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7章 每分每秒都想跟你在一起

    第1667章  每分每秒都想跟你在一起

    心肝拉着谢言去了院子里。

    刚出客厅,心肝就被外面的寒风冻得瑟缩了一下,谢言赶紧又拉着她进了客厅,从挂衣架上找出她的羽绒服替她穿上,“别冻着了。”

    “嗯嗯嗯。”心肝猫儿似的,眯着眼享受着谢言的服务,看他也只穿了件毛衣,她自己动手拉拉链,催促他,“你也赶紧把外套穿上。”

    两人手牵手去了院子。

    院子里。

    路上的积雪已经被清扫干净,草坪上的还没来得及清理。

    心肝拉着谢言的手,沿着小路小跑着往前,等避开所有的佣人之后,她才背着手,笑眯眯地停下来。

    “我们这样出来,会不会不太好?”

    “当然不会。”心肝嘿嘿一笑,“你没发现宋叔叔故意在给我们制造机会吗?”

    “……”

    还真没发现。

    不过他发现她眼睑下一片青黑,心肝皮肤白,所以那片青黑看着就更扎眼了,想到她昨天晚上是给他送饺子才回家太晚,他心里更不是滋味,拉着她的手叮嘱她,“下次太晚了别出来找我了。”

    “嗯?”

    谢言点点眼睑,“黑眼圈都出来了。”

    “……”

    那是昨天晚上跟张扬去了派出所,等萧睿把她带回家,她自己又洗漱了一下,两点钟才睡觉,所以才长的黑眼圈。

    但这话她没法说。

    反正事情已经解决了,她不想让谢言担心。

    思索间,谢言又开口说话了,“以后尽量别熬夜,熬夜的危害太大了,你现在年轻还感觉不到,再过几年就知道难受了。”

    “……”

    心肝无奈,“你也就比我大三岁,怎么说话老气横秋的,刚才那语气跟我妈平时教育我的时候一毛一样的。”

    见四下没人,她抱住谢言的腰,仰着头笑眯眯地撒娇,“我们家每年过年的时候亲戚朋友轮流请吃饭,一直到元宵节才会结束,我还以为最近这段时间都见不到你了呢。咱俩好不容易见次面,聊点有营养的话题嘛。”

    好不容易见次面?

    他们不是昨晚才见过吗。

    不过直觉告诉他,如果他真这么说了,心肝估计会不高兴,谢言默默把这句话吞了下去,他低头问她,“有营养的话题?比如?”

    “比如……”她拖长尾音,踮起脚尖凑他更近,“想我了没有?”

    “……”

    她的脸近在咫尺。

    近到他能清晰地感受到她呼吸间喷洒的热气,清楚地从她的眼睛里看到自己的样子……谢言喉结滚动,明明还下着雪,他却觉得有点燥。

    他拖住她的腰,轻轻“嗯”了一声。

    “嗯是几个意思啊,是想了还是没有?”

    谢言坦白,“想了。”

    “我也想你!”心肝勾住他的脖子,大胆表白,“做梦都能梦到你,睁开眼就想看到你。想每分每秒都跟你腻在一起。你到底给我下了什么迷魂汤,我现在越来越喜欢你了怎么办啊。”

    “……”

    谢言骨子里是个内敛的人,所以每次听到心肝这样大方自然地说这些甜言蜜语,他总会有些不自在。

    他知道女孩子也喜欢听这些好听的,可……张张嘴,他说不出来。

    于是。

    他只能收紧手臂,把她紧紧抱在怀里,让她感受他紊乱的心跳。

    心肝感受到了。

    她像只成功偷到腥的猫儿,笑得眉眼弯弯。

    ……

    谢言本来打算给宋连城拜过年就走,中午去福利院吃午饭,顺便给孩子们带一些新年礼物。

    因为心肝在宋连城家吃饭,谢言临时改变计划,中午也留了下来。

    吃饭之前。

    宋连城把谢言叫到书房。

    “老师……”

    “坐。”

    书房里有个小小茶桌,两旁分别放着一张椅子,两人在椅子上坐下来,宋连城笑着推给他一杯热茶,打趣他,“连续多少年了,每年大年初一都来给我拜年,不过今年是第一次留在家里吃饭。”

    谢言有些不自在,“师娘做饭辛苦,不想麻烦你们。”

    “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你这孩子,就是太见外了。”宋连城说,“我要结婚早点,孩子都跟你差不多大了。再说了,你一个人在云城生活,身边也没个家人亲戚,我是你老师,你不跟我亲近跟谁亲近。”

    “之前我还一直担心,你一个人在云城过年会不会太孤单了。”宋连城话锋一转,哈哈大笑道,“不过现在我放心了,有心肝在,那孩子跟个小太阳似的,跟她在一起,每天都能过得开开心心热热闹闹的。”

    那倒是!

    想起心肝,谢言不自觉地笑起来。

    宋连城看着更欣慰了。

    刚开始知道他和心肝确定关系的时候,他还有些担心。心肝和谢言都是他非常爱护的小辈,他们俩要能成,他肯定乐见其成。

    就怕两个人在一起,最后成了一对怨偶。

    经过他这几个月的默默观察,他觉得放心不少。想了想,他试探地问谢言,“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我?”谢言想了想,“就……好好工作,以后攒点钱。”

    “……”

    宋连城听得差点老泪纵横。

    他这学生哪点都好,脾气好,工作认真负责,要说有什么缺点,就是太无私了,所以工作这么多年,工资不低,硬是没有存到一分钱。

    现在终于有要存钱的意识了。

    这说明。

    他对和心肝的未来已经有计划了。

    宋连城十分欣慰,鼓励他说,“你这想法是对的,我知道你这孩子对钱财看得不重,不过钱这东西是必需品,可以少一点,但不能没有。有句话我一直想跟你说,人的一生不是一成不变的,你计划得再好,也有计划生变的时候。当金钱充足的时候,才能有一定的抗压能力。”

    谢言点头。

    看他表情,宋连城就知道他把话听进去了,宋连城喝了口茶,说了他这段时间一直想找他说的话。

    “年后有个一周左右的国际学术会议,在D国举行,这种会议不用我多说,你应该了解一些。会议上是全球各地的同行和领域内的学术大咖面对面交流,交流的都是专业领域最前沿的医学发展理念,是个非常好的机会。”

    他问谢言,“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

    谢言愣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