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9章 招架不住

    第1639章  招架不住

    “走,吃饭。”

    “嗯!”

    心肝以为谢言还会带她去医院外吃饭,结果走着走着,她就觉得不对劲了,“你带我去哪儿啊?”

    “食堂,你上次不是想试试医院的食堂吗,带你去尝尝,不过食堂里都是大锅饭,不知道你吃不吃得惯。”

    “……”

    心肝眼睛一亮,她抱着谢言,歪头看着他,“你上次不是不愿意带我过去吗?”

    “上次你又不是我女朋友。”

    呀!

    感情去食堂吃饭是女朋友才有的待遇呢。

    谢言主动解释,“上次怕人误会。”

    “……”

    心肝秒懂。

    两人去了食堂,康华医院很大,医护人员也多,所以食堂也很大,两人到的时候,食堂里已经有不少人了。因为谢言是宋连城的学生,跟很多医生都认识,所以到了食堂,看到谢言带着个漂亮女生,认识的人都惊了。

    谁不知道谢医生不近女色,虽然最近产科传他有个女朋友传得沸沸扬扬,大多数人没亲眼见过,还是不相信的。

    有人试探着打趣,“谢医生今天带家属了啊。”

    本来以为谢言会否认,谁知道他就大大方方地跟所有人介绍了起来,“对,这是我女朋友,萧心肝。”

    “我去,谢医生你谈个恋爱怎么这么肉麻,小心肝小心肝地叫,我们这些单身狗眼珠子都红了。”

    “不不不。”谢言解释说,“我女朋友姓萧,名字叫心肝。”

    “……”

    众人眨眨眼,有年龄小的对心肝喊了一声,“嫂子好。”

    心肝笑着回应,“你们好。”

    她笑起来如同万花盛开,小年轻哪见过这阵仗,当即就红了脸。

    “过去排队?”

    “好啊!”

    谢言去排队,他让心肝去窗口看看想吃什么,“等会儿排到,我们就能直接打了。”

    “好!”

    心肝长这么大都没吃过食堂,她还挺好奇谢言平时都是吃什么,食堂是大锅饭,精致方面肯定比不上外面餐厅,但是谁让对象是谢言呢,跟他待在一起她就高兴。

    谢言拿了两个餐盘,打了两个狮子头,一份鱼香肉丝,一份糖醋小排,还有一份清炒娃娃菜,外加两份米饭。

    他问心肝,“够了吗?”

    “够了。”

    每份菜分量都不少,足够他们俩吃了。

    两人端着盘子找位置。

    “谢言,这里!”

    谢言看了眼,问心肝,“介意跟我朋友一起坐吗?”

    “当然不介意。”

    她巴不得跟他所有的朋友都认识认识,让他身边所有人都知道他现在是有女朋友的人了。

    谢言带着心肝坐过去。

    桑岩这会儿已经没了昨天晚上的颓废,他看了眼心肝,拍拍谢言的肩膀,“刚进食堂就听说你找女朋友了,你行啊,闷声干大事儿。”

    “昨天晚上刚确定的关系。”谢言纠正,“不对,应该说是今天凌晨。”

    “……”

    凌晨的时候他们俩还坐一起喝酒,那会儿他刚失恋,难怪谢言没告诉他,想起自己的女朋友,桑岩努力忍住落寞。

    成年人的世界就是这样,晚上再伤心痛苦,白天上班的时候情绪也不能外泄。

    桑岩默默对他竖起大拇指,他笑着跟心肝打招呼,“弟妹你好,我是谢言的室友,叫桑岩。”

    “你好,萧心肝。”

    “小心肝?”

    “……”

    心肝也开始为名字苦恼了,她叹气说,“姓萧,叫心肝。”

    桑岩错愕,“呃……那你这名字,还挺……挺有创意。”

    “我爸取的。”

    “那你爸一定很疼你。”

    心肝想起老爸让谢言小心他的腿,无奈地笑起来,“确实挺疼我的。”

    “真是不容易。”

    “啊?”

    桑岩跟心肝说,“我和谢言是同学,不过他跟我情况可不一样,他上学早,比我小两岁,他当年在学校里也是个风云人物,好多漂亮学妹给他送情书,他都不为所动。工作了之后,我们俩又住同一个宿舍,他还是清心寡欲的跟个和尚似的。我每天都在想啊,也不知道他眼光到底多高,看到你我算明白了。”

    “……”

    “原来他不谈女朋友,是不想将就。”

    一句话把谢言和心肝都夸上了,心肝瞬间对谢言这个室友好感满满,她看了眼谢言,眉眼弯弯,“桑医生,就冲你这句话,等以后我和谢言结婚的时候,一定请你做伴郎。”

    “咳,咳咳……”

    心肝拍拍谢言的背,“你怎么了?”

    “没事,呛了一下。”

    心肝把矿泉水推给他,“慢慢吃,又没人跟你抢。”

    “……”

    他哪是吃饭呛到了,分明就是被她生猛的言论惊到了。

    他们俩确定关系满打满算才十二个小时,她竟然就提到结婚了,谢言能不惊吗!

    “快吃饭。”心肝把盘子里的糖醋小排夹给他,“你太瘦了,要多补补。”

    一抬头,就对上桑岩似笑非笑的眼睛。

    谢言难得有些耳热,他清清嗓子,“我自己来就行了。”

    “跟我还客气什么,乖,快吃。”

    “……”

    谢言不回头都能感觉到周边同事们打趣的眼神,他低调惯了,被人这样瞩目他颇有些不自在,尤其是对面的桑岩昨天晚上刚失恋,他不想刺激到他,他压低声音,“心肝。”

    “啊?”

    “咱们低调点。”

    “……”

    心肝眨眨眼,她就给他夹了点排骨,也没干什么啊。

    “吃饭。”

    “哦。”

    说实话,食堂里的大锅饭味道一般,但身边坐着的人是谢言,心肝感觉清炒小菜都好像放了糖一样,甜丝丝的。

    她难得没有挑剔,把盘子里的饭菜一扫而光。

    谢言饭量比她大点,她吃完的时候谢言还没吃完,心肝就托着下巴,欣赏他吃饭,谢言吃饭很快,但不让人觉得粗鲁,相反,看到他大口大口地吃饭,让人胃口都跟着变好了。

    在她的注视下,他吃饭的动作慢了下来。

    “心肝。”

    “嗯?”

    “你能不能……别这样盯着我。”

    她眼睛很亮,视线灼热,带着不容忽视的存在感,他根本无法忽略,谢言是个慢热的人,他对心肝确实有很大的好感,否则也不会答应她试试看。

    只是……

    她太热情了,让他有点招架不住。