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3章 当他们家的人是死的?

    第1663章  当他们家的人是死的?

    纷纷扬扬的大雪下了整整一夜。

    如心肝期待的那样,大年初一这天,整个世界都变成了银色。

    大年初一注定是忙碌的。

    来拜年的人很多,萧凌夜和林绾绾要在家里坐镇,萧睿几个小辈则要提着东西去给亲戚长辈们去拜年。

    心肝凌晨两点才睡,六点天不亮就被小星星拉起来了。

    她困得睁不开眼睛,抱着小星星的腰耍赖不肯起床,“老妹,求你了,再让姐睡一会儿,我真的好困啊……”

    “爸妈喊你下楼吃饺子呢。”

    “……”

    大年初一吃一整天的饺子是老妈老家那边的传统,不但要吃饺子,还要喝糖水,表示新的一年甜甜蜜蜜。

    老爸老妈结婚之后,这个传统就在他们家传承了下来。

    心肝迷迷瞪瞪的,游魂似的洗漱下楼吃饭,本来打算吃完饭再去楼上补个觉,反正拜年有萧睿和小星星,尤其是今年萧睿第一次带暖暖回来过年,大年初一也要带她去走亲戚露脸,重点是暖暖,有她没她也无所谓。

    结果……

    刚吃完早饭,天色大亮起来之后,佣人就过来,说张钊登门拜访。

    “他来干什么?”萧凌夜皱眉,“我们家跟他们家又没交情。”

    “来道歉的。”

    “道歉?”

    昨天晚上萧睿出门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他不想打扰大家,所以没惊动旁人,一个人去派出所接的心肝。

    听萧凌夜问起来,他就把昨天晚上的情况说了一遍。

    萧凌夜瞬间脸色难看,林绾绾也拧紧了眉头,“这个张扬也太不像话了!”

    当他们家的人是死的?

    索性心肝没有受伤,否则就不是把张扬弄这么简单了。

    萧凌夜和林绾绾有意给张家个警告,所以让人把张钊带进来,心肝看到张家的人就心烦,也不补觉了,干脆穿了羽绒服,冒着雪跟萧睿几个人一起去走亲戚去了。

    ……

    另一边。

    谢言对心肝昨天晚上的情况一无所知。

    昨天桑岩醉得一塌糊涂,他照顾桑岩到半夜,不过大年初一这天他还是起了个大早,打算买点东西去给宋院长拜年,等从宋老师那边回来,再去福利院一趟。

    他在云城没有亲人,朋友也不多,往年的大年初一都是这么过的。

    谢言起床,去卫生间洗漱的时候竟然看到了桑岩。

    “怎么起这么早?”

    “吃点早饭。”睡了一夜,桑岩酒已经醒了,他从冰箱里拿出一把挂面,笑着说,“好歹是过年呢。”

    “……”

    谢言顿时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往年桑岩大年初一都是在周晓菁家里过的,想到他和周晓菁分手,他觉得自己比他又强点,起码昨天晚上他还吃到心肝给他送的饺子了。

    想起心肝,他心里热乎乎的,他走到厨房,从冷冻柜里拿出他之前买的饺子递给桑岩,“大年初一吃什么清汤寡水的面条,吃饺子。”

    “好,煮饺子。”

    桑岩煮饺子的功夫,谢言洗漱完从卫生间出来,恰好桑岩端着两碗饺子从厨房出来,谢言赶紧上去接了一下。

    两人打开电视,找出春晚的重播,坐在沙发上边吃早饭边看电视。

    热腾腾的饺子下肚,冻得僵硬的四肢也跟着暖和起来,谢言看桑岩神色落寞,就跟他开起了玩笑,“难得吃到你亲手煮的饺子,不枉我昨天晚上照顾你这么久,大年夜都被你耽误了。”

    桑岩翻个白眼,“说得好像你大年夜有安排似的。”

    “瞎说什么大实话。”

    桑岩笑笑,客厅气氛好了一些,他调侃谢言,“你老实说,昨天晚上我回来是不是打扰到你和萧小姐了?”

    谢言想起那个没亲下去的吻。

    他有些不自在地转移话题,“知道心肝在这,看来昨晚也没醉死。”

    “嗯。”

    “晓菁送你回来的。”

    桑岩喝了口汤,氤氲的热气遮住他的眼睑,谢言看不清他的神色,只听到他轻轻“嗯”了一声,然后说,“我知道。”

    他和晓菁两个人在一起七年,明明很相爱却要分开,谢言觉得很可惜,忍不住劝他,“我认识晓菁也有这么多年了,她要打算跟你划清界限,昨天晚上就不会搭理你,她送你回来,说明心里还是有你的。你心里也有她,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勇敢点,跟她和好,有困难你们俩一起想办法解决。”

    桑岩也想啊。

    可他没办法。

    他眼眶泛红,却故作轻松地摊手,“我能怎么办,我没办法啊。我爸妈那边铁了心拿我换钱,他们已经放话了,除非晓菁家出五十万,否则我就别想结成这个婚。现在我就两个选择,要么跟他们一刀两断,老死不相往来。要么跟晓菁分手。”

    “可他们是我爸妈,血脉亲情,打断骨头还连着筋,怎么可能说断就断?尤其是……小时候他们对我的疼爱是真的,举全家之力供我念书也是真的,我有出息了跟他们断绝关系,那我成什么了?”

    “……”

    谢言没说话。

    的确。

    桑岩爸妈要真是什么罪大恶极穷凶极恶的人,桑岩倒是能狠下心,可问题就是,他爸妈也没到这份上。

    他想了想,劝他,“不然你再劝劝你爸妈?”

    桑岩摇摇头,“劝不动,什么办法我都想过了,他们现在只要钱。他们说了,辛辛苦苦把我培养成才,晓菁是独生女,我和晓菁结婚的话,以后肯定要给晓菁的爸妈养老。而且我的工作在云城,以后说不定一年不回一次老家,培养好的儿子给了别人家,他们当然要跟晓菁家多要点钱防老。”

    “……”

    “其实他们是为了要钱给我弟弟娶媳妇,我太了解他们了,就算我和晓菁结了婚,以后日子也不会太平的。”

    桑岩揉揉脸,“晓菁是家里独女,从小被爸妈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凭什么因为跟了我,就要降低自己的生活质量啊!”

    “……”

    谢言像是被人捅了一刀,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想到了心肝。

    想到心肝从香溢紫郡搬到时代城,想到她皮肤过敏……

    比起晓菁,她的家世更好,她也是父母手心里捧着长大的,凭什么就因为跟他谈个恋爱,就降低自己的生活质量呢。

    谢言抿了抿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