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6章 哪家阿姨有你这么好看的

    第1656章  哪家阿姨有你这么好看的

    谢言的宿舍心肝来过几次。

    但每次来,她都是到楼下就停住,从来没上过楼,谢言也没邀请过她,所以,这是心肝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来他的地盘。

    两人保持着连体婴的姿势。

    小区是老小区了,楼道里的感应灯早就坏了,谢言牵着她的手,叮嘱她小心,“有点黑,慢点走。”

    “嗯嗯!”

    小区总高六层,谢言住在四楼。

    到了他房间门口,心肝心口怦怦直跳,谢言拿钥匙打开房门,他抓抓脸,有些尴尬,“家里有点简陋,你将就一下。”

    “行,你赶紧让开呀。”

    “……”

    谢言推开房门,心肝立马猫着腰钻了进去,谢言的宿舍是很简单的两室一厅,面积不大,总共加起来,大概也就六十多平方的样子,不过小有小的好处,心肝进屋之后,立马感觉暖和了一些。

    谢言打开客厅的灯。

    心肝下意识的往客厅看了一眼,客厅很小,放了一张直排的双人沙发,沙发旁边有个小小的茶几,对面就是电视柜,电视柜应该有些年纪了,是那种很老式的款式,不过还好,收拾得非常干净,且整齐。

    她站在玄关没有乱动,扭头问进屋的谢言,“要换鞋吗?”

    “不用。”

    “还是换吧。”心肝抬起脚,看了眼鞋底,“踩了雪,鞋底都湿了,等会儿把地板上踩的都是水。”

    “那……你等等。”

    “哦。”

    谢言换上拖鞋进了屋,过了一会儿,他找了双女士拖鞋出来,见心肝盯着拖鞋,他这次反应很快,连忙解释说,“这是桑岩买的,他之前有个女朋友,偶尔会过来。”

    心肝抓到重点,“之前?”

    “嗯!前几个月分开了。”

    “……”

    心肝立马转开话题,她挑眉说,“我又没说什么,你这么紧张干什么。”

    “……”

    当然是怕她误会!

    谢言弯腰把拖鞋放到她面前,心肝换上拖鞋走进来,谢言看了眼她身上不太合身的羽绒服,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她,“客厅比较冷,我房间有空调,要不要去我房间坐一会儿。”

    心肝比他大方爽快多了,闻言几乎没有犹豫,“行啊。”

    “……”

    这大半夜的。

    她对他倒是放心。

    在她的眼神下,谢言默默走上前替她引路,伸手打开房门,“进来吧。”

    “嗯。”

    心肝跟着他进了屋。

    谢言反手关住房门,找出空调的遥控器,开了制暖,把温度调成二十六度,他房间的空调显然不经常开,打开的瞬间空调机还有一些异响,不过还好,不影响使用。

    “你随便坐,我去给你倒杯水。”

    “好!”

    谢言走出房间,心肝开始打量这个小小的卧室,卧室真的很小,大概就十几个平方的样子,靠窗的位置放了一张一米五的床,床尾放了个简易的衣柜,床头的位置是一个书桌,书桌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专业书,上面还放了一台合上的笔记本电脑,书桌旁边放着一把椅子。

    心肝坐在椅子上,眼睛落在床上。

    床上。

    谢言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

    她眼睛又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发现虽然房间只有小小的十几平方,但是到处都收拾得整齐干净,看着一点也不觉得拥挤不适。

    心肝收回目光。

    恰巧谢言端着水,推门进来,他把水杯递给心肝,“喝点热水暖暖身子。”

    水杯是厚玻璃带把手的那种。

    杯子里放满了开水,但因为是厚玻璃,捧在手里有暖暖的触觉,却不会觉得烫手。

    太贴心了!

    心肝幸福地眯起眼睛。

    “谢言。”

    “啊?”

    “你站着干嘛,坐啊?”

    “……”

    谢言在床沿坐下,心肝看着他略有些局促的样子,忍着笑说,“这是在你家哎,你这么拘谨干嘛?”

    “我没拘谨。”

    “……”

    行!

    她不揭穿他。

    谢言在这个小区住了两三年了,还是第一次带女孩子来家里,看到心肝在他房间里坐着,他心里有种奇异的感觉。

    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

    心肝小口小口的喝开水,她等了半天也没等到谢言开口说话,两个人都沉默下来,房间里只能听到空调运转的声音,最后还是心肝主动开口化解尴尬。

    “你们当医生的是不是都有强迫症加洁癖啊。”

    “啊?”

    心肝指了指他身后的被子,“你被子折得角对角,跟豆腐块似的。而且你们房子房间都收拾得特别干净。”

    “强迫症没有,就是个人习惯,洁癖……医学生可能都有点吧。”

    房间很小,空调运转了一会儿之后就暖和起来了,心肝脱掉羽绒服递给谢言,谢言接过来,随手打开柜子找了个衣架挂进去,心肝趴在椅背上笑眯眯地看着他,谢言一回头,就对上她含笑的眼睛。

    “怎么了?”

    “就是觉得……我坐这里,看着你在房间里忙来忙去,这感觉……还挺神奇的。”

    谢言关上柜子,“你不经常看家里的阿姨忙来忙去吗。”

    “不一样。”

    “哪儿不一样?”

    心肝眨眨眼,认真地看着他,“哪家阿姨有你这么好看的。”

    “……”

    谢言闹了个大红脸。

    心肝总是能毫无心理障碍地说出这种甜蜜又肉麻的话,他经常觉得招架不住,谢言赶紧转移话题,“你大晚上的跑出来,家里人怎么同意的?”

    “嘿嘿,我跟我爸妈说家里的猫还没喂。”

    谢言一愣,“你养了猫?”

    “你呀!”

    她声音拉长,尾音上扬,勾子一样挠人,谢言耳根子不争气地又红了一下,他无奈地看着心肝,心肝憋着笑,“谢言,你怎么这么可爱啊。”

    “是无趣吧。”

    “嘿嘿。”心肝没否认,她捧着下巴看着窗外的飘雪,突然叹了口气,“谢言,今天萧睿带暖暖回家过年了呢。”

    她话题转移太快,谢言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嗯?”

    “我爸妈,我叔叔婶婶,我外公外婆,还有萧睿和暖暖,他们一个个都成双成对,就我一个人形单影只。”

    这回谢言没被她套路,他认真指出来,“如果我没记错,龙医生是单身,你妹妹也是单身,怎么就你一个人形单影只了?”

    “……”

    尴尬了。

    她把舅舅和小星星忘得一点影儿都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