夜夫妻脸色一个比一个冷,知道再求情也没用,咬咬牙走了。

    心肝提着他带来的礼盒追上他,把礼盒全砸在他身上,“把你的东西带回去,我们家不稀罕!”

    “……”

    不稀罕喂狗!

    张扬绷紧嘴唇,头也不回地上车,轰动油门驾车离去。

    ……

    “走了?”

    “走了!”心肝拍拍手,神采飞扬,“东西都没捡,估计气得不轻,哈哈,活该!”

    “张嫂,把东西扔了。”

    “好!”

    “听刚才的油门声,那个张扬心里肯定憋着一股子气呢。”林绾绾看人很准,拉着心肝交代,“这种人心胸狭隘,瑕疵必报,你以后离他远点。”

    心肝不以为意,“是他离我远点,他马上被发配到北方了,近几年肯定不会见到了。”

    也是!

    而且谅他也不敢找心肝麻烦。

    几人很快转移了话题,谁都没把这事儿放心上。

    ……

    过了正月十五,这个年算彻底过完了,一切终于恢复了常态,心肝松口气,终于有空余时间了,她确定了国际会议的时间以及谢言出国的时间之后,正月十六,她拉着安暖暖开始给谢言准备东西。

    一会儿功夫心肝就买了几大包。

    安暖暖看着那几大包东西,十分无奈,“你这太夸张了吧,光是衣服都买了几大包,春夏秋冬都有,这些衣服都够谢医生穿两年了。你买衣服我能理解,买吃的和生活用品是不是太离谱了,这些国外都买得到啊。”

    “那不一样,我买的代表我的心意嘛!”

    心肝留下地址,让商场的人把她买的东西都送到时代城的公寓,这才跟安暖暖说,“你不知道,谢言这个人根本就不舍得往自己身上花钱,他平时衣食住行能糊弄就糊弄。我给他买好他肯定会用,而且我们要分开了哎,两年呢,我给他买这些东西,他用的时候就能想起我了!”

    服!

    安暖暖摇摇头,突然想起一件事,“对了,萧睿让我告诉你,张扬今天坐最早的班机去H省了!”

    这球可算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