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0章 不解风情不是你的错

    第1640章  不解风情不是你的错

    “我看我的,你吃你的嘛。”

    “……”

    问题是,她这样盯着他,他完全吃不下去啊。

    之前相处,心肝给他的感觉就是一个发着光的小太阳,现在确定了关系之后,他才发现,原来之前的她还是收敛了的。

    谢言无奈地看着她。

    两人对视。

    一秒。

    两秒。

    五秒钟之后……

    “好吧!”心肝瘪嘴,郁闷地别开脑袋,“我不看你了,你好好吃吧。”

    “……”

    她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

    谢言虽然是个直男,但是基本的眼力见还是有的,他放下筷子,“你生气了?”

    “……”

    心肝无语。

    她哪生气了。

    她明明是在跟他撒娇好吗。

    对面的桑岩是过来人,一眼看穿两人的思路压根没在同一条线上,他忍着笑跟心肝说,“谢言就是根木头,也没谈过恋爱,压根不知道女孩子的心思。心肝,你千万别跟他一般见识,要不然你得气死。”

    谢言茫然,“什么心思,你不是生气?”

    “……”

    心肝也觉得自己刚才抛媚眼给瞎子了,她哭笑不得,“没生气。”

    “那你……”

    “老天爷,谢言你真是……你别问了,再问人家女孩子要尴尬了。”

    总不能让人家女孩子自己承认在撒娇吧。

    桑岩摇摇头。

    这俩人啊,还得磨合。

    哪像他和晓菁,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想到晓菁,桑岩笑容微微僵硬,他不着痕迹地吸口气,“我吃完了,赶紧趁午休补个觉,走了。”

    留下谢言和心肝大眼瞪小眼。

    谢言听进了桑岩的话,为了防止心肝尴尬,果然没有再问了,反倒是心肝,桑岩走了之后,这个餐桌只剩下她和谢言,她也不用顾忌什么,直接就开口了。

    她觉得,如果她不说,谢言八百年也猜不到她心里在想什么。

    她跟他说,“我刚才不是在生气,我是在趁机跟你撒娇呢。”

    “……”

    撒娇?

    他真没看出来。

    “女孩子有时候生气不一定是真生气,笑的时候也不一定是真高兴,嘴里说不的时候,可能心里很想要。女孩子说一个男人是好人,那就是对这个男人不感兴趣。说男人是坏蛋,八成是对这个男人有意思。”

    “……”

    谢言已经听懵逼了,他沉默几秒才说,“女孩子这么口是心非的吗?”

    “不只是口是心非,内心戏还很丰富。”心肝说,“有时候对方一个不经意的眼神,她估计都能脑补出一部几十集的感情戏。”

    “……”

    谢言的表情一言难尽。

    “哈哈!你放心,我不会这样的。”心肝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不解风情不是你的错,我会因材施教的。以后有什么事儿,我会直接告诉你的。不用你一个人在那儿默默地猜。”

    说着,她没忍住默默吐槽,“主要是我估计你也猜不出来。”

    “……”

    谢言是真不知道谈个恋爱这么复杂。

    他本来以为双方有好感,然后慢慢接触就行了。

    “饱了吗?”

    “饱了。”

    “那……咱们出去溜达溜达?”

    谢言昨天晚上没睡着,本来打算今天中午午休的时候抽时间睡一觉的,不过心肝来了,计划肯定要变的。

    他问心肝,“你想去哪里溜达?”

    她倒是想走远一点,但是他时间不允许啊。心肝说,“就在医院里溜达溜达消消食吧。”

    “好!”

    “你们医院哪里好玩一点?”

    谢言的回答十分直男,“医院哪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心肝,“那风景好的地方呢?”

    “也没有。”

    “……”

    心肝嘴角一抽,她挽住谢言的胳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把天聊死的。”

    谢言后知后觉,“抱歉啊。”

    他补充说,“医院是看病的地方,确实没什么好玩的,尤其是中午午休这一会儿,放眼看去,全都是乌泱泱排队的患者。”

    顿了顿,他又说,“你下次还是不要来医院找我了。”

    心肝心里发凉,“为什么?”

    “人多,细菌也多,容易生病。”

    “……”

    心肝松口气。

    她还以为他嫌她缠人呢。

    心肝拍拍胸口,“没事儿,我壮得跟头牛一样,从小到大很少生病,身体素质好着呢。”

    “……”

    他还是头一次听到有女孩子用牛形容自己。

    谢言有点想笑,忍住了。

    过了中秋,空气就变凉了,小风一吹,已经有些凉意,今天是确定关系之后的第一次约会,心肝特意穿了条碎花连衣裙,虽然是长袖的,但是衣服面料是雪纺质的,还是有些凉的。

    心肝吸吸鼻子,更用力地抱住谢言的手臂。

    直男癌晚期的谢言一无所觉。

    心肝无奈,只能直截了当地开口,“谢言,我有点冷。”

    “……”

    谢言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短袖T恤,外面套着一件休闲外套,心肝想,她都说得这么直白了,谢言怎么着也该把身上的外套脱给她穿吧。

    结果……

    谢言看了看她的穿着,皱眉说,“你怎么穿这么薄?”

    “头一次约会,想打扮漂亮点嘛。”

    “漂亮和保暖又不冲突。”

    “……”

    “再说了,你本身就很好看了,穿什么都好看。”

    “……”

    老天爷!

    谢言是在对她说情话吗!

    心肝惊呆了,“你觉得我好看啊?”

    谢言看她一眼,似乎不明白这么明显的事情有什么好质疑的,他说,“我基本审美还是有的。”

    “……”

    心肝咧嘴笑起来。

    下一秒。

    谢言拉着她的手就走。

    “去哪儿啊?”

    “不是冷吗,回办公室,办公室暖和点。”

    “……”

    心肝做梦也想不到会得到这种回复,她哭笑不得,谢言总是能刷新她对男人的认知,简直了。她觉得自己已经够直白了,他竟然还是没听懂,心肝无奈地扯住他的袖子,“谢言。”

    谢言停住脚步。

    “女孩子说冷,其实是想让你的外套脱掉给她穿。”

    “……”

    谢言一愣,随后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

    他善学善用,下一刻就脱掉外套,动作生涩地把外衣披在心肝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