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9章 报警

    第1659章  报警

    很快。

    心肝就确定对方不是来绑架的。

    谁绑架人会开一辆高调到闪瞎人眼的劳斯莱斯。

    后视镜中。

    纷纷扬扬的大雪里,对方的车子一直跟她的车保持着安全车距,还有几分钟车程就到锦园,心肝放松下来,不再理会对方。

    “滴滴——”

    身后车子疯狂地按起了喇叭,似乎在吸引她的注意,心肝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就看到那辆劳斯莱斯的驾驶座车窗放了下来,一个男人从车窗里探出脑袋,正轻佻的对她吹口哨。

    是张扬!

    “擦!晦气!”看到是张扬,心肝更不搭理他了,她踩了油门,加速就要离开,见她加速,张扬也开始加速,张扬开车比她虎,硬是超车跑到她前面,然后他猛地一打方向盘,脚下猛踩油门,下一秒,车子发出一阵嗡鸣,硬生生横在心肝的车子前方,拦住了她的去路。

    心肝吓了一跳,慌忙踩了刹车。

    地上有积雪,轮胎打滑,车子不受控制地撞上张扬的车辆。

    “砰——”

    两辆车来了个亲密接触。

    都是豪车,性能都很好,都及时踩了刹车,车子轻微受损,人都没有受伤,但心肝怒了,她骂了句脏话,解开安全带冷着脸下车。

    一脚踹在驾驶门上,心肝冷声道,“滚下来!”

    “……”

    张扬没下车,只降下了车窗。

    他靠在车窗上,笑眯眯地看着心肝,“不是不理我嘛,你倒是别停车啊。”

    心肝想起刚才的碰撞,心有余悸,她一把揪住张扬的领子,怒道,“你他娘的是不是有病。”

    “你才知道?”

    离得近了。

    心肝才闻到他身上浓郁的酒气,她仔细一看,张扬脸颊酡红,目光迷离,满是酒气的身上还夹杂着一股子浓郁的香水味,不用想,肯定是出去鬼混了。

    心肝恶心的不行。

    她最恶心张扬的就是这点,一边跟别的女人厮混,一边还来纠缠她,从上学的时候就是这样,狗改不了吃屎!

    她嫌恶地松开他的领子,“想耍酒疯找别人去,老娘没有这个闲工夫跟你玩儿!”

    “我就爱找你。”

    心肝冷笑,“看来之前你哥给你的教训还不够深刻。”

    之前她和谢言去吃饭碰到张扬,一言不合跟他发生了矛盾,为了防止张扬报复谢言,心肝特意跟萧睿说了一声,让萧睿给张扬个警告。

    张扬最怕的人就是他哥张钊,所以萧睿就跟张钊“亲切交流”了一番。

    那之后,张扬再也没出现在她面前,心肝还以为他吸取教训了,现在看来,显然还没有,“今天这事儿你哥知道了,你说他会不会打断你的腿!”

    “……”

    提起张钊,张扬眼底闪过一丝忌惮,想起上次老哥警告他的话,张钊气得咬牙,他瞪着心肝,怒道,“萧心肝,你有没有意思。都是成年人了,你还玩告状这一招?”

    “管他什么招,有用就行。”

    “你……”

    “我今天心情好,现在赔钱给我,再跟我赔礼道歉,然后立刻麻溜地从我眼皮子底下滚出去,我还能勉强考虑考虑,不跟你计较。”

    “心情好?”张扬看着她身上的男士外套,眼底充血,有些话他清醒的时候不敢说,可这会儿他脑袋晕晕乎乎,几乎想都不想,张嘴就说,“大半夜的找男人鬼混,心情确实不错。哈!老子追你的时候你不是清高得很吗,结果呢,转眼就跟别的男人厮混。萧心肝,你还看不起老子,你他娘的跟老子有什么区别!”

    说着,他眼神轻佻地打量心肝,那眼神似乎把心肝从里到外都剥了个干净,他舔着嘴唇,目光猥琐,“还是之前吃饭的时候碰到的那个小白脸?还是说你又换了个目标?你真行啊,圈子里哪个长辈见了你不夸你宜家宜室,适合娶回家当老婆,呵,也不知道是他们眼瞎,还是你装得够好。”

    “……”

    心肝本来不想跟他计较,但是……

    说她就算了,竟然还带上谢言。

    她想都不想,一把拉开驾驶座的车门,把张扬从车上扯下来,扔到路边,她的脸色比雪花还冷,“你他娘的有胆子再给老娘说一遍!”

    “说就说,你……”

    “砰!”

    心肝揪住他的领子,一拳砸在他脸上,她抓了把雪捂在张扬脸上,张扬冻得一个哆嗦,心肝冷冷地盯着他,“清醒了吗?”

    张扬就是一个标准的纨绔子弟,他从小到大没有受过挫折,更没有被人这样教训过,所以,哪怕明知道心肝家世比他好,他也忍不住了。

    “敢打老子,老子揍死你。”

    他抬起拳头就挥向心肝的脸,心肝早就有防备,她一把抓住对方的拳头,用力一扯,把张扬从地上拽起来,然后,用了个巧劲,一个过肩摔,狠狠把他砸在马路上。

    张扬疼的五官扭曲。

    “酒色掏空了的身体也想打我!”心肝冷笑,“就你这样的,我能打一堆!”

    张扬趴在雪地上红着眼嘶吼,“萧心肝你就是个泼妇,你们萧家的家教就是这么教你的吗!”

    “……”

    心肝起身的动作生生一顿。

    她本来打算给张扬个教训就走,谁知道他竟然再次触碰她的底线,她重新折返回来,她蹲在地上,一把把张扬的脸按在雪窝里,“我有没有跟你说过,说我,我还能把你当个屁放了,但说我家人,说我父母……我就没这么好说话了。”

    张扬挣扎,扭头愤恨地瞪着她。

    “别这么看我,我怕!”

    下一秒,心肝一巴掌把他的脸打得偏过去。

    “……”

    张扬脑袋嗡嗡作响,直接被打懵了。

    上次在餐厅张扬觉得自己这辈子的脸都在那天丢尽了,可现在他才知道,比起今天,那天只算开胃小菜,他捏着拳头,红着眼睛,“萧心肝,你给我记住,我不会放过你的。”

    “行啊。老娘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姓萧名心肝,想报复随时找我,不怕你报复,就怕你没这个机会!”

    “你什么意思?”

    心肝冷笑一声松开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一通电话拨了出去,“喂,110吗,有人醉驾跟我的车子发生了刮碰!”

    张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