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5章 接受我的包养吗

    第1655章  接受我的包养吗

    “谢言,新年快乐呀!”

    “……”

    谢言喉头微微发涩,他盯着她的笑脸,半晌才反应过来,“你也是,新年快乐。”

    “我们在一起第一年,一起跨年了哎,好开心。”

    “我也是。”

    他声音太小,心肝没听清,“什么?”

    “我也很开心。”

    “嘿嘿,那必须滴,我萧心肝就是一只小太阳,谁跟我待一起,都会觉得开心幸福的。”

    “……”

    她倒是一点也不谦虚。

    谢言低笑出声。

    “等一下哈!”

    “嗯?”

    心肝没回答,站起来在口袋里掏啊掏,掏啊掏,掏了半天,把口袋里的红包全都掏出来了,她拉住谢言的手,把几个红包全塞进他手里,“给你。”

    “什么?”

    “红包啊。”心肝眉飞色舞,“这个是我爸妈给的,这个是我叔叔婶婶给的,这个是我舅舅给的,这个是我外婆给的……都给你。”

    “我是说,为什么给我红包。”

    “因为这些都是我最重要的家人给的啊,我愿意把我最重要的东西跟你一起分享。只要你愿意,我家人就是你的家人。”

    “……”

    这是担心他一个人过年会想家里人吧。

    他想说不用担心,他一个人早就习惯了,可对上她亮晶晶的眼睛,那些话就再也说不出来了,他握着手里沉甸甸的红包,抓紧,“谢谢。”

    “谢什么呀,我可是你女朋友哎。”

    谢言难得地开了个玩笑,“这么多钱,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包养我呢。”

    下一秒。

    心肝突然捏住他的下巴,对他放电,“那……你接受我的包养吗?”

    谢言从她眼睛里看到了自己。

    他喉结滚动,“我开玩笑的。”

    “嘿嘿,我也是。”

    谢言笑着摇头,他把吃完的餐盒收拾好,看了眼时间,然后脱掉白大褂对心肝伸出手,“走吧。”

    “去哪儿啊?”

    “送你回家。”

    “啊?”心肝一愣,“你不是值班吗?”

    “今天值班到十二点,现在是下班时间。”谢言问她,“现在走还是再坐一会儿?”

    “走走走,现在走。”

    要不是他在这里,谁愿意大过年的往医院跑啊。

    心肝果断起身。

    谢言牵着她的手,跟别的值班医生打过招呼之后就离开了病房,乘电梯下楼,原本细小的雪花已经变成了鹅毛大雪,这么一会儿功夫,地上已经下白了一层。

    出电梯之后没了暖气,寒风刺骨。

    心肝穿着谢言的羽绒服,她看着只穿着薄薄的灰色毛衣的谢言,伸手就要把羽绒服脱给他,谢言按住她的手,“穿好,我不冷。”

    “骗人,手冻得冰碴子一样。”

    “男人耐冻点。”

    骗鬼呢。

    今天最低气温零下三度。

    而且云城这边的冬天跟北方还不一样,北方那边是干冷,气温虽然低,但只要穿厚实点,也还能扛住。云城就不一样了,湿冷湿冷的,不管穿多厚,小风一吹,寒风就往人骨肉缝里钻。更别说谢言今天穿的毛衣密度也不大,他脸都冻青了好吗。

    心肝坚持脱掉了羽绒服。

    谢言坚决不穿。

    心肝眼睛一转,突然有了主意,“我有个办法,可以让我们两个都不冷。”

    “哦?”

    “你先把衣服穿上。”

    谢言狐疑地看着她,心肝“哎呀”了一声,“你这是什么眼神,我还能骗你啊,你赶紧先穿上啦。”

    “……”

    谢言半信半疑地把羽绒服穿上,心肝立马钻进他怀里,下一秒,谢言下意识拉着羽绒服两边,把她整个人裹了进来。

    “呐,你看,这样我们就都不冷啦,我聪不聪明?”

    “嗯,真聪明。”

    “嘿嘿!”

    心肝珍惜两人难得的相处机会,没有去开车,两人像连体婴一样,就保持这么个奇葩的姿势,一步一步地往前走。

    还好这个时间路上基本没什么人,不担心别人异样的眼神。

    大雪纷纷扬扬。

    云城很少下这么大的雪,心肝还挺开心的,两人沿着昏黄的路灯往前走,心肝的手悄悄从羽绒服里探出来,雪花落在手上,立马化成了点点冰凉。

    她咧嘴笑起来。

    “喜欢雪啊?”

    “嗯!”

    谢言理解不了女孩子这种喜好,问她,“为什么?”

    “美啊!纷纷扬扬得多浪漫啊,如果下上一整夜,第二天整个世界都成了白色,银装素裹,像是新生,好像整个世界都变得安静纯洁起来,多好啊。不过可惜云城很少下那样的大雪。你不喜欢雪吗?”

    “不太喜欢。”

    “为什么?”

    “很麻烦。”

    心肝挑眉,“麻烦?”

    “下雪路况会变差,交通很不方便,交通事故的几率会增加很多。”

    “……”

    心肝没说话,谢言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我是不是挺无趣的?”

    “你自己还能发现,说明没有无趣到无药可救。”

    “……”

    谢言讪讪地摸鼻子。

    心肝扭头。

    大雪下。

    谢言头顶已经落了一层薄薄的雪,她看不到自己,但是能感觉到自己头上也有雪花,谢言伸手,似乎想把她头上的雪花扫落,她赶紧按住他的手,“不要弄掉。”

    “会着凉。”

    “不会的,我身体好着呢。”羽绒服下,心肝牵住他的手,笑眯眯地说,“之前在网上看到一句话,觉得挺浪漫的。”

    “什么?”

    “跟我们现在的情况不同,不过能引用一下,‘两处相思同淋雪,此生也算共白头。’怎么样,浪漫吧。”

    “……”

    共白头!

    谢言喉结滚动。

    一瞬间。

    他觉得这些雪花真的变得浪漫唯美起来。

    地上有一层薄薄的积雪,两人走过,在积雪上留下一串浅浅的印记。快到心肝公寓的时候,谢言突然问心肝,“桑岩老家给他寄了他们那边土猪肉做的腊肉和腊肠,他分给我挺多,你要不要跟我去宿舍拿一些回家?”

    去他宿舍?

    心肝眼睛陡然一亮。

    他和谢言确定关系四个多月,这是他第一次邀请她去他宿舍呢。

    那是他的私人领域哎!

    心肝想起桑岩,忍着激动问他,“我去方便吗,会不会打扰别人啊。”

    “不会。桑岩出去了,不在宿舍。”

    “那还等什么!”心肝拉着他飞奔,“走走走,赶紧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