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9章 我不能再脱了

    第1649章  我不能再脱了

    “跟你弟弟聊什么了。”

    “跟他借一套房子。”萧睿走后,心肝回到谢言身边,她抱住他的手臂,眼睛亮亮地看着他,“萧睿在你们小区旁边有一套公寓,我已经决定搬进来了。”

    谢言错愕。

    心肝本以为他会高兴,但她发现他脸上根本就没有高兴的表情,她挑眉,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怎么,我搬过来你不开心啊?”

    “不是。”

    “那就是开心咯?”

    “也不是。”

    “呃?”

    谢言不擅长说谎,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实话实说,低头跟心肝说,“你的生活圈子在市中心那一块,家人朋友还有你开的店都在那边,我不想你因为我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和生活习惯。”

    心肝理所当然地说,“但是你在这里啊。”

    谢言一愣,表情动容。

    心肝没发现,她对龙御天挥挥手,然后拉着他的手往外走,等走出食堂之后才跟他说,“你说的这些我都想过了,其实市中心跟这边也没有多远,开车也就四十分钟的事儿。我虽然有几家店,但是运营方面都已经成熟了,我这个老板等收益就行了。我一个人住,家人在哪儿对我也没啥影响。朋友就更好办了,想一起玩随时能约啊。但你不一样。”

    “嗯?”

    “咱们现在是热恋期,知道什么是热恋期不?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那种,我能十天半个月不跟朋友出去玩儿,让我十天半个月不见你,那就是要我老命啊。我从市里往这边来,光是花在交通上的时间都一个多小时了,有这些时间干嘛不好啊,你说是吧?”

    “……”

    谢言妥协,“公寓在哪儿?”

    “就在你们小区隔壁的时代城。”

    “什么时候搬?”

    “当然是越快越好。”

    “……”

    谢言噎了一下,他看了眼心肝,欲言又止,心肝看出来了,“你想说什么?”

    “没!”谢言摇摇头,“确定什么时候搬告诉我,我帮你拿东西。”

    心肝故意逗他,“那我要刚好在你上班时间搬家怎么办?”

    “……”

    谢言没觉得她在开玩笑,想了想说,“我可以跟同事调班。”

    呦!

    怎么突然开窍了!

    心肝十分惊奇。

    正想问他怎么这么贴心,就听到他轻声说,“……你的腿好不容易能走路了,万一因为搬家折腾伤了,那就是我的罪过了。”

    “……”

    心肝捂住胸口。

    “你怎么了?”

    “心肌梗塞。”

    “……”

    这次谢言终于听出她言外之意,他愣了一下,“被我气的?”

    “对!”

    谢言把刚才的对话在大脑里过了一遍,想了半天也没发现哪句话有问题,他充分发挥不懂就问的精神,“我说错话了?你跟我说,我改。”

    “……”

    一句话。

    心肝的气彻底消了。

    算了。

    他又不是故意的。

    再说了,他要是改了,那就不是谢言了。

    心肝叹口气,“不用改,就这样挺好的。”

    “哦。”

    两人手牵手,并肩走在医院的长廊上,一场秋雨之后,空气彻底凉了下来,察觉到她的手有些凉,这次谢言不用人教,已经自动自发地脱了外套披在她肩上。

    心肝从身暖到心。

    她扯扯外套的领子,他外套上有他的气息,闻着就让人安心。

    心肝笑得眉眼弯弯。

    一旁的谢言观察着她的表情,再一次在内心感慨,女孩子的表情真是千变万化啊,刚才还不高兴呢,这会儿又笑了。

    怪不得书上说女人心海底针。

    摸不透!

    着实摸不透!

    “谢言!”

    “嗯?”

    “最近新上了个电影,据说挺好看的。”

    “哦!”

    “……”

    谢言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晚上下班一起去看?”

    算没笨到家。

    心肝痛快地点头答应,“好啊,我来订票。”

    “我来。”

    谢言按住她的手,掏出自己的手机订票,他的新手机已经适应了好几天,上面的基本操作他已经全都弄明白了,三下五除二地订好了票。心肝伸着脖子看过来,谢言也不避讳,为了让她看得更清楚,还特意把手机的位置放低了点。

    “咦,你怎么定了万隆商场的电影票,太远了吧。”

    “离你家近。”谢言说,“下班之后我过去,坐地铁再转公交车,大概一个小时能到地方,吃个晚饭大概两个小时九点钟,再休息一会儿刚好赶上九点四十的电影,我刚才看了一下,电影时长一个半小时,等结束已经十一点多了。”

    心肝的第一反应,“那你一个人从市里坐车回家多不安全啊。”

    “……”

    谢言哭笑不得。

    他握住她的手,好笑地说,“我一个大男人有什么不安全的,倒是你,以后我下班你尽量别过来找我了,吃完饭再赶回去太晚了,你一个女孩子在外面不安全。”

    心肝小声嘀咕,“我比你安全多了……”

    “什么?”

    她会功夫。

    哪个不长眼的敢惹她,她会让对方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谢言就不一样了。

    长得人畜无害的样子,看着比她危险多了。

    不过……

    她不想在谢言面前表现得这么暴力,因此咧嘴笑笑,“没什么没什么,谢言,我还是好冷啊。”

    谢言默默地看了看自己的衬衣,表情纠结,“我不能再脱了……”

    “……”

    心肝差点笑喷了。

    她双手放到谢言面前,眼睛里全都是星星点点的笑意,她忍着笑说,“谁让你继续脱了,我是让你握住我的手,给我取暖。”

    “哦!”

    谢言松口气,双手包握住她两只手。

    心肝的手很漂亮,而且是那种一看就知道是养尊处优,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那种漂亮。

    她的手细腻柔软。指尖修长,葱白如玉,整个手背皮肤细腻得看不出一丝毛孔,她做了美甲,指甲被修成漂亮的圆弧状,染了大红色的指甲油,跟她大红色的裙子相得益彰,处处透着精致。

    比钻戒广告里手模的手还要漂亮。

    谢言又默默地看了眼自己的手。

    小时候务农,长大握笔,他的手带着一层薄茧,跟她的手握在一起,他都担心手上的茧会划伤她。

    谢言抿唇,眸色黯淡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