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2章 如果他和萧心肝结了婚……

    第1662章  如果他和萧心肝结了婚……

    “……”

    看张钊的脸色,张扬就知道这件事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他绷着脸,死死咬住后槽牙。

    见状,张钊叹口气拍拍他的肩膀,语气也软和了一些,“瞧你这表情,跟要你命似的,北方的条件没你想的这么艰苦。”

    “……”

    张扬没说话。

    云城是超一线城市,他从小在云城长大,对他来说,除了云城和京城,其他地方都跟乡下差不多。

    张钊安抚他,“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但是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你在那边待个三两年,等我把公司大部分的股份弄到手,或者等时间长了,萧心肝的婚事定下来了,他们也淡忘这件事了,你再回来。”

    张扬还是不说话。

    张钊摇摇头,有些失望,他抿紧嘴唇,一言不发地启动车子,驾车回家。

    这些年来。

    他不知道给张扬收拾了多少烂摊子,之前他闯祸,他还在想,张扬年龄还小,等他大点就该懂事了。

    可现在,他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再这样下去,他整个人就废了。

    这样一想。

    张钊更坚定了要把他送去北方历练的想法。

    他这性子,不磨一磨,好好摔打摔打,是不可能成器的。

    ……

    兄弟俩一路无话地回了家。

    张家在市中心,住的是一套三百多平的大平层,兄弟俩到家的时候已经接近凌晨三点,客厅里却灯光明亮。

    张扬脚步微微一顿。

    “该来的躲不掉,进去!”

    “……”

    张扬抿唇进了客厅,两人进门,就看到他们的父亲铁青着脸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张父手里捧着一杯白开水,看到兄弟二人,他想都不想,抓起手里的玻璃杯,对着张扬就砸了过去。

    张扬没想到他说发作就发作,完全没防备,杯子重重地砸在额头上,疼得他眼前发黑,杯子里的水流了他一身,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杯子里的水已经不烫了。

    张钊脸色微变,“爸!”

    “你别说话!”张父“腾”的一下站起来,指着张扬的鼻子破口大骂,“我怎么生了你这个只知道闯祸的玩意儿!平时你荒唐,不着调,老子能睁只眼闭只眼,可你竟然敢得罪萧家!好日子过惯了,开始无法无天了是吧!从今天开始,不许再花家里一分钱,我倒要看看,你还怎么嚣张!”

    张父恨不得把张扬脑袋开瓢,看他脑袋里装的是不是都是屎!

    萧家是顶级富豪。

    萧心肝是他们家的掌上明珠。

    萧家的人更是出了名的护短,整个云城……不,全国谁不知道这事儿!

    他竟然脑子抽了去得罪萧心肝,他是看家里日子太好过了是吧。

    见张扬绷着脸不说话,张父越看越怒,骂道,“你出生到现在,家里没少你吃没少你喝,花了大价钱让你念书,你也念不出个所以然来。这么多年,你除了跟一群三教九流的人鬼混,你还干什么了?没给家里做一点贡献,还净是惹事,让家里人给你擦屁股,你怎么这么本事!要不是你哥,我早就把你扔出去自生自灭了。”

    骂完张扬,张父尤不解恨,转而骂张钊,“都是你惯出来的毛病!我早就说张扬需要管教,要不然迟早闯出大祸,你偏偏还护着他,现在好了,把萧家给得罪了,今天萧家只是口头警告了我一遍,下次呢?”

    “……”

    “老子辛辛苦苦地攒点家业,不是为了让你们败的!你们兄弟俩惹出来的事儿你们自己平,你要没这个能力,我就得好好考虑继承人的事儿了。”

    张扬脸色大变,他上前一步,“事情是我惹出来的,跟我哥有什么关系,你要发火冲我来……”

    “闭嘴!”

    张父怒骂着打断他,看他的眼神像在看一坨狗屎,“你还知道是自己惹出来的,你还有脸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玩意儿,我怎么生出你这种东西。”

    张扬还要说什么,被张钊一把扼住手腕,他沉着脸对张扬摇摇头,张扬咬牙,不甘地闭上了嘴巴。

    张父又骂了一个多小时。

    直到骂得嗓子都开始疼了,他才作罢,他对张钊放下最后一句狠话,“张扬的银行卡全给老子停了,让他收拾收拾,赶紧滚北方去。等到了北方,除了每个月的固定工资,谁都不能接济他!谁敢接济他一毛钱,别怪老子不客气!”

    说完,他拂袖而去,回房间去了。

    ……

    客厅里。

    气氛紧绷。

    半晌,张钊揉揉眉心,他看了腕表,已经四点多了,今天彻底不用睡了。他看向张扬,见他浑身湿哒哒的,抿唇说,“回房间洗个澡好好睡一觉。”

    说着,他转身就准备走。

    张扬错愕,“哥,你去哪儿?”

    “准备礼物,天亮了去萧家道歉。”

    “……”

    看张钊消失在视线中,张扬抹了把脸。

    这会儿……

    他后知后觉的,终于有些后悔了。

    但他不是后悔不该招惹萧心肝,他后悔的是,他表面功夫应该做得更好点,不该让萧心肝发现他一边追她,一边跟别的女人纠缠不清。

    他忍不住想。

    以他爸对萧家的忌惮,如果他成了萧家的女婿,他爸还敢这样指着鼻子骂他吗?

    肯定不敢!

    如果他跟萧心肝结了婚,萧心肝还会这么不把他放在眼里吗!这样的话,他哥还需要低三下四地去萧家跟他们赔礼道歉吗!

    有些念头根本不能想。

    一旦开始,就开始在脑袋里疯长。

    张扬站在空旷的客厅里,捏着拳头,眼睛里明明灭灭,不知道在想什么,直到外面的天灰蒙蒙地亮了起来,客厅里有了动静,他才回过神来。

    “小扬回来了?你不睡觉在这儿站着干嘛?”

    “……”

    张扬回过神,就看到张母正站在他身边,看到他脑袋,张母吸口气,伸手就抚上他的额头,“你跟人打架了?额头怎么青了这么大一块!身上的衣服怎么也是湿的……”

    她眼睛转了一圈,看到地上的玻璃水杯,脸色微变,“你爸打的?你又干什么事儿惹他生气了?”

    “……”

    看!

    他挨揍了,他妈第一反应竟然是他又干什么事儿了!

    他们从心底里就瞧不起他。

    刚才一晃而过的念头再次坚定了起来。

    他!

    一定要出人头地!

    以后谁也别想轻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