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6章 流鼻血了

    第1646章  流鼻血了

    空气逐渐升温。

    安暖暖脑袋发懵,浑身发软。

    萧睿还保持着最后一丝理智,他抬起头,额头相抵,气喘如牛,“现在知道怕了没?”

    安暖暖也在喘,她眼睛里浮起一层水光,听到他的话,她又勾住他的脖子,摇头坚定地说,“不怕!”

    “……”

    萧睿简直拿她没办法。

    他不想趁她喝醉了对她不轨,翻身就要坐起来,安暖暖却抱住他的脖子不松,萧睿简直要疯,“安暖暖,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安暖暖没说话,仰头在他嘴角亲了一口。

    “……”

    萧睿骂了句脏话,他吸气,“你是不是喝醉了?”

    “没有。”

    “哪个醉鬼会承认自己喝醉的。”萧睿怕她清醒之后后悔,强忍着冲动,“赶紧起来。”

    “我不。”

    “安暖暖!”

    安暖暖从他怀里抬头,眼神复杂地看着他,“萧睿,你……是不是不行啊?”

    “……”

    丫的。

    他都快忍爆炸了,她竟然还质疑他!

    简直不能忍。

    萧睿俯身下来,咬牙切齿地在她耳边说,“安暖暖,你完了,我告诉你,你现在后悔也晚了。我会身体力行地跟你证明,我到底行不行。”

    “你废话好多哦。”

    “……”

    萧睿一口咬住她的嘴唇,堵住她让人不爽的话。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

    “刺啦——”

    布料撕裂的声音响起,下一秒,萧睿就看到安暖暖睡衣里面穿的东西,他一愣,鼻子一热,鼻血瞬间滴滴答答地落在她身上。

    擦!

    萧!心!肝!

    她可真敢!

    身上一凉,安暖暖下意识地用手遮挡,萧睿一把抹掉鼻血,红着眼,一手扼住她两只手腕,高举过头顶,野兽般俯身压了下来。

    明月高悬。

    更深露重。

    从客厅到卧室,房间的窗帘害羞地垂下来,遮住了一室春色。

    ……

    再次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下午。

    安暖暖是被饿醒的。

    身体才刚动一下,她疼得就是一阵呲牙咧嘴。

    “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

    浑身上下都不舒服。

    喉咙疼得厉害,安暖暖哑着声音,“水。”

    “……”

    萧睿反应很快,飞快的穿鞋下床,不到两分钟就给她端了一杯温开水过来,安暖暖就跟濒死的鱼一样,她把一杯水全都灌进肚子,才感觉自己活了过来。

    萧睿屁颠屁颠地把空杯子接过去。

    “好点了吗?”

    “嗯!”

    萧睿把杯子放到床头,略有些忐忑地看着她,他别的不担心,就担心昨天她喝多了,把她做的事情说的话都忘了,到时候自己会落个趁人之危的罪名。

    “暖暖……”

    “嗯?”

    “昨晚发生什么你还记得吗?”

    “……”

    安暖暖老脸一红,她别扭地挪挪屁股,这一挪,身上又是火辣辣的疼,她立马不敢动了,垂下眼小声说,“都跟你说了我没喝醉。”

    也不能说没醉。

    刚开始脑袋还是清醒的,跟他发生了什么,她也一清二楚,就是后半夜,酒劲上来,再加上她实在是太累了,就进入了半醒半睡的状态。

    再后来的事情她就完全不记得了。

    她扭头。

    目光落在房间的地毯上,地毯上,心肝送的礼物成了碎片落在地上,就连毛绒睡衣都成了碎渣渣,换掉的床单也随意扔在地上,纯白色的床单,她一瞥恰好就看到那一抹嫣红。

    安暖暖一张脸瞬间充血。

    他!

    怎么能!

    把床单就那么随意地扔在地上!

    安暖暖慌忙从床上跳下来,两条腿刚着地,双腿却猛地一软,她赶紧扶住床稳住身体,她像个风烛残年的老妪,摇摇晃晃颤颤巍巍。

    萧睿慌忙扶住她。

    “去哪儿,我扶你过去。”

    “……”

    才不要!

    简直丢脸到家了。

    安暖暖甩开他的手,等两条腿不那么抖了,小步小步地挪到床单旁,她三下五除二地把床单折起来,起码那一块红色不能让人看到。

    看不到那抹暗红,安暖暖才松口气。

    她知道这行为挺掩耳盗铃的,可……也不能那么大刺刺地摊开让人看,多尴尬啊。

    她抱起床单,“我去洗洗。”

    “你别动,等会儿我来洗。”

    “你会?”

    “会。”对上她怀疑的眼神,萧睿摸摸鼻子,“不会可以学。”

    “……”

    他把床单抱起来,放到洗衣房的洗衣机里,然后又折了回来,他今天态度前所未有的好,扶着安暖暖去了餐厅,“肚子饿了吧,我给你炖了汤,你坐着休息一会儿,我去给你盛。”

    “哦。”

    餐桌上昨晚没吃完的饭菜已经收拾干净,安暖暖一整天没吃东西,体力也消耗得厉害,肚子早就空了,可她屁股跟长钉子一样,根本坐不踏实。

    椅子好硬。

    坐着好疼。

    她赶紧扶着餐桌站起来。

    “怎么了?”

    “我坐沙发上吃。”

    “……”

    萧睿不解,却还是把汤端到了茶几上,见她一步一步跟蜗牛似的往前挪,萧睿把东西放下之后又赶紧过来扶她。

    “谢谢啊。”

    萧睿笑起来,“应该的。”

    “……”

    她怎么觉得他这句话若有所指呢,就好像在说,她现在这样是他造成的,他多照顾她点也是应该的。

    四目相对。

    安暖暖确信自己没有会错意,她老脸又是一红,别开眼不看他。这一扭头,就看到了略微褶皱,略微凌乱的沙发,想到昨天晚上沙发上发生的事情,她觉得脸都要烧起来了。

    “坐啊。”

    “……”

    安暖暖乖乖坐下来,沙发很柔软,坐着比硬硬的椅子舒服得多了。

    “汤我炖了两个小时了,你尝尝看。”

    “哦!”

    打开盖子,安暖暖默了。

    萧睿炖的是鸡汤,汤上的油花被撇去了,看上去清清爽爽,一点也不油腻,清汤里放了一根山参,几颗红枣,还有一些枸杞。

    “……”

    全都是补气血的药材。

    安暖暖有种不好的预感,萧睿一个从来没谈过女朋友的男人,怎么知道弄这个?

    她抬头,颤着声音问他,“这汤谁教你炖的?”

    “我妈!”

    “……”

    果然!

    安暖暖吸气,整个人都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