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8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第1658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女孩抬头。

    看到心肝,她显然也是一愣,“萧小姐?”

    “……”

    心肝看她憋得脸色通红,赶紧推推谢言,“快去帮忙啊。”

    不用她说,谢言已经过去扶住桑岩了,他扯住桑岩的手臂,把他从周晓菁肩膀上扶下来,把哼哼唧唧的桑岩扶到沙发上躺着。

    桑岩拉着女孩的手不肯松,“晓菁……晓菁你别走。”

    “……”

    周晓菁咬着嘴唇,到底是没狠心离开,握住他的手,抿唇坐到了沙发上,两人身上带着外面的寒气和雪花,她看着醉死过去的桑岩,伸手拂去他身上的碎雪。

    不用问了。

    一看这两人就是情侣。

    而且还是虐恋情深的那种。

    她肯定就是桑岩那个分了手的女朋友了。

    世界真小。

    心肝打量了一下客厅,默默地倒了杯热水给她,“暖暖身子。”

    “谢谢。”

    周晓菁也是聪明人,毕竟,这大年夜的,心肝出现在谢言的住所,两人是什么关系再明显不过了。

    她端着水没喝,放在手边暖手,对心肝微微一笑,“听说谢言谈了女朋友,我还好奇,不知道是何方神圣,竟然让他动了凡心,原来是你呀。”

    “我也没想到,你是桑岩女朋友。”

    周晓菁纠正,“前女友。”

    “……”

    心肝笑笑没说话。

    谢言听两人寒暄完,才开口说话,“你们认识?”

    “认识,不过以前接触不多。”

    准确的说,她和周晓菁算是亲戚,姨妈林悦嫁给了做高定服装的姨父周霖,周晓菁是她姨父那边的亲戚,算起来,周晓菁的父亲和姨父周霖是堂兄弟,所以周晓菁是她姨父的堂侄女,她在姨妈家的时候见过她几次。

    今年中秋后她去姨妈家走亲戚还碰到过她,当时听姨妈说她和相恋多年的男友分手,她妈妈还嘱托姨妈碰到合适的青年才俊给她介绍。

    没想到啊。

    桑岩竟然就是她那个相恋多年的男友。

    心肝感慨。

    有时候缘分真是妙不可言啊。

    不过……

    不是分手了,怎么又纠缠到一起了?

    在客厅聊了一会儿,心肝算是搞明白了。桑岩大过年的不值班也不回老家,大概是跟他家里人关系不太好,他在云城认识的朋友不多,唯一的室友谢言今天晚上还值班,他一个人过年,估计是心里难受,就一个人跑去酒吧喝酒了。

    喝醉了之后没办法付钱,恰好桑岩给手机解了锁,工作人员看他给周晓菁备注的昵称是“宝贝”,就给周晓菁打电话让她过去接人。

    周晓菁在沙发上坐了没多少时间,手机就响起来,是她妈妈催促她赶紧回家。

    挂断电话,周晓菁吸口气,拨开了桑岩的手。

    她从沙发上起身,“我爸妈还等着我回家守岁,我就先回去了,谢言,麻烦你照顾他一下。”

    “好!”

    “那我先走了。”

    “等等。”心肝喊住她,“刚好顺路,我送你。”

    “啊?会不会不方便?”

    “没有,本来也只是给谢言送个饺子就打算回去的,咱俩结伴回去,还省得他再送我。不过我的车停在医院的停车场,咱们要步行过去开车。”

    桑岩回来了,还醉得一塌糊涂,谢言要照顾他,这种情况下,他们俩就连单独相处都是奢侈,更不可能再继续之前的事情了。

    唉!

    心肝幽怨的看了眼桑岩。

    早不回来晚不回来,非赶在那个关键时刻。

    真是……

    好气!

    气氛都被破坏光了,她还留下干嘛。

    外面下着雪,又是大半夜,谢言不放心,他皱眉问心肝,“你不回时代城公寓吗?”

    “大过年的,我才不要一个人。”

    “……”

    那她还跟他说回时代城?

    似乎猜到他在想什么,心肝小声说,“我还不是担心你一个人过年孤单寂寞,怕你吃不好特意给你送年夜饭……”

    “……”

    谢言心里瞬间五味杂陈。

    “行了,我走了。”

    心肝挥挥手跟周晓菁一起离开,她们两个女孩子谢言不放心,心肝好说歹说,说云城治安很好,又说她和周晓菁有两个人,然后保证到家立马给他发消息,谢言才让两人离开。

    回去的时候,路上已经有两寸左右的积雪了,脚踩在上面发出“咯吱咯吱”的轻响,两个女孩结伴同行,因为谢言和桑岩这一层关系,两人也显得亲近了一些。

    走着走着。

    心肝不知道想到什么,突然“咯咯”地笑了起来。

    晓菁十分羡慕,“你跟谢言看上去感情不错。”

    “有吗?”

    “很有。”晓菁看着路灯下的心肝,“你脸上的幸福都快溢出来了。”

    “嘿嘿!”

    她就是突然想到,谢言让她来宿舍不是说要给她拿腊肠和腊肉嘛,结果她走的时候忘了这一茬,谢言竟然也忘了。

    这说明什么。

    谢言让她过来,压根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真是的。

    想跟她独处就直说嘛,还搞得这么迂回。

    啧!

    闷骚!

    ……

    鹅毛大雪还在纷纷扬扬。

    回程路上,心肝开的很慢,她和周晓菁一路聊天,周晓菁和谢言认识好多年了,对谢言的情况也有些了解,她挑了些有趣的事情说给心肝听,心肝最喜欢听谢言的事儿了,听得津津有味。一直到把周晓菁送到她家小区,心肝还有些意犹未尽。

    于是,两人干脆加了微信。

    心肝调头,心满意足地回锦园。

    这时候已经接近凌晨两点,路上行人稀少,很多店铺都关了门,不过为了迎接新年,路上很多地方都布置得特别喜庆。

    心肝心情很好。

    虽然今天没亲成有点小遗憾,但是……她和谢言也算一起过年了。

    此刻。

    她身上还穿着谢言的外套,心肝嘿嘿笑起来,她哼着歌儿开车,开了一会儿后知后觉地发现后面有辆车一直在跟着她。

    顺路?

    大过年的,总不会让她碰上绑架的吧。

    心肝皱眉。

    她看了眼后视镜,发现前方有个岔路之后,她一打方向盘,调转了方向,身后的车子似乎没想到她突然转弯,对方来不及打转向灯,迅速跟了上来。

    “……”

    这回心肝确定了。

    对方显然就是冲着她来的,心肝瞬间警醒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