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0章 你嫂子还在被窝里等我

    第1660章  你嫂子还在被窝里等我

    大过年的进派出所,心肝还是头一次。

    张扬酒驾,心肝打人,两人都被留在派出所,等待家人过来处理,张扬的情况比心肝严重点,搞不好还要坐牢,所以,两人进了派出所之后,他时不时就用阴恻恻的眼神盯心肝几眼。

    心肝当没看到。

    低头给谢言发消息报平安,告诉他,她已经到家了。

    十五分钟后。

    萧睿带着律师和张钊分别从家里赶过来。

    萧睿脸色非常臭。

    他今天带安暖暖回家过年,一大家子在一起守岁,一点多的时候大家陆陆续续散了,知道他和暖暖已经同居,老妈特意给他和暖暖准备了同一个房间。

    结果……

    情到浓时,突然接到派出所的电话。

    萧睿没惊动家里人,临时从温暖的被窝里爬出来赶过来,心情可想而知有多差,尤其是,在派出所的院子里发现心肝被撞扁的车头之后,他心情更是瞬间跌入谷底。

    进了派出所,一眼就看到心肝,上上下下把她打量了一遍,发现她没有受伤的地方才移开视线,随后,他把冰冷的眼神落在张扬身上。

    “……”

    张扬为了耍酷,这么冷的天就在长袖T恤外穿了件皮衣,冻了这么久,他清醒了点,他不怕心肝,也不怕萧睿,但看到萧睿身边的张钊冷厉的眼神,他缩缩脖子,后知后觉的有点怕了。

    萧睿冷笑着移开目光。

    他一言不发,让律师给心肝办齐各种手续,心肝情节不严重,警察阿姨对着她一番碎碎念,“下次可不能这么冲动,碰到这种情况直接报警就行了,可不能动手打人了。你说这大过年的还来一趟派出所,多不合适。”

    心肝点头,非常乖巧。

    见状,警察阿姨也不说什么了,让她在笔录上签个字就放人了。

    萧睿带着心肝就走,把后续的事情交给律师处理。

    “等等!”

    张钊叫住萧睿,追上来跟两人道歉,“萧总,今天这事儿是我弟弟的不对,是我没教好弟弟,我替他跟萧小姐赔礼道歉。车子的维修我们家会照价赔偿。萧小姐有别的要求也可以提,能满足的我们家一定全力满足,只希望今天这件事咱们能私下解决。”

    “……”

    心肝冷笑。

    张扬酒驾,追究起来要坐牢的,他们当然想私下解决,“张总,你看不起谁呢,我看上去像缺这点修车的钱?”

    “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我看上去很好欺负,还是你觉得我的不良情绪给点钱就摆平了?”

    张钊也是匆匆赶来的,他戴着金丝框的眼镜,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看上去斯文有礼,不像个商人,倒像是搞学问的。

    但他爸私生子女一大堆,他在家里有绝对的话语权,可想而知,他也不是个任人宰割的,闻言,他叹口气,“萧小姐心里有气我明白,小扬他也吃了教训了,希望萧小姐大人大量,不要再跟他计较。”

    心肝抱着手,语气不善,“听你这意思是想追究我打你弟的责任?”

    张钊推着眼镜苦笑,“我没有这个意思。”

    “我萧心肝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你可以问问你弟弟他今天是为什么挨揍,他挨的亏不亏!别我的车,故意制造车祸,索性我现在全须全尾地站在这里,恶意纠缠羞辱我,我看在今天是大年夜的份上不跟个醉鬼计较,他还敢质疑我的家教,这是连我爸妈一块骂上了。张总,我就问你一句,是你,你还能忍?”

    “……”

    张钊脸色微微一变。

    萧睿脸色更冷,他把心肝扯到身后,冷冷地和张钊说,“张总有什么话跟我的律师谈吧。”

    “萧总……”

    “第二次了!”

    “……”

    “张扬恶意纠缠我姐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些年来,看在他没有过分举动的份上,我们不跟他一般见识。之前他对我姐出言不逊,我和张总已经深入交流过一次,当时张总答应得好好的,会好好管教令弟,不让他再做这些无谓的举动,可今天,他更过分了。”

    “……”

    萧睿目光微凉,“张总刚才有句话说对了,你的确没有教好弟弟。虽然我家有钱有势,但从小到大,父母都教育我们几个要低调做人,但——不代表我们家的人任人欺凌,仗势欺人,我们家也是会的。”

    “……”

    张钊脸色大变,“萧总,这都是小孩子之间的问题,我们可以再交涉。”

    “张总想怎么解决?”

    “……”

    这就是还有的谈的意思。

    张钊神色一松,连忙说,“萧总,不瞒你说,我们家准备在北方建厂,小扬年龄也不小了,我打算让他去北方历练历练。”

    也就是说,把张扬发配到北方,不让他再出现在心肝面前。

    萧睿和心肝对视一眼。

    萧睿面色松了些,语气也松动一些,“张总跟我的律师谈吧。”

    “好!”

    ……

    离开派出所。

    雪花飘进脖子里,心肝缩缩脖子,还有些愤愤然,她瞪着萧睿,“你干嘛同意和解啊。”

    萧睿虽然没直说,但刚才态度已经表明一切了。

    “凡事留一线!”

    “啊?”

    “你不了解张家。”萧睿关上车门,沉声说,“张钊和张扬小时候,他爸妈拼事业,他们兄弟俩相依为命长大的。张扬是不争气,但谁敢碰他哥一下,他能跟对方拼命。张钊也很护着张扬,要不是张钊,张扬早就被他爸赶出家门一百回了。”

    “……”

    “醉驾判不了多久,逼着张扬坐牢,只会把张钊得罪死,他可不是张扬那种好对付的蠢货,我跟他在生意场上接触过几次。这人心思深沉,善于隐忍,且做事不留余地。三年两年,十年八年,你总有放松警惕的时候,真跟他对上,你不是对手。”

    “你怕他对我来阴的?”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谁也不想被这种人惦记着,明白?”

    心肝斜睨他,“你怕他?”

    “呵——”

    心肝撇嘴。

    萧睿发动引擎,“知道现在最重要的事是什么吗。”

    “什么?”

    “你嫂子还在被窝里等我。”萧睿突然踩了油门,车子瞬间冲出派出所,他的声音依旧淡定,“我现在只想尽快回家,谁要浪费时间跟他在这里扯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