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1章 你思想不纯洁啊

    第1651章  你思想不纯洁啊

    “心肝……”

    “我的意思是说,我现在一个人住时代城这边,身边就认识你一个人,万一家里有什么东西坏了,你肯定要过来帮忙修理的。”心肝笑眯眯地看着他,“所以……你突然脸红,是想到哪儿去了?”

    见他似乎噎住了,心肝拍拍他的肩膀,“小伙子,你思想不纯洁啊。”

    “……”

    谢言哭笑不得。

    他作为一个成年男人,再加上她说话的时候口气那么暧昧,不想歪才不正常吧,他摇摇头,没跟她争论。

    “买好了吗?”

    心肝看了眼购物车,“唔……差不多了,再去水果区买点水果,然后再买点酸奶和牛奶就行了。”

    “嗯,走,去买。”

    两人买了整整一推车的东西,超市离小区很近,他们是走路来的,回去就比较麻烦了,心肝看着谢言手里满满的几个大袋子,想伸手替他分担两个,谢言没让她动手,“这么点东西,提得动。”

    心肝跟在他身后,小声说,“这样提着多累啊,早知道让超市的人送货到家啊。”

    谢言一愣,“这超市没有这项服务。”

    “啊?啊……”

    见她尴尬,谢言顺势转移话题,“不过现在买东西很方便,我听桑岩说,现在逛超市都不用本人去,从网上下单,住得近的话,半个小时就给你送到家门口了。下次再买东西,可以从网上下单试试看。”

    “嗯嗯。”

    尴尬化解。

    谢言勾唇轻笑。

    心肝从来不会因为出身好,家世好,对人表现出自己的优越感,相反,她虽然性格大大咧咧,但她本人非常低调,跟人相处的时候也不会有高人一等的感觉。

    但是。

    她毕竟是豪门娇宠着长大的孩子,不经意间还是会暴露出自己良好的家庭环境,比如这次购物,她平时购物的场合,大概都提供送货上门的服务。

    这是谢言第二次意识到和心肝在生活上的差距。

    ……

    时代城足足有十几栋公寓楼,因为公寓里不让煮饭,所以公寓大门口的餐饮业非常火爆,临近饭点儿,两人在公寓大门口的餐馆吃了饭,然后才回到公寓。

    心肝住二十一楼。

    时代城这边的公寓哪怕是同一栋,户型也不一样,楼层越高,户型越大,所以,二十一楼一共只有两套房子。心肝住2101,房子是简单的三室一厅,只有不到一百平。萧睿买下这房子之后,把主卧和次卧打通,增加了主卧的面积,所以,现在房子的格局是两室一厅。

    因为刚搬进来,东西还没有整理,所以看上去有点杂乱。

    心肝从购物袋里拿出拖鞋换上,把另一双拖鞋放到谢言面前,“换上吧。”

    “嗯。”

    谢言换上拖鞋,提着购物袋进了客厅。

    公寓里没有厨房,连带着餐厅的面积也缩小了很多,倒是显得客厅的面积大了起来,进了客厅,谢言就自动自发的收拾了起来。

    “哎……你不用动,等会儿我自己收拾就行了。”

    “我来吧。”

    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心肝住进来之前就让人过来打扫了一下,家里还是挺干净的,就是他们刚买回来的东西需要归类一下。

    谢言把食品类的东西放进冰箱,又把生活用品摆放整齐,做完这些,他又去了一趟阳台,检查了门窗和锁头之后,确定没有安全问题才离开。

    “现在就走?”

    “嗯,刚才宋老师发消息,让去医院一趟。”

    谢言是宋连城的学生,平时都喊他老师。心肝想到他有正事儿,却还是等到帮她把所有的事儿都办妥之后才离开,心里热乎乎的,她趴在大门上点点头,“那你去忙吧。”

    “嗯!”谢言转身要走,突然想到什么,又折返回来,认真叮嘱她,“这里跟香溢紫郡不同,虽然安保不错,可毕竟龙鱼混杂,你一个女孩子自己住平时要关好门窗,有事儿立马给我打电话。”

    心肝乖巧点头,“嗯!”

    “那……我走了?”

    “哦。”

    谢言催促她,“你先进屋把门关上我再走。”

    心肝心里又是一热,她伸手拉住谢言的袖子,闭上眼睛嘟起嘴巴,谢言耳根子又是一热,他靠近心肝,捧住她的脸,在她额头蜻蜓点水般的亲了一下。

    心肝睁开眼,眼神幽怨极了,“谢言,咱俩是确定过关系的男女朋友哎。”

    “我知道。”

    “……”

    谢言笑着揉揉她的脸,她肤色很白,皮肤细腻光滑,他才用指腹摩擦两下,她脸上就冒出了红印子,谢言赶紧住了手,他把心肝推进玄关,握住门把手,“我走了。”

    “嗯。”

    下一秒,谢言带上了大门。

    ……

    心肝从猫眼里看到谢言离开,这才哼着歌儿进了客厅,她提着洗漱用品晃进卧室里的卫生间,这套房子是萧睿上大学期间做投资赚的第一桶金买下的,对他来说意义非凡,所以,虽然他不住,但是装修和设施一点也不敷衍。

    主卫里那个质感很好的浴缸就是证明。

    心肝喜欢泡澡。

    反正也没事儿,她干脆放水,泡了个澡。

    一个小时后。

    心肝戴着干发帽,穿着睡袍哼着跑调的歌儿从浴室走出来,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手机上竟然有好几个未接电话,全都是萧睿打的。

    心肝挑眉,回拨了过去。

    “喂?”

    “你再不接电话,我就要报警了。”

    “……”

    心肝无语了。

    “干嘛去了?”

    “泡澡。”

    “大白天的泡澡?”萧睿声音倏然一沉,“萧心肝,你别告诉我,你才搬过去第一天就干坏事了。”

    “……”

    心肝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她脸涨得通红,“你胡说什么呢!谁规定大白天不能泡澡了?我无聊找不到事儿干不行啊。思想忒猥琐了。”

    “呵呵。”

    “笑屁啊,没事儿挂了。”

    “有事儿。”

    “放!”

    “……”萧睿似乎吸气压下不爽,问她,“搬过去适应吗?”

    心肝斜躺在床上,刚想说就没有她适应不了的环境。话还没说出口,突然感觉手臂有点痒,她抓了两下,那痒意不但没平息,反而更强烈了,心肝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手臂上起了几个红点点。

    “萧睿,我觉得……你可能需要过来一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