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6章 被你迷的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第1666章  被你迷的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见他这表情,桑岩也愣了一下。

    三秒后。

    他小心翼翼地问谢言,“你……该不会,从来没想过跟萧小姐结婚吧?”

    “……”

    看他反应,桑岩知道自己猜对了。他简直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谢言,咱俩认识这么多年了,你是我在这边最好的朋友,是兄弟这些话才跟你说。萧小姐对你怎么样,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昨天晚上大年夜,人家还能从家里跑过来陪你过年,我看你也挺喜欢她的。既然这样,那你也应该考虑考虑你们的以后吧。”

    桑岩拍着他的肩膀,拿亲身经历跟他说,“我就是个活生生的反例。毕业之后,我总觉得自己还年轻,时间还长着,就没有好好规划。所以工作之后每个月一到发工资,除了留个生活费,剩下的全都打给我爸妈。说起来,我爸妈现在只要钱不要人,也有我的责任。我跟他们从来都报喜不报忧,他们以为我在云城日子很好过,习惯了我大把大把地给钱,我要结婚了,这笔钱突然不给了,他们心里当然不舒服。”

    “当初我要不把所有的钱都给他们,而是自己留着存起来一部分,这些年下来我也能攒不少钱,那样的话……就算结婚他们要五十万,我也能想办法凑凑拿给他们,而不是让事情变得这么糟糕。”

    “……”

    想起周晓菁,桑岩心里难受,他不想再提,苦口婆心地跟谢言说,“你年龄也不小了,女朋友也有了,下一步考虑的就是结婚问题了。别的不说,结婚总要有住的地方吧,云城的房价……以咱们的工资,攒个首付也要十年八年的。”

    “到你这种级别,结婚的话医院肯定给配宿舍,但是条件肯定跟咱们现在住的房子差不多,我看萧小姐不是个不能吃苦的人,但是她一个千金小姐,跟你在一起吃苦,你心里能好受吗,这些都是很现实的问题。你啊,以后还是多为自己的将来考虑考虑吧。”

    “……”

    谢言内心波涛汹涌。

    没错。

    医院包吃住,以前他能赚一个花一个,一分钱都不存,那是因为那时候他就一个人,一个人的日子将就将就,怎么都能过。

    可现在有心肝。

    心肝有钱,但那是她自己的。

    他作为男人,当然要承担更多的责任。

    而责任。

    有时候是要靠金钱去实施的。

    谢言陷入思考。

    ……

    出门的时候鹅毛大雪变成了小雪。

    雪下了一夜,地上的积雪足足有十厘米厚,鞋子踩在上面发出“咯吱咯吱”的轻响,目之所及,整个世界都披上了一层银装。

    心肝看到这景象应该会很高兴。

    谢言裹紧了围巾。

    大年初一,云城的生活节奏反而比平时慢一些,小区里人不多,偶尔有人在楼道下清扫积雪,还有小孩子裹着厚厚的羽绒服在铺满积雪的草坪上堆雪人,谢言盯着几个小孩看了一会儿,突然咧嘴笑了起来。

    他脚步轻快地去超市买了礼品,坐地铁去了宋连城家。

    宋连城现在是半退休状态,他喜欢热热闹闹的地方,所以房子买在市里最繁华的联排别墅区,他家宋连城去过挺多次,算是轻车熟路。

    只是……

    在宋家碰到心肝还是很意外的。

    “谢言?”心肝本来坐在沙发上昏昏欲睡,看到谢言,她瞬间清醒了,见谢言一身的雪,她赶紧小跑过去,拍掉他肩膀上的雪,她一脸惊喜,“你怎么来了!”

    宋连城哈哈大笑,“你这话说的,就许你来给叔叔拜年,不许谢言来?谢言可是我学生,每年大年初一都会来拜年的。”

    说着,宋连城让佣人把谢言手里的东西接下来,招呼着谢言坐过来,“就知道你今天会过来,外面冷不冷,过来喝杯茶暖暖身子。”

    “好。”屋里开着暖气,谢言脱掉羽绒服和围巾,牵着心肝的手笑着走过来,“还好,今天温度比昨天还高两度。”

    “快过来坐。”

    “嗯。”

    谢言坐下把茶杯握在手里,一扭头就对上心肝纠结的表情,他微微一愣,低声问她,“怎么了?”

    心肝一脸遗憾,“我也每年都来给宋叔叔拜年,怎么以前就没在宋叔叔家碰到过你呢。”

    “……”

    以前确实没偶遇过。

    谢言正想着怎么回答她,就听到宋连城哈哈笑,“你还好意思说,谢言每年基本都是这个时间过来。你呢?小馋猫每次都踩着点,快吃中午饭才过来。你们一个早上,一个中午,能碰上才奇怪了。”

    “……”

    心肝心虚地摸摸鼻子。

    那还不是因为往年过年萧睿都在忙工作,小星星也会趁过年这几天时间跟舅舅在实验室里研究那些黑乎乎的药丸。

    因此。

    每年大年初一给亲戚朋友拜年就成了她的事儿。

    她也是懒。

    每次都从距离最近的二叔和舅舅那里开始拜年,然后再去姨妈家,最后才来宋叔叔家,可不是就跟谢言完美错过了吗。

    今年也是赶巧了。

    萧睿带暖暖去拜年,小星星也在家,所以她就被分配到宋叔叔这边来了。

    嗷!

    早知道她往年第一个来宋叔叔家啊。

    心肝抱着谢言的胳膊,嘟着嘴小声说,“感觉好像跟你错过了好几年……”

    谢言倒不觉得遗憾。

    他觉得缘分这东西很玄妙,换了几年前,他们也不一定会在一起,他安慰心肝,“前几年我可不是这样的,那时候我们相遇了,你估计也不会喜欢我。”

    “谁说的,别的不说,光看脸和身材我就被你迷的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

    她言语里的喜欢直白的谢言耳根子泛红。

    谢言悄悄看了宋连城一眼,宋连城眼睛含笑,见状赶紧摆摆手,“没听到,我什么都没听到。”

    “……”

    被敬重的长辈调侃,谢言难得闹了个脸红,“老师……”

    “我懂!老师也是过来人,不会笑话你的。”

    “……”

    谢言彻底不说话了,宋连城哈哈大笑,他对这个学生非常喜欢,也非常了解,对心肝也一样,现在看到两个小辈黏黏糊糊地谈恋爱,他是非常乐见其成的。

    因此。

    又说了几句话他留了谢言和心肝在家吃午饭,就去厨房让人准备食材,把时间和空间都留给两人了。

    宋连城刚走,心肝看了眼客厅的佣人,拉着谢言的手就小跑着往外走。

    “跟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