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8章 能接受异地吗

    第1668章  能接受异地吗

    参加国际会议。

    这种机会可遇不可求。

    然而。

    谢言却没有一口答应下来,往年,老师也会偶尔带医院的医生去参加国际会议,不过,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点。

    参加完会议之后,不久就会去国外,进行两年时间的进修。

    “老师……”

    “你猜得没错。”宋连城慈爱地看着他,“这些年我参加国际会议,认识了不少国外的医生,我联系了D国的教授,跟他推荐了你。这次的国际会议,对方也会参加,当然,他也有考察的意思在里面。如果你能达到他的要求,会议之后他会给你发邀请函。”

    谢言心跳有些紊乱。

    出国进修,这是每个医生都梦寐以求的机会。

    众所周知。

    在临床方面,D国一直处在世界的一流水准,能去那边的医院临床观摩学习,参加对方所有的会议,学术交流,有助于医生掌握一门实实在在的临床技术。在国外的医院耳濡目染,也有利于医学理念的培养。

    只是……

    见他面色犹豫,宋连城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费用方面你不用担心,医院会给你出所有的费用,就是需要签个卖身契。”

    所谓的卖身契,就是跟医院签长期合同。

    谢言理解。

    毕竟,医院出钱培养人才,最终目的是为了留住人才。

    谢言又想起了心肝。

    宋连城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推心置腹地跟他说,“你和心肝刚确定关系没几个月,现在是热恋期,这个时候难分难舍也正常。不过你们两个还年轻,我记得你过完年才二十七,心肝比你还小两岁,谈婚论嫁还早。你这个年龄正是拼事业的时候,而且也不是让你们分手,异地两年,两年一眨眼就过去了。”

    想了想。

    宋连城拍拍他的肩膀,笑着说,“对自己和心肝都有点信心。”

    “……”

    “我知道,你和心肝都是很认真在谈这段恋情,所以,你作为男人,更应该考虑考虑你们的以后。不谈心肝,就算是为了自己,这次你也要抓住机会。两年的进修结束之后,你的薪水会发生质的变化。”

    宋连城开玩笑说,“你不是看不得人间疾苦吗,有足够的钱,才能帮更多的人嘛。”

    “……”

    谢言意动。

    他吸口气,没有一口答应下来,“老师,我考虑考虑。”

    “好,这是大事,是要认真考虑考虑。”话虽然这样说,宋连城却笃定谢言一定会点头,他从书架上挑选几本书拿给谢言,“这些书你拿回去抽时间先看了,对你通过教授的考核有帮助。”

    “谢谢老师。”

    ……

    两人刚从书房出来,心肝就蹦蹦跳跳地跑过来,她一把勾住谢言的手臂,“哎呀,你可算出来了。”

    宋连城笑骂,“你这丫头,我还能把谢言吃了啊。”

    心肝吐吐舌头做个鬼脸,“谁让你拉着谢言说话,还神神秘秘的去书房说,我和谢言好不容易见一面,你还要霸占他,那我肯定不高兴啊。”

    闻言。

    谢言心里有些歉意。

    他工作忙,本来和心肝见面的机会就少,如果再出国……

    宋连城也沉默了两秒,见心肝去谢言怀里拿书跟他分担重量,他半开玩笑地说,“这才分开多大会儿功夫,这你都不高兴。那谢言要跟你分开个一年两年的,你还不得哭啊。”

    “呸呸呸,大过年的,宋叔叔你别乱说话,我和谢言好好的干嘛要分开一年两年。”

    “……”

    得!

    这话题有些危险,不能再继续了。

    宋连城摸摸鼻子。

    还是让谢言跟心肝说吧。

    ……

    吃完午饭。

    两人又在宋家坐着聊了一会儿,就告辞离开了。

    外面的小雪已经停了。

    风很大。

    带着刺骨的寒。

    心肝搓着手钻进车里,她招呼谢言,“快上车,我送你回去。”

    “……”

    谢言把书籍搬进后座,自己坐进了副驾驶,两人降下车窗,跟宋连城打过招呼之后驾车离开。

    谢言看着心肝的新座驾,“怎么换了辆车?”

    她那辆车被张扬撞了车尾,送去修理厂维修了,心肝不想让谢言担心,没告诉他,“哦,这是我爸的车……我随便开了一辆出来。”

    “……”

    谢言看了眼方向盘上的翅膀logo,默默无语了。

    别人都说,开车能看出一个人的性格,谢言觉得这话挺有道理,他开车基本很稳,可心肝不同,她开车速度很快。

    谢言忍不住提醒,“慢点开。”

    “路上又没人。”

    “有没融化的冰渣子,会滑。”

    下了一整夜的雪,主干道上经常有车经过,积雪都被碾成了水,温度太低,那些污水就变成了细碎的冰渣子。

    心肝减慢了车速。

    谢言跟她说,“你把我送到地铁站就行了,我坐地铁回去就行了,雪天路滑,你早点回家。”

    “那不行,你住的地方距离地铁站那么远,还提着这么多书,走到家多累啊,我开车送你回去,也就几脚油门的事儿。”见他还要说话,心肝竖起一只手,严肃保证,“我保证一定会慢慢开的。”

    说着,她又苦了脸,失落道,“接下来的半个月我都要在市区,你工作忙,也就意味着接下来半个月咱们都只能视频短信以慰相思了。”

    “……”

    谢言也喜欢跟心肝呆在一起。

    闻言,果然不再说什么了。

    有点冷。

    心肝打开车里的暖气,顺道开了音乐,她把音乐声音调小,趁等红灯期间,扭头看谢言,却看到他眉头微蹙,陷入沉思。

    心肝戳戳他的胳膊,谢言回过神来,“怎么了?”

    “我还想问你怎么了呢。”心肝皱着鼻子,“你怎么了,看上去心事重重的样子,是不是遇到什么事儿了?”

    “是有点事。”

    “工作上的?”

    “算是吧。”谢言看她一眼,默默补充,“也算情感上的。”

    “……”

    心肝眉头挑的老高,“不会又有人跟你表白吧?”

    谢言哭笑不得,“不是!上次罗小姐那个事情是赶巧了,我没你想象得那么受欢迎,我沉默寡言又不懂浪漫,也就你会喜欢我。”

    真难得。

    他还知道自己不浪漫。

    心肝忍着笑问他,“那你说情感上的,我肯定往这方面想嘛。”

    “心肝!”

    “嗯?”

    谢言想了想,试探性的问出口,“一般情况下,女孩子能接受异地恋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