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7章 全世界都知道了

    第1647章  全世界都知道了

    她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他,“你以前跟阿姨学的?”

    “不是,就今天。”

    “……”

    最后一丝希望都破灭了。

    安暖暖欲哭无泪。

    他昨天晚上才给她过了生日,今天就跟阿姨问补血的汤怎么熬,阿姨作为过来人……肯定什么都猜到了啊。

    啊啊啊!

    安暖暖简直要崩溃。

    “你怎么了,快喝啊。”

    “……”

    安暖暖羞愤欲死。

    她瞪他一眼,不理他了,埋头喝自己的汤,萧睿被瞪得十分无辜,“怎么了?”

    “没事,我手机呢。”

    萧睿把手机从口袋掏出来递给她,她今天一天没上班,工作电话好几个,见她要回电话,萧睿忙说,“你公司的人打电话过来,我跟他们说你身体不舒服,今天不去上班了。”

    “哦。”

    然后她就看到了微信上的未读消息。

    信息是心肝发来的,【天哪,我简直刷新三观,暖暖啊,我对萧睿简直无语了,你知道他干了什么好事儿吗,今天下午他竟然给我舅舅打电话,问他给女孩子补气血的汤怎么熬。当时我就在旁边听着,你知道我舅舅表情有多精彩吗。】

    “……”

    安暖暖吐血三尺。

    所以!

    现在他舅舅和心肝也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什么了。

    安暖暖哀嚎一声,抓了个抱枕把脑袋埋在里面,“萧睿!我恨你!”

    “啊?”

    她猛地丢开抱枕,一把抓住他的领子,咬牙问他,“你,你到底还跟多少人说了。”

    萧睿不解,“说什么?”

    “……”

    安暖暖脸上火辣辣的,她换了个方法问他,“你今天给我炖汤的事儿,到底有多少人知道!”

    “我给舅舅打电话的时候心肝好像在旁边,心肝知道的话……估计全世界都知道了。”

    “……”

    她不想活了。

    萧睿这才反应过来她是怎么了,他略微心虚地安慰她,“你别担心,别人……呃,不一定会往这方面想。”

    安暖暖把抱枕扔过去,“你走开,三分钟内我不想看到你。”

    萧睿今天是真好说话,他被枕头不轻不重地砸了一下,也不生气,弯腰把抱枕捡起来,“一天没吃东西,我去给你煮点面条。”

    “……”

    等萧睿端着面条出来,一盅鸡汤已经被安暖暖喝完了,暖暖的汤进了胃里,肚子更饿了,她把面碗拉到面前,低头默默地吃面。

    “生气了?”

    她气鼓鼓地说,“没有!”

    真没生气,就是觉得很丢脸,只要想到……算了算了,她不想,这样就能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了。

    吃完饭,她还是觉得累,打算去卧室再睡一觉。

    萧睿跟上来。

    “你干嘛?”

    “跟你一起睡。”萧睿似笑非笑,“我也是很累的。”

    “……”

    屁!

    他明明精神抖擞。

    真是见鬼了。

    明明他们俩都是一夜没睡,明明……出力的是他。他精神怎么能这么好,跟妖怪吸了人精气一样,面色红润,浑身上下都写满了惬意。

    安暖暖没脸跟他讨论这种话题,瞪他一眼,转身就进了卧室,萧睿大步跟上来,为了防止心肝像上次一样不敲门就闯进来,他还非常贴心地反锁了房门。

    安暖暖侧身躺在床上,躺下没多久,感觉萧睿拉上了窗帘,然后身后的床微微下陷,下一秒他就躺在了她身后,一只手很自然地搭在她的腰上。

    距离太近。

    他呼吸喷洒的热气落在她后脖颈,安暖暖不自在地甩了甩脑袋,她往前挪了挪,“我要睡觉,你离我远点。”

    “我也要睡觉,你放心,我又不是禽兽,我保证什么都不干。”

    “……”

    得到保证,安暖暖才松口气,她闭上眼,睡自己的。

    半醒半睡间。

    她感觉他整个人贴了上来,手也开始不老实,安暖暖倏然惊醒,她一把按住他作乱的手,“萧睿,你说什么也不干的。”

    安暖暖的衣服被撕烂不能穿了,今天早上完事儿之后萧睿抱着她去洗澡,给她清洗干净之后,她没有睡衣穿,萧睿随手就从衣柜里拿了件他的衬衣。

    底裤也是他的。

    所以。

    这会儿她两条腿是裸着的。

    他的身体刚贴上来,安暖暖就发现……他也是裸着的,一回头,她果然发现,他身上的衣服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脱了个精光,这会儿,他呼吸灼热,眼底的火几乎要燃烧起来。

    “萧睿,你说话不算数。”

    “嗯!不算数!”萧睿抱着她,一边亲她一边含糊不清地说,“喜欢的人在我身边躺着,我要真什么都不做,那才是真正的禽兽不如!”

    “……”

    很快。

    房间里又是一片春色。

    迷迷糊糊之间,安暖暖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可她很快就陷入一片混沌,脑袋也顾不上思考了。

    再次醒来,天已经黑了。

    房间里有压低嗓音讲电话的声音,安暖暖揉着眼睛醒过来,触电般地坐直了身体。

    萧睿吓了一跳。

    他又说了两句,匆匆挂上电话,就看到安暖暖拥着被子坐在床上,目光有些发直,“萧睿萧睿!”

    他按住她的肩膀,“你别着急,慢慢说。”

    “你快去买药。”

    “什么药?”

    “避孕药啊!”安暖暖不懂这个,着急忙慌地去抓床头柜上的手机,“超过二十四小时没有,现在买药吃还来不来得及,都怪你,你怎么不提醒我啊。”

    “……”

    他一个母胎单身的,在她之前连女孩子的手都没牵过,他上哪儿懂这个。

    再说了。

    有些事情压根不在他计划之中,他也没来得及提前准备,不过萧睿十分淡定,他说,“没事儿,怀了就生,养得起。”

    “不行,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呢。”

    “……”

    其实他也没做好心理准备。

    尤其是他现在刚开荤,还想多过两年二人世界呢。

    “药吃了伤身体,这次就不吃了。”见她一脸着急,萧睿安慰她说,“相信我,第一次没这么容易中招的,下次我会注意的。”

    “……”

    她不信!

    昨天到今天,她都不知道一共折腾了多少次,万一怀了她找谁哭去。

    “万一怀了怎么办?”

    “怀了就结婚,我的清白都给你了,你当然要对我负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