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1章 柳下惠先生

    第1641章  柳下惠先生

    心肝又发现谢言一个优点。

    人家虽然没谈过恋爱,但是人家善于听女朋友的话啊。

    他的外套还带着他身上的余温,心肝侧首看他一眼,心满意足了。

    ……

    谢言带心肝去了住院部他的专属办公室。

    他拉出一张折叠椅,椅子伸展开就是一个小小的单人床,他把小床靠墙放着,见心肝还在办公室中间坐着,对她招招手,“过来睡。”

    心肝差点喷了,“睡?”

    “你不是说昨晚没睡好,可以躺下补个觉。”

    “……”

    吓她一跳。

    她还以为谢言在对她做什么邀请……心肝脸皮再厚,也忍不住老脸一红,她走过去在椅子上坐下,“你呢?”

    谢言坐到办公桌后面的办公椅上,“我坐一会儿就行。”

    “那我也不睡。”心肝把折叠椅又合起来,她把椅子搬到他对面,捧着下巴笑吟吟地看着他,“今天是我们在一起第一天哎,这么美好的日子用来睡觉多浪费啊。”

    “那你想干嘛?”

    “聊聊天呗。”

    “你说。”

    “嗯……咱俩都是男女朋友了,但是我除了知道你叫谢言,性别男,连你的年龄和籍贯都不知道呢,你跟我说说呗,我想多了解了解你。”

    她胆子也挺肥啊。

    什么都不知道也敢追他,还敢做他女朋友。

    谢言摇摇头,把自己的基本情况跟他说了一下,“我今年二十六,老家在南北交界处的北淮省。”

    “你才二十六?”

    听出她言外之意,谢言摸摸自己的脸,“我看上去很老吗?”

    “不是,你不是工作好几年了吗,而且医学院都要读五年吧,你这个年龄算起来应该刚大学毕业没两年啊。”

    “我上学早,我上学那会儿,老家还没有幼儿园,也没有什么小班中班大班,只有一个学前班,学前班读完就直接读一年级了。我五岁开始上学,十七岁就读大学了。医学生是要读五年,不过我大四的时候就在康华医院实习了,后来毕业之后就直接来了这边工作。算起来,我已经工作六年了。”

    “……”

    心肝满脸崇拜,“十七岁读大学……真厉害!”

    “没什么厉害的,我们老家跟我同龄的孩子,要么中途不读了,要么跟我差不多的时间读大学。”

    工作六年了。

    怪不得他现在已经是副主任医师了。

    本来她还以为他是宋叔叔的学生,宋叔叔给他开后门了呢。

    心肝还是很佩服。

    他没有背景没有关系,一个人在云城打拼,工作六年就已经是副主任医师了,固然有运气的成分在里面,但是他本身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

    他这也算年少有为了。

    心肝傻笑起来。

    “嗯?”

    她托着下巴,高兴地说,“就是觉得我眼光真好。”

    “……”

    这是夸她自己呢,还是夸他呢。

    好像都夸了。

    心肝趴在桌子上,试探地问他,“那……你职业上是怎么规划的啊?是打算一直留在云城,还是准备在云城工作几年,然后回老家生活啊?”

    “在云城。”

    “……”

    心肝猛地松口气,她狠狠点头,“对啊,在云城,云城多好啊,国际一线大城市,交通方便生活便利,想吃什么都能买到。医疗发达教育也好,工资也高,就留在云城挺好的。”

    这个问题心肝昨天晚上就想问了。

    她从小到大就在云城生活,父母亲人都在这边,这里就是她的家,她从内心里不想离开这个城市。

    还好还好。

    谢言也没打算走。

    “我家里的情况之前跟你说了,我直系亲人在我七岁那年地震的时候都去世了,没有亲人,老家对我来说只是一个地方,不算家。”

    他父母亲人过世之后,他不是跟姑姑生活了吗。

    他姑姑应该还在人世吧。

    想到小花之前跟她说,谢言的姑姑对他并不好,心肝纵然有满肚子的疑惑也不敢问出口。

    怕触及他的伤心事。

    心肝握住他的手,谢言的手很好看,手指修长,指骨分明,指甲修剪得整整齐齐,心肝爱不释手,她安慰他说,“没事儿,咱俩在一起了,以后我家人就是你家人。”

    “……”

    谢言心里又是一动,他笑起来,“好!”

    ……

    跟喜欢的人在一起,时间总是过得非常快,两个人聊着聊着,谢言的手机闹钟就响了起来。

    “到上班时间了?”

    “还有十分钟。”谢言站起来,“从这边走到门诊部,差不多刚刚好。”

    “那我送你过去。”

    “嗯!”

    两人走出办公室。

    办公室距离护士站非常近,两人刚打开门就听到护士站的小护士们激动的讨论声。

    “哇!快两个小时了,谢医生和他女朋友在办公室独处两个小时了啊喂,你们说他们两个孤男寡女在办公室干嘛啊?”

    “午休时间,睡觉呗。”

    小护士一脸八卦,“那,他们两个是一起睡,还是分开睡啊。”

    “我去,你思想太不纯洁了,当然是分开睡了,我们谢医生可是正人君子。”

    “……”

    小护士不赞同,“谢医生又不是柳下惠,他女朋友长这么漂亮,他要能忍住,那还是个男人吗!”

    “……”

    谢言嘴角狠狠一抽。

    心肝抿唇偷笑,她斜睨谢言,“柳下惠先生,嗯?”

    “……”

    谢言尴尬得不行。

    听着小护士们越来越没下限的对话,谢言及时的咳嗽一声,小护士们一扭头,就看到谢言和心肝在门口站着,心肝身上还穿着谢言的外套。

    几个小护士的眼睛“刷”的一下就亮了。

    谢言无奈,他平时脾气好,护士们都不怕他,他绷住脸,“工作时间,不许聊八卦。”

    “谢医生,还有八分钟才到工作时间呢。”

    “那也不许聊。”

    小护士们对视一眼。

    哇!

    谢医生好像害羞了,有女朋友的人果然不一样啊。

    两人很快到了门诊部。

    心肝把衣服还给谢言,“你去上班吧,我回家了。”

    “一个人可以吗?”

    “不然你送我?”

    谢言噎住。

    “哈哈,跟你开玩笑的,我的腿已经好差不多了,自己能行的。你快去上班吧。”

    “嗯!”

    谢言想了想,还是把外套递给她,“你穿吧,我不冷。”

    开窍了!

    心肝把衣服抱在怀里,“好,那我改天洗干净给你送来。”

    这样就又能制造见面机会了。

    她怎么这么聪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